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暮色与晨曦里的日月潭(外一篇)


□ 王本道


刚刚走出台北桃园机场,文友中就有人急切地询问:“此行能否有日月潭一游?”陪同我们的文学硕士谷明芳小姐笑殷殷地说:“放心吧,一定会有的”。
在台湾大学举行的文学发展研讨会只有一天半时间,研讨结束后,当地文学界朋友先是安排我们去了北部的新竹市观光。原本打算再去东部沿海的花莲风景区,因为赶上了台风“米勒”,才临时决定由新竹径往日月潭的。
从新竹出发后,我们乘坐的中巴车游鱼似的穿行在无边的热带雨林之中。山路是开阔平坦的,但由于峰回路转,时而是山穷水尽,时而是柳暗花明。其间,几乎每一个人都性急地望着窗外。当路旁树林缝隙中突然露出一片耀眼的碧波时,大家顿时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日月潭到了!
走下中巴车,已是夕阳衔山时分,日月潭周围,游人寥寥,显得空灵而幽静。桔红色的夕阳在猫兰山顶辉映着对岸的山光水色,青龙山、拉鲁岛静卧在一片“日”与“月”的柔形碧波中。倒映在潭中的慈恩塔水影散放着粼粼波光。似乎在水中又克隆出了一个塔似的。倘佯在湖畔的小路,我好生惊奇:这么一个天下名潭,著名的旅游胜地,怎么会如此清静?除了我们十几个人的脚步声,简直如同进入了无人之境。陪同我们的谷明芳小姐介绍说:日月潭坐落在台湾省的南投县,境内遍布旅游胜地,而以日月潭为最。早在清光绪十四年,就被确定为当地的风景名胜。日月潭实则是一个天然湖泊,海拔七百八十四米。环湖长二十四公里,这里山光水色,朝阴夕晖,风雨晴日,各具特色。每年春、夏、秋,游人如潭中鱼,摩肩接踵,由于眼下已届暮秋,湖域的气温下降,才显得有些冷清的。
文友们毕竟对日月潭心仪已久,尽管已经到了薄暮时分,大家还是在潭周围不停地拍照、流连。当落日完全沉入猫兰山下,暮色自湖面悄然而至,环湖周围鳞次栉比的木制房屋上渐次升起了袅袅炊烟。接着,交苍接黛的群峰逐渐简略成山水画中朦胧的泼墨,不远处传来了玄奘寺轻柔的暮鼓和玄光寺低沉的钟声。夜色中的日月潭显得更加宁静而安详。玄光寺是拉鲁岛上的一座古寺庙,我国唐代高僧玄奘的灵骨先是供奉这里,一九六五年建成玄奘寺,才将灵骨迎往寺内。伴随着钟鼓声的起落,环湖路上的灯光齐刷刷地亮了起来。灯影之中,日月潭那青沉沉的水面,更显现出了清秀的“日”与“月”的婉约轮廓。随着一轮圆月冉冉升起,一阵阵丁当咚吭的声音在耳畔时隐时现,那极具节奏的声响在万顷鳞波的水面上余音缭绕。谷明芳小姐告诉我们,这是当地邵族人独具特色的舞蹈:杵音。台湾是个多民族的省份,邵族只是其中的一支。据说古代邵族习俗是妇女在家务农,男人则上山狩猎,夜深人静之际,妇女思念在大山中狩猎的丈夫,于是便取下挂在屋檐下的禾穗,邀邻家妇女一起臼捣,由于那杵棒长短不一,撞击石臼,发出的声音也就高低抑扬,宛若一支乐曲。遥想当年,这一声声清丽的杵音曾给了在大山狩猎的男人们多少心灵的慰藉!如今,那美丽的传说已成为历史,但勤劳的邵族男女却将那段历史演化成美妙动人的舞蹈,时常群聚表演。只可惜我们在环湖的通幽曲径中几经辗转,竟没有找到舞蹈的场地,未能一饱眼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