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草原蒙古人家


□ 瓦·沙仁高娃(蒙古族)

  ◎瓦·沙仁高娃(蒙古族)

  ◎朵日娜(蒙古族)译

  我答辩完博士论文,简单收拾好行囊,乘上开往吉日格图草原的班车,去看望色布吉德玛额吉。班车行驶在凹凸不平的草原小路上,被颠得虽然有点辛苦,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母亲在世的时候,对我说过多次:“抽个时间去看望—下色布吉德玛额吉吧!她很想你。”可是母亲的这个嘱托我却一直未能完成。色布吉德玛额吉是哺育我长大的母亲。听母亲说,在我还未满月的时候,她就把我寄养在色布吉德玛额吉家,等我长到五岁才把我接回城里。也许五岁孩子还不能记住太多的事情,我虽然知道养育我长大的额吉,但她究竟长的什么样,记忆里却是一片模糊。每当从电视或杂志上看到蒙古族老妇人的影像时,就会觉得那就是我的色布吉德玛额吉。

  我下了班车,来到了母亲经常说起的蒙古高原最北端的吉日格图草原。一股清新的空气顺着呼吸飘进了我的心扉。碧绿的草原无边无际地蔓延着。蓝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远处的山包上有一座蒙古包。这是梦境!不,这是画的世界!不,这是真正充满绿色生机的大自然。耳边仿佛响起了《草原蒙古人家》的旋律。我虽然会唱这支歌,但是从未像今天这样真正体会过歌词的内涵。这首歌就像沐浴了甘霖的小草一样突然从我的记忆深处冒了出来:“小马驹瞌睡的正午/额吉做好奶酪等待儿归/将鲜奶酪分予孙儿/祭祀远山的神仙/黄羊野驴不会受惊的草原上/寂静中的草原人家安宁祥和。”我仿佛看见了做奶酪的色布吉德玛老额吉在于活儿的间隙,手搭凉棚眺望远方的情景。这支歌从我心间缓缓流淌,变成硕大的太阳,然后化成雨露慢慢地融化。我似寒冬的冰雪在阳光的照射下,融化成小水滴,热血沸腾,全身滚烫。然后打了个寒战,心房就像难以驯服的野马一样,剧烈地跳动,热泪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的身体与灵魂一同燃烧起来。

  草原蒙古人家就在那里。哺育我的色布吉德玛额吉也在那里。那座蒙古包就是我的家,这辽阔草原就是我的家。心灵深处珍藏已久,寻觅已久的蒙古人家就在眼前。我难掩激动的心情,大声呼喊着:“我回家了!”

  我一步步走近那个蒙古包。思绪如草原般宽阔起来,在无边的天空上遨游着;心情如翻滚的波澜,久久不能平静。我打开画板,一口气画了绿野、蓝天、白云、蒙古包前手搭凉棚的老额吉。当画好这一切,抬头望四周,除了老额吉一切都真真切切地存在着。从蒙古包那边,一个汉子拖着套马杆骑着黑骏马向我直奔而来。快到我跟前时,他一手扶着套马杆,一手拽着马缰绳下了马,牵着马走到了我跟前。我注视着这个男人。他走路的神态多像摔跤时的鹰步,不,这应该是男人的步伐,真正的蒙古男人的步伐吧!他走路的神态给了我非常美好的感觉。他向我问安:

  “你好?”宽脸庞上颧骨凸起,浓浓的眉毛下面两只眼睛格外明亮,黝黑的脸颊上牙齿显得特别白。

  “画得真好。”他用低哑的男中音再次跟我打招呼时,我才恍然回过神来,忙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