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韩先生请教


□ 杜学文


韩先生,韩石山先生的尊称或戏称也。最近,韩先生在他主编的《山西文学》第11期上发表了自己的一篇演讲《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其中提到了一件事,即在所谓的“闲话事件”的论争中,周作人曾写过一篇《闲话的闲话之闲话》,说他知道在北京有两位新文化新文学的名人名教授曾扬言,“现在的女学生都可以叫局”。这话对陈西滢先生刺激很大,一再要求周作人说明,自己是否在那两个人里面?韩先生在他的演讲中说到:“后来周作人承认,陈西滢没有说过这个话。”我以为对周作人的这一态度,须做比较具体的分析。
周作人的文章于1926年1月20日由《晨报副刊》刊发。当日陈西滢即致信周作人要求“请先生清清楚楚的回答我两句话:(一)我是不是在先生所说的两个人里面?(二)如果有我在内,我在什么地方,对谁扬言了来?”次日,即1月21日,周作人给陈西滢写了回信,说道:“先生在不在那两位名人里边,只请先生自省一下,记得说过那句话没有,就自然知道。”随后1月22日,周作人又致信陈西滢,“前日所说声言女学生可以叫局的两个人,现经考查,并无先生在内,特此奉复。”如果说,韩先生所说,周作人承认陈西滢没有说过这个话即是根据周的此一回信的话,显然是有值得商榷之处的。仅从字面来看,周是承认陈没有说关于“叫局”的话的,但如果我们了解了事情的前前后后,特别是进入事件的语境现场,就会感到周作人之话中有话,言外有意了。据周作人自己的说法,“我根据张凤举的报告,揭发陈源曾经扬言,‘现在的女学生都可以叫局’’后来陈源追问来源,欲待发表,而凤举竭力央求,为息事宁人计,只好说是得之传闻,等于认输。当时,川岛很是不平,因为他也在场听到张风举的话,有一回在会贤堂聚会的时候,想当面揭穿,也是我阻止了。”(《知堂回想录·语丝的成立》)在《木片集·<语丝>的回忆》中也有相同的说法。这就是说,周之所言,确有依据,并不是空穴来风,凭空捏造。只是因为当时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即在中间传话的张凤举的恳求,为了顾全同事的面子,不使事情进一步复杂化而回信于陈西滢,说“并无先生在内”。再看陈西滢自己对“叫局”的辩白。他在给张凤举的信中说,曾有A君和他说过女学生可以叫局的话。同时,在西山卧佛寺时,他与丁西林、张凤举和B君亦曾对此话题进行了议论。是B君先说,而陈表示“不能相信”,要“托某饭店叫一个来,让我们考她一考,证明她是女学生”,“总之,这一晚我们都是立于怀疑者的地位,就是B君,他也并没有怎样的肯定”。另一位重要人物张凤举在给陈的信中则说道:“我要向你道歉,因为这次事完全是我误传的结果,与别人绝不相干。”可以看出,即使是陈西滢也承认自己曾与人一起议论过这一事情,问题的区别在于,陈是不相信的。而这一态度又由于张的“误传”引起了“事件”。但如果我们把事情放在女师大事件的大背景下来看,对女学生的侮辱、污蔑,就不再是一种简单的个人言论,而具有了重大的社会意义。周作人的激愤其实是一种社会正义的体现。韩先生简单地说,周作人承认陈没有说过“叫局”的话,是容易引起人们对历史的误解的,同时,也是与事实有违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