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宾市女作者散文小品


□ 陈丽云 萧 淼 韦献娟 覃雪英 张 燕

浴火文竹

  文/陈丽云

  进入二月,天气依然很冷,而家里养了十多年的文竹却不知何时又冒出一苗新芽。芽儿羞羞的,胖胖的、嫩嫩的,躲在已长得摇拽多姿的蔓条丛中,煞是可爱。

  家里养过很多花草,记得买这棵文竹只花了三元钱,是买回来的花草中最便宜的一株,文竹刚买回来的那几年总是有霜冻,许多植物都过不了冬,据说文竹也是不耐严寒的,然而它却能挺过霜冻,令人刮目相看。让文竹经历的又何止这些呢。

  2005年临近春节的一天,家里发生了火灾。是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放寒假一个人呆在家里,用电取暖器取暖时,遭遇突然停电,他随手把一张小棉被盖在取暖器上就下楼找小朋友玩去了,后来突然又来电而引发了火灾。等我得到消息飞奔回家,家里已冒出滚滚浓烟。所幸的是火灾发生在临近下班时间,没造成特别大的损失。烧坏了电暧器,烧掉了一张塑料椅子一张小被子,熏坏室内电线,熏黑家里所有的东西,眼及之处都是油乎乎脏兮兮的。摆放在客厅里的文竹不能幸免地也焉了,几天后,文竹的叶茎全部枯黑,我索性把它齐根剪掉,把盆弃之阳台。清洗、安装电线、重新粉刷房子,一直忙到大年三十,家里才恢复一点原样。那个年呀过得真不是滋味。

  那时工作上遇到挺大的波折,是谁从中作梗,我并不想去探究,只是心里难过是实实在在的。小小公务员,人微言轻,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只能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

  朝来寒雨晚来风,春天来临了,我又买了几株花种在阳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偶尔也会给原种文竹光秃秃的盆子浇一点水。意外的,到了四月的时侯,那盆子竞有嫩芽冒了出来,接着,一株株,赶趟似的长出技叶来,枝条比原来的还壮实些,云般的叶冠一层层地升腾,到了九月,已是枝繁叶茂了。

  后来我又到乡下去工作了,其间搬了家,文竹也随着搬到了新居。虽然工作的乡镇并不远,然回家一趟并不容易,且是行色匆匆。家里养的植物因长期没有人打理,大多不管不顾地离开了我,只有那棵文竹对我不离不弃。有一时没一时的,我有空回来时会给它浇一次水,而有时近半个月没回来,文竹盆里的泥都干得皲裂了,然只要我给它淋了水,文竹滋滋地吸完,又长得精神抖擞的,一年四季地旖旎着。

  又重新调回县城后,家里种上夏威夷、兰花、红掌……因经常按它们的习性浇水、养护和修整,这些植物便在光线充足的大客厅里很优雅地生长。浴火重生的文竹就这样在隐在其中,静静地,平日不惊不喜,不忧不怒,偶尔,“倏”地抽出一两枝嫩芽,便显出它的姿态万千来。

  父亲的胡子

  文/萧淼

  我母亲多年前就不在了,还剩下个76岁的老父亲,几年前老父亲又续弦,我便有了一个继母。有一两年的时间,父亲和她生活在一起,和女儿间的感情因为这这那那的误会,渐渐疏远了。我们甚至觉得这个父亲有些不尽人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不断地脑出血,每次脑出血,姐妹们就不得不又聚在一起,安排轮流陪床。过年过节的时候,在一起吃饭的时间也不多,都是形式上的那餐,再也没有了母亲还在世时其乐融融的感觉。

  我前段时间心里一直觉得内疚,因为我回去看父亲的时间和次数很少,有时一个月都不回去,回去也是几分钟,看看情况就走。父亲的脑子萎缩了,动作迟钝了,感知麻木了。好的时候和我的交流就少,更不用说现在已老去愚。每次坐在他旁边,我都如坐针毡,巴不得快快离开他的家。每次离开,都感叹人老去,真可怕。我越内疚,我越排斥,回去的时间也依然不多,但是我越内疚,越害怕“子欲养,亲不在”的出现。

  周日,接到姐姐电话,说继母去L州,第二天下午回,叫我去给父亲煮中午饭。我刚好休息,便带小豆一起回去了。11点左右简单煮了些东西给父亲吃,他便要睡午觉了。他动作蹒跚迟钝,胡子拉碴,衣裤闲散不整,自己吃过药,就缓慢地爬上床。我和小豆很快就离开了。外出的路上,我突然想到,继母今晚不在家,晚饭我也需要料理的,晚上还需要有人陪夜呢。我给姐姐电话,姐姐没空。我一路凝重地调整心态,走了好久之外,才决定由自己陪父亲过夜。当这一想法确定下来,自己心里轻松了很多,似乎是还了自己好几个月来留下的债。晚饭,我们一家三口都过去吃了,晚上我回家洗过澡就去了父亲家,带上一本没读完的小说。睡前给父亲量过血压,正常。看了一会儿书,很香甜地在父亲家睡了一夜。

  父亲的家,其实也是我的家,我从小学四年级起,就一直住在这个家里,这家里的每个房间每一铺床,我都睡过。我很久以来都觉得自己缺少一处属于自己心灵的家,真正睡在自己从小到大住过的房子,那颗心却踏踏实实地落了下来,我原来还是怀念这个家的。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给父亲煮早餐,自己吃过早餐便去上班。中午下班提前溜回父亲家,父亲的饭点永远要比我们的多早一个小时。回到家时,姐姐已经到家了,父亲也吃饱了。我也随便吃了些,便去菜市买菜。父亲的家在闹市中,出门便是成排的水果摊、成衣摊,出门右拐的100米一路水果飘香。再右拐,就进入菜肉市场,在闹市的家就是方便,十几分钟,我就买下了晚饭要用的龙骨、蘑菇、猪肉、胡萝卜、甜玉米、大白菜、番茄、青椒。回到家,抓紧时间午休了一个小时,自己便又步行上班了。下午,继母没有如期回来,一直到晚上十点半,我才反锁了家门,给父亲量血压,正常,然后睡下。那一夜,我怎么也睡不着,我觉得继母是不是不想回来了,睡不好的夜不由对她心生怨恨,也不得不担心起父亲的情绪,每一次他的脑出血都是因为他情绪波动,血压一过性升高引起的。

分享:
 
摘自:麒麟 2012年第02期  
更多关于“来宾市女作者散文小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