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紫帽山看雷(外四篇)


□ 许谋清

  约好去爬紫帽山。以山名思之,山高耸,有紫云如帽,颇有诗味。赶上阴天,没有太阳,可免暴晒之苦。车开到山腰金粟洞,先品品茶,可出来一看,天不作美,外边已经在耕云播雨。我的心境倒是随缘,上不了山了,就坐下来看下雨。群山中看雨,雨一幕幕泼来,仿佛有谁在调兵遣将,自然组成磅礴之势。
  一开始,云在走,山在走,黑色的云,绿色的山,一座座云,一团团山,两个大兵团在逆向急行军,乱而不慌。
  接着有瞬间沉静,一阵冷沁沁的风直逼过来,山和云仿佛同时回了一下头,驻足倾听。听,由远而近,急促的脚步声,是雨骤然而至。
  山是绿森森的,让雨云一浸,有点儿泅开了。原来有棱有角的山,在云中一块块化开,山还是很个性的山,要把云染成绿色,一种葱葱的绿。
  雨云是泼墨大写意,它已经把天的蓝色吞噬,它就要把所有的色彩都吃掉,就要一色的黑,可这哪是一个黑字了得。这时,我才发现,不但是墨分五色,风雨骤至,也是云分五色。浓淡干湿,层层叠叠,淋漓尽致。黄宾虹先生《九十杂述》中说,墨为黑色,故呼之为墨黑。用之得当,变黑为亮,称之为亮墨。云天亦如是,到黑天暗地时,雨来了,天却豁然亮了,闽南有句话,叫天都下白了,一场好雨,也是一个亮墨的过程。
  莽莽群山,浩浩云天,我心往神驰,可遇不可求,更美妙的是坐山看雷,雷把风雨的气势推向极致。准确地说,是有庙房坐在半山腰,有和尚相伴,有同行共坐,我是凭窗看雷。
  有人又给我更正,是听雷。
  我说,闻之为雷,目之为闪,只是光速声速造成人的错觉而已。
  这时,雷已经在云中驰骋,一闪一闪,让云重新显示它的层次。看,一条雷,蓝色的,在云中穿行,神龙见首不见尾。看,一条雷,红色的,曲线抖动,仿佛有点神经质,它要搅翻云天,它要摇山拔树,看,又是一条雷,这回是金色的,直劈下来,从天到地,一个立闪,天一下子被劈成两半。雷是蓝色的,雷是红色的,雷是金色的,雷是彩色的。雷是迅忽的生命,从不犹豫,它总是准确地抓住属于它的机会。雷是不雷同的,有多少雷,就有多少姿态。万里云天是千姿百态的雷电的舞台。风雨与雷电共舞。
  我们常常误认为霄是无端的愤怒,总是过激,总是过烈,其实这是雷执著的使命感,它总是以澄清环宇为己任。
  看,又是一个好雷。一声巨响,仿佛把什么砸碎了,是把无数污秽剿灭了,但雷从不报功。当人们以为它滚滚而来的时候,它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了。
  雷在云天中疾走,在云与云之间,在天地之间。有时,有几条雷在天上互相追逐,是共工颛顼争帝,是怒触不周山,让弱化的人类重新看看,什么是原始野性。
  
  
  桃花岛设想
  
  泉州东边是大海,西边也有大山,为安永德三县。安溪铁观音茶,永春芦柑,德化陶瓷,皆驰名中外。不驰名的还有它的奇山异水,藏在深“山”人未识。德化有个南埕镇,原名蓝田,还是原名好听。说蓝田有个桃花岛,更有色彩感更有情致更有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