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表哥的情人


□ 谢宗玉


掐指一算,已有十二年了,可我仍然忘不了她,表哥的情人。
那时表哥刚刚参加工作,在郴州一家很大的毛巾厂搞财务。我呢,则在郴州郊区一所中学复读。星期天我常去表哥那儿打打牙祭。表哥大我六岁。正是蜂狂蝶浪的年纪。每次推开表哥单身宿舍的门,总有一股声浪扑面而来。里面男男女女一大堆,打牌的打牌,打麻将的打麻将,热闹非凡。他们脸上欢快而轻松的笑容,既温暖着我,也灼伤着我。复读期间,是我生命最阴冷的季节。我看不到自己的前程,所以我特别羡慕甚至妒忌那些有前程的人。在我看来,表哥屋里的男男女女,都是前程再没障碍的人。那时我以为,翻过高考这座大山,人生就一马平川了。
表哥并不关心我内心的隐痛。那时表哥关心的是他的婚恋。等一群人散尽,他一会儿把这个女孩挑出来,让我评价;一会儿又把那个女孩挑出来,让我评价。好像一群女孩,都是他的囊中之物。老实说,以我当时的眼光,我觉得那些女孩都不错,随便哪个做我妻子,我都觉得很幸运。我怀疑表哥其实并不是真的要我评价,而只是要我分享他的甜蜜和喜悦而已。由此我若能产生一些隐约的妒忌,那他就更满意了。
后来呢,表哥身边的女孩就走马换灯笼似的变个不停。
再后来呢,表哥身边就有了一个固定的女孩。眉清目秀的女孩,长得小巧玲珑。笑一下,颊边的两个酒窝就像鸥鸟在秋水上啄出的涟漪。女孩对我也特别友好,才大我两岁, 我却从她的目光中,品读出一份母性的关爱。这让当时孤绝无依的我,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温暖。这种温暖,隔着时空的隧道,至今好像还在影响着我。尽管我知道,那不过是她爱屋及乌而已。
后来我妹妹来郴州玩,两人一下子成了老好的朋友。妹妹回家时,还带去她几张照片。一家亲戚拿着她的照片左瞧右看,都蛮满意的。特别是表哥他妈。
可没过多久,表哥却与她分手了。那天傍晚,我来到表哥的单身宿舍。表哥的头发零乱不堪,眼睛红红的。他对着瓶子,一口一口,在喝劣质烈酒。旁边坐着一位老乡,凶凶地抽着烟。一边劝表哥,说:算了算了,大丈夫何患无妻?听了这话,我就知道那女孩与表哥分手了。看表哥的样子,大概是痛着伤着了。
然而隔不到一周,表哥就轻松起来了。再有一周,他用一种嘲讽的口吻对我说:你表嫂结婚了,新郎不是我。我感到很惊讶,问是谁。表哥说:她以前的男朋友。我还要再问,表哥却不说了。还反问我要知道那么多干嘛?我重重地叹了口气,对那女孩,突然就有一丝幽怨在胸。表哥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笑了。我不知道他笑什么。
然后大约过了半个月,表哥漫不经心地对我说:向妹子失踪了。向妹子姓向,就是差一点做了我表嫂的那位。看得出,表哥的漫不经心是装出来的。我从郊区中学去看表哥时,向妹子已失踪三天了。表哥告诉我这事时,情绪里依然有一种压抑的激动。他不想让我看出来,但我还是看出来了。
得知这个消息,我居然像被雷击了一般,脑子里轰地一声,就一片空白。等我恢复过来后,我感到了一种彻心彻肺的痛。这时我才知道,我对她付出的关爱,并不比她对我少。如果用暗恋这个词,我也不会反对。男人与女人的情感,谁能说得清呢?
在郴州只复读一个学期,我就返回了家乡仁县。我几乎每个月,都要给表哥写信。主要是打听向妹子的消息。但向妹子一直渺无音信。
后来我就考上大学了。再后来我分工进了长沙市公安局,做了一名小警察。生活的河流泥沙俱下,每天接触的信息太多太多,对以往的事情,我就再也没有当年那么关注了。
瞬息之间,十年就过去了。
前年,我为了赚稿费,把自己的初恋胡编乱造一番,刊在《知音》。表哥来我家玩,听说《知音》的稿费千字千元,当即把眼睛睁得老大,说我一个晚上就可以挣几千元,哪还不敢紧写?比他累死累活做生意强多了!其时表哥早就从毛巾厂跳出来,自己做生意。赚了几十万。跃进了小富翁行列。
我说,不是写不写的问题,而是素材问题。初恋只有一次,写完就没了。表哥立马说:那好,你写我吧,稿费就四六开。我四你六,行不行?听他这么说,我答应试试看。
那晚,待妻子熟睡后,我与他有了一夜长谈。起先说的几个女人,我都不满意,基本上都是缺乏细节和真情实感。后来就说到了向妹子。
我记得说到向妹子的时候,墙壁上的白炽灯泡突然暗了一下。与此同时,门缝里仿佛还吹进一股冷风,让我一个激灵,就全神贯注起来。那两个秋水涟漪般的酒窝,自然而然浮上心头……
表哥与向妹子的爱恋,比我想象的,要深得多。表哥说向妹子爱他爱得几乎发疯。为了他,居然打过三次胎。那时表哥与人合住。那人的家就在郴州市。每次等那个青年回家后,两人就在单身宿舍里疯狂做爱。也不采取什么避孕措施,弄得时不时就怀上了。表哥先前是想娶她,但每次性爱过后,都要否定一回娶她的念头。因为在表哥之前她就不是处女了。表哥一跟她做爱,老会想起以前的那个男人,癫狂的性爱中就掺杂了一丝恨意,那恨意如一条幽冷的小蛇,逐渐盘踞表哥的心头。可怜的向妹子却并不懂男人的心思,她只想尽可能地迎合表哥,甚至甘愿一次又一次地怀上,以这种方式来加强与表哥感情的关联和确证,同时唤起表哥的怜悯之心。可表哥最后还是离开了她。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