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表哥的情人


□ 谢宗玉


掐指一算,已有十二年了,可我仍然忘不了她,表哥的情人。
那时表哥刚刚参加工作,在郴州一家很大的毛巾厂搞财务。我呢,则在郴州郊区一所中学复读。星期天我常去表哥那儿打打牙祭。表哥大我六岁。正是蜂狂蝶浪的年纪。每次推开表哥单身宿舍的门,总有一股声浪扑面而来。里面男男女女一大堆,打牌的打牌,打麻将的打麻将,热闹非凡。他们脸上欢快而轻松的笑容,既温暖着我,也灼伤着我。复读期间,是我生命最阴冷的季节。我看不到自己的前程,所以我特别羡慕甚至妒忌那些有前程的人。在我看来,表哥屋里的男男女女,都是前程再没障碍的人。那时我以为,翻过高考这座大山,人生就一马平川了。
表哥并不关心我内心的隐痛。那时表哥关心的是他的婚恋。等一群人散尽,他一会儿把这个女孩挑出来,让我评价;一会儿又把那个女孩挑出来,让我评价。好像一群女孩,都是他的囊中之物。老实说,以我当时的眼光,我觉得那些女孩都不错,随便哪个做我妻子,我都觉得很幸运。我怀疑表哥其实并不是真的要我评价,而只是要我分享他的甜蜜和喜悦而已。由此我若能产生一些隐约的妒忌,那他就更满意了。
后来呢,表哥身边的女孩就走马换灯笼似的变个不停。
再后来呢,表哥身边就有了一个固定的女孩。眉清目秀的女孩,长得小巧玲珑。笑一下,颊边的两个酒窝就像鸥鸟在秋水上啄出的涟漪。女孩对我也特别友好,才大我两岁, 我却从她的目光中,品读出一份母性的关爱。这让当时孤绝无依的我,感到了一种巨大的温暖。这种温暖,隔着时空的隧道,至今好像还在影响着我。尽管我知道,那不过是她爱屋及乌而已。
后来我妹妹来郴州玩,两人一下子成了老好的朋友。妹妹回家时,还带去她几张照片。一家亲戚拿着她的照片左瞧右看,都蛮满意的。特别是表哥他妈。
可没过多久,表哥却与她分手了。那天傍晚,我来到表哥的单身宿舍。表哥的头发零乱不堪,眼睛红红的。他对着瓶子,一口一口,在喝劣质烈酒。旁边坐着一位老乡,凶凶地抽着烟。一边劝表哥,说:算了算了,大丈夫何患无妻?听了这话,我就知道那女孩与表哥分手了。看表哥的样子,大概是痛着伤着了。
然而隔不到一周,表哥就轻松起来了。再有一周,他用一种嘲讽的口吻对我说:你表嫂结婚了,新郎不是我。我感到很惊讶,问是谁。表哥说:她以前的男朋友。我还要再问,表哥却不说了。还反问我要知道那么多干嘛?我重重地叹了口气,对那女孩,突然就有一丝幽怨在胸。表哥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笑了。我不知道他笑什么。
然后大约过了半个月,表哥漫不经心地对我说:向妹子失踪了。向妹子姓向,就是差一点做了我表嫂的那位。看得出,表哥的漫不经心是装出来的。我从郊区中学去看表哥时,向妹子已失踪三天了。表哥告诉我这事时,情绪里依然有一种压抑的激动。他不想让我看出来,但我还是看出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