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短笛无声


□ 刘国芳
短笛无声
刘国芳


  叶长根是初中毕业生,这在当时的山陂村是惟一的。就是在山陂村所在的山溪乡,也不多见。为此,叶长根很快做了村小的老师。但仅做了半年,叶长根就回家了,原因是上面派了一个正式的老师下来。当时山陂村小学只有十几个学生,有一个老师,足够了。这样,叶长根只有回家。两年后,村小学生增多,有二十多个学生了。学生一多,叶长根又回到了学校。在以后的十几年里,叶长根这位民办老师是几进几出。学校老师少或者学生多的时候,他在学校做老师。学校老师多或学生少的时候,他就离开学校。不过,从80年代初开始,叶长根再没离开过学校。直到1988年转为国家正式老师。
  转为国家正式老师后,叶长根便一直在山陂村小教书。其间,学校老师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变动很大,只有叶长根没动。当然,叶长根不是不想动,他也托过人,想调到县里去,但没调成。后来,又想往乡中心小学调,也没调成。到1999年,学校老师差不多调光了,只剩下一个叶长根。教师一走,学生也走。到2001年,学校只剩下三个学生。
  只有三个学生的学校就不像什么学校了,叶长根也不怎么管,只是开学的时候给学生发发书。过后,就随便得很。他有空,就跟学生上一堂课。没空,就不上。山陂村办了个竹席厂,做那种麻将竹席。叶长根在厂里另赚一份钱,哪里有多少空。为此,一个学期下来,学生还上不了十节课。
  叶长根村里有一个高中生,考了两年大学,没考取。后来他到乡广播站做了报道员。乡一级的报道员,勤奋得很,报道员总是一天到晚骑一只自行车出去采访。山溪乡是侈城市最偏僻的山乡,自行车的作用不是很大,说是骑车子出去,其实要走的路很多。有时候还要把车子扔在一个什么地方,翻山越岭走很多路,辛苦得很。这天报道员从外面回来,看见叶长根一个人坐在外面,便过去说话。报道员说叶老师你教了很多年书吧,我记得我小时候你就在做老师。叶长根说我68年就开始教书。报道员算了算,说今年是2002年,从68年开始,你教了34年了。又说这么多年,你教了多少学生呢?叶长根说说不清了,有时多有时少,像现在,只有三个学生。报道员并不知道村小只有三个学生。听叶长根这么说,立即觉得有新闻价值。于是又问了一些问题,然后推着车子走了。
  几天后,报道员便写了一篇叶长根的报道。
  这篇报道随后在乡广播站播了出来,全文如下:
  乡报道员报道:我乡山陂村小学教师叶长根立足乡村,三十四年教书育人,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成绩,受到村民的称赞。
  山陂村小学创办于1968年,这年叶长根刚初中毕业,他毅然选择了教书育人这一高尚的职业,从此一干就是三十四年。三十四年来,学校老师来了一批又一批,但又一批一批地调走了,只有叶长根没有离开。当然,叶长根也想调走,但他舍不得那些孩子。叶长根总说:如果所有的老师都走了,那些学生谁来教,山区的孩子也要受教育,他们有这个权利。因此,叶老师没有走,他扎根山乡,默默地为山区的教育事业奉献着自己的青春。目前,山陂村小只有三个学生,但叶老师没有因为学生少而放弃教学,他像以往一样为学生上好每一堂课,在只有三个学生的学校,我们仍然听得到学生朗朗的书声。
  乡广播站一般有往上级广播台投稿的任务,两天后,报道员把这篇报道寄给了侈城广播电台。
  在报纸广播电视三大新闻媒体中,广播是最不景气的。侈城广播电台平时稿源很少,寄他们的稿子,一般都能播出来。电台收到山溪乡报道员的来稿后,稍作改动,就播了出来。
  现在听广播的人少,那报道从喇叭里一播出,便被一阵风吹得无踪无影了。
  听广播的人少,但广播电台也在侈城非常气派的新闻大厦里办公。新闻大厦共9楼,一二三层是侈城日报社,四五六层是侈城电台,七八九层是侈城电视台。一天报社一个记者到电台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好线索。电台一个编辑说山溪乡一个报道员来了一篇稿,写他们乡山陂村一位老师,在只有三个人的学校教了三十四年书。那记者一听,两眼放光,忙让那编辑找出稿子给他看,边看边说这是条好新闻。说着,拿着稿子喜滋滋走了。
  这位记者第二天就让单位派车下去了,随同他一起去的还有一位摄影记者。到山溪乡后,乡里派了一位宣传委员和那位报道员陪同他们下去。山陂村离乡里并不远,只有六、七里,不一会就到了。但在学校记者并没看见学生上课,也不见老师。这学校也小,只有一幢小平房,三间房子。两间像住人的样子,一间像教室,都锁着门。记者见了,就说怎么不像个学校,老师呢,学生也不见一个。说着,又看着那报道员说那稿子是你写的吧,你是不是胡编乱造的。那报道员忙解释,说叶老师在村里办的竹席厂里做事,我去叫他。说着,跑走了。不一会,叶长根就跟着报道员跑来了。记者见了,就说你是叶老师?叶长根点点头。记者说你怎么不上课?叶长根说只有三个学生,他们不愿来,我也就算了。记者说这怎么行,三个学生也要跟人家上课,你看看,这报道上不是说你没有因为学生少而放弃教学,也像以往一样为学生上好每一堂课吗。叶长根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做声。记者又说你是不是教了三十四年的书?叶长根点点头。记者说你哪一年开始在这里教书?叶长根说1968年。记者说一直在这里吗?叶长根说一直在这里。记者说这个学校以前最多有多少老师。叶长根说最多的时候有四、五个。记者说他们呢?叶长根说都调走了。记者说你为什么没调走?叶长根说我也想调,但一直调不走。记者说所以你就坚持了下来。叶长根点点头。记者说你一个人在山里教书,不寂寞吗?叶长根说寂寞有什么办法。问到这里,记者不问了,而是看着另一个摄影记者说你看呢。摄影记者先没说话,只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然后跟那记者说你看过电影《风凰琴》吗?记者说看过。摄影记者说我觉得这里倒有点像那电影里的场景,这里也是一个老师,几个学生,要写,还是有写头的。记者点点头,然后两个人走开来商量起来。没过多久,记者跟叶长根说你去把三个学生找来,又说还找一根竹杆,一面红旗来。叶长根说竹杆有,红旗没有。记者听了,就说什么,你们学校连红旗都没有。叶长根又不好意思地笑笑,也没做声。乡里那位宣传委员这时说乡里有红旗,你们要用的话我去拿来。记者说那就麻烦你了,让我们司机开车去。宣传委员点点头,坐车走了。叶长根也走开了,喊几个学生去了。不一会,几个学生喊来了,还把一根长竹杆拿来了。记者又问叶长根,说你会吹笛子吗?叶长根摇摇头。记者说那笛子有没有呢?叶长根也摇头。记者说你看看村里谁有笛子,借一根来。叶长根听了,又走了。过了一会,叶长根回来了,空着手。记者见了,就说一个村没人有一根笛子?叶长根点点头。报道员在边上小心着问,说要笛子做什么呢。记者说是这样,等下我们要拍一个升旗仪式,让叶老师用笛子吹奏国歌,三个学生举着手站在红旗下。叶长根说我不会吹。记者说哪要你真吹,做成吹笛子的样子就可以。报道员说既然做样子,找一截竹子不是也可以吗,反正在照片里,又没人看得出来。摄影记者说也好,找一截竹子,放在嘴边做成吹的样子,不过竹子不能太新,用旧竹子,这样看起来像笛子。报道员点点头,去了。他刚走,汽车来了,宣传委员拿了红旗来。记者便赶紧让叶长根把旗绑在竹杆上,绑好,在小平房前挖了个坑,把旗杆竖了起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