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批判与反思


  曾子日:“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平?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艺术对社会的推动作用在于艺术家不同于群体思维习惯的独特性。我们所要做的,是永无止境的自我批判与反思。我们将变革进行到底,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希望把最美的面呈现给读者。

  本期,我们将与大家一起近距离围观“克勒门”,分享“老克勒”的故事,走进三位主创人员的艺术人生,翻开在欧洲风靡了半个世纪的沙龙历史,反观当下上海沙龙现状,反思沙龙的文化与社交魅力,我们不仅要问,沙龙是否已经逝去,如今的沙龙是否只流于形式与外壳,我们更想知道,在信息传媒发达的现代社会是否还需要沙龙?沙龙需要什么样的土壤7总之一句话,如今的“沙龙”还能发挥作用吗?

  同样是我们经历过的曾经耳熟能详的里弄吆喝叫卖声,田间粗狂的山歌声,黄浦江两岸响彻云霄的号子声……随着人口的迁徙、城市的发展已渐渐被人们遗忘,我们将重拾记忆,与大家一同走进青浦田山歌、崇明瀛洲古调琵琶、崇明扁担戏、上海港码头号子和江南丝竹等在上海本地流传与发展的乡土音乐文化,那些源于生活的艺术符号,如今的作用又在哪里?

  本期刊登的《艺术的个人风格和创新技术》、《关于“裘派传承”的再思考》、《回到绘画的文学性》、《黄阿忠、孙良、姜建忠“山水、花乌与人物”国画近作三人联展背后》,都是在各自的关照点上对当今艺术现状所作的一些思考和批判,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能让艺术界少一些无关痛痒的表扬,多一些真诚、实用的批判与反思。

  本刊编辑部

  毛时安 

  要有所坚持

  办杂志要策划一些既有前瞻性,又有公众性的专题,并找到最有力的话题,组织眼光犀利、笔锋尖锐的人来写。

  要有所坚持,有自己的文化立场。立场需要持续发酵,形成围绕你周围的群体。要懂得造势,迫使大家跟着你的话题进行思考。有坚定的理想,能举起一面旗帜。

  “如何看待上海三十年代”,是值得讨论的话题。上海三十年代是一个光环四射的年代,但我们既不神化,又不妖魔化。三十年代的文化是繁荣的,但它不可复制,也存在司题。我们在探讨这一问题时,不论是非,只把各种观点呈现给读者。这必将引起大家的广泛共鸣,也会对文化研究提供新思路。

  去年1 2月底,我参加了国家舞台精品评选,有3个评委来自上海,来自杨浦区,来自控江街道,他们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工人家庭,都曾在杨浦区少年宫学习,这个现象引人深思:少年宫对我们的一生产生了什么样的决定性作用。

  委内瑞拉在1 975年是南美最穷的国家之一,人均GTP750美金,青少年犯罪率居高不下,当时一个音乐教育家写信给政府,要求普及古典交响乐。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委内瑞拉交响乐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注的焦点,交响普及率远远高于欧美发达国家,出现了当代世界最著名、最有才华的青年指挥家杜达梅尔。这也改变了委内瑞拉四五十万小孩的命运,他们变得彬彬有礼,很有教养,犯罪率大幅降低。这一现象让我们思考:1、艺术和人是什么关系,2、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艺术家,3、国家在国民的艺术普及中应该承担什么角色。

  邓 明

  不做蜻蜓点水文章

  艺术界有个喜欢搞评论的陈丹青,他议论美术大家都知道有几斤几两,但议论别的似乎不怎么样。《上海艺术家》2013年第1期78页达世奇文章《表现时代的艺术》写得很好,评论相当专业。角度和一般的评论文章有所不同,提出的“经验文化”这一概念,令人耳目一新。

  艺术界长期以来只有评论的园地,没有评论的文章。甚至表扬文章也写得不专业,没有智慧。我们需要评论的土壤,这对提高杂志的声望和品质都有好处。

  杂志每一期都应有一到两个主题性很强的专题。如有了达世奇的《表现时代的艺术》,是否再策划艺术对话,一个谈国内发展,一个谈国外发展,让思想碰撞,擦出火花。杂志要当书来做,书要杂志化。不做蜻蜒点水的文章。

  林明杰

  选题、主题、标题要出彩

  杂志人不妨经常出些个题目,刺激刺激作者。杂志需要一批人:各个领域、不同阶层、不同观点,甚至代表不同利益集团的人,让他们充分争辩。

  杂志选题.文章主题、标题等要出彩。编辑要善于把问题核心做准做大。

  单靠杂志的个体力量是不够的,杂志属于经典、精英媒体,要通过高科技手段来扩大影响。微博就是圈地运动,粉丝就是你的地,先抓牢这些,因为它是免费的。

  多听电信公司、网络、现代广告推广人的意见、建议,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来扩大杂志的影响力。

  办杂志不可能讨好所有人,要抓两头,一头抓最高点,一头抓最底层。平民文化中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这些都可以关注,并从更高意义去理解和引导。

  杂志要有信息量和时效性。上海有大量的艺术展览,把前面几页做成图片信息发布。内页的内容要尖锐。常识性东西可做链接,相当于文化导航仪,让读者自己上网查。

  周长江

  多角度讨论问题

  杂志定位比较难。我们希望上海有一本反映上海艺术家的杂志,有一本地方色彩浓郁的杂志。

  杂志不但要有专题,而且还要做深。谈什么、怎么谈也十分重要。如果做美术专题,编辑要了解当今美术界的主要问题,并针对主要问题多角度展开讨论。

  作为编辑,要考虑文章的质量和深度。上海的美术界有很多优点,哪些优点代表我们上海的城市文化,哪些优点需要我们杂志来宣传,编辑要做到心中有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批判与反思”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