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思慎取


□ 田仲济

  《战国策·赵策》中,有《触说赵太后》一文;过去不少选本都作“触”。但是,根据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的帛书本《战国策》,原文是“左师触龙言愿见太后”,“触”应为“触龙”。
  我国过去的文字均系直行排列,且无标点符号;今本《战国策》是将“龙言”二字,连写成“”,以致造成这一错误。
  要是没有马王堆出土的帛书本《战国策》,那还会以讹传讹地传下去。宋人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一文中,曾提出学者研究学问必须深思慎取,这是很有见地的。可是人们认识客观事物,往往先入为主;而且一旦成了习惯,还很不容易改变。这就需要我们拿出勇气来战胜自己头脑中的主观偏见,尊重事实,尊重科学。
  补白
  安徽芜湖孙民立
  从一个人看新文学的发展
  《我走过的道路》(上)读后
  
  茅公的回忆录前半部《我走过的道路》(上),是他在左目失明,右目仅0.3的视力下,以惊人的毅力,于逝世前的一九八一年二月写完的。上册包括的时间从一九二一到一九二七年。他生前亲自作了修订,并写了序言。
  若是我们承认现实主义的发展是新文学发展的主流的话,那从茅盾个人的经历窥探新文学前进的情况,恐怕没有比他更适宜的了。上册全书三百四十余页,虽然前百来页叙述他家庭的变迁、童年及青少年的求学,尚未涉及文学问题,末后百来页的篇幅主要写了中山舰事件前后的政治情况及一九二七年的大革命,涉及文学方面的也很少,但作为文学发展的社会背景,了解这些情况,也都是必要的。前者从一个家庭可以窥视当时社会的面貌而后者则是当时政治或社会上比较重大的事件,都是与文学的发展有密切关系的。
  
  文学研究会与礼拜六派的斗争
  
  新文学的主要社团是文学研究会,文学研究会的主要倾向是现实主义。茅盾是文学研究会的发起人之一,又是现实主义的倡导者,是从礼拜六派夺过来的革新后的《小说月报》的主编者,这就使他和礼拜六派长期处于短兵相接的地位,也使他在新文学发展中许许多多重大的及关键的问题上,处于重要的地位。因此,他的回忆录有充分的条件成为新文学发展史的弥足珍贵的资料。读了《我走过的道路》以后,深深地感到它是实现这一点了。它为新文学史提供了第一手的丰富资料,这些资料有的是全新的,即过去尚未有人提出过,有的虽过去已有人论及了,可往往语焉不详,或者只有简单的轮廓而事实发展的过程或重要细节还不详尽。我觉得,仅就这几点来说,这回忆录已够珍贵的了。
  关于和礼拜六派的斗争,我曾听作者亲口讲过一次。他说,当时为形势所迫,《小说月报》不能不革新了,商务印书馆当局要他接编,他提出了接编的条件,最后达成的协议是:《小说月报》不再刊载礼拜六派的任何文章,但《小说月报》也不刊登攻击或批评礼拜六派的文章,这类文章在当时主要发表在文学研究会的会刊(《文学旬刊》后为《文学周报》)上了。协议达成后就将全部礼拜六派的文稿装入了两只箱子,封存在床底下。到编完两年后,《小说月报》由郑振铎接编。在过去可见到的资料中多半只是这样介绍。在回忆录里,则叙述得很具体和详细。从王去五等人借口《自然主义与中国小说》点到《礼拜六》杂志而对作者施加压力,要他写文章道歉,到馆方对《小说月报》进行内部检查。茅盾对这些采取了拒绝和抗议的态度,形成了要么取消内部检查,要么主编辞职的僵局,结局是他辞去了主编的职务。在编辑最后几期时,连续撰写了更尖锐泼辣的抨击礼拜六派的文章,象十三卷十一号的《真有代表旧文化旧文艺的作品么?》及同期社评栏中的《反动?》等。至于《小说世界》出版的过程,也反映了与礼拜六派斗争的曲折和复杂。这些内容无疑会使今后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编写更为充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