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蜜桃


□ 李雨丝

  那实在是个糟糕的日子不是吗?
  正在享受周末的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啊!请问您,是金葱葱同学吗?”
  我问:“什么?” “是金葱葱同学家吗?”对面的声音仿佛无比激动,吞了口口水。
  “打错了!我是泡茶同学!”我恶狠狠地挂断了电话。原谅我的凶狠吧,对于我们这些难得享受周末的人,最讨厌别人骚扰自己了。
  可是对方并不罢休,很快又打来电话,“啊!请问您,是金葱葱同学吗?”
  我压低了声音,努力忍住火气,“我说过了,我是泡茶同学!”
  “泡菜?”对方追问。
  “是泡茶!我叫李茶!”我终于爆发了,怒吼了一声。厨房里的老妈跑出来,奇怪地看着我。“神经病。打错电话了。”我挂了电话,平静地对老妈说。
  老妈这才放心地回厨房。
  可是噩梦没有完,那个脑袋缺了一根筋的家伙又蹿进我的手机里来了。
  我不接。
  可是这家伙可能拜过唐僧当师傅,不停不停地打。以至于厨房里的老妈都探出脑袋来说:“接吧接吧,语气缓和点,跟那人解释清楚。”
  我于是气鼓鼓地接起电话:“喂?”
  “你是李茶?”对方终于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了。
  “干嘛?你认识我?你不是要找什么大葱同学吗?”我有些惊奇,我何时变得如此出名了?
  “我,我是18班的蜜桃!我能跟你见个面吗?”对方仿佛又激动了,使劲吞了口口水。
  “做什么?”我立马警惕三分,搞不好这是个诈骗集团,一旦约了我出去就把我装进黑黑的大麻袋,然后一股脑卖到深山里去……呀,我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
  “借作业啊!”对方终于出声了,一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你连我们班的金葱葱都不知道啊?他考过年级第一哦!我就是找他借作业的。可是我也知道你耶,你也是个学习不错的小子吧?知识竞赛的时候我跟你交过手!李茶。我一直记着呢。可是你怎么就把我忘了?你怎么能把我如此重要的人物忘了呢?”
  我拍拍脑袋,终于回忆起了上个月的知识竞赛,某位18班的天才女英雄差我一分成了第三名。那个家伙……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她嫩嫩的声音,还有,有些可爱的面容。
  “那么?你是……那个什么蜜桃?”我顿了顿,问。
  “对对对!”电话那头的蜜桃激动地叫。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她使劲点头的样子。
  呃,有点傻。
  “好吧。那么,什么作业?”我终于松口,软绵绵地说。对于这样的电话奇遇,我比较感兴趣了。也许它可以成为我这个昏昏周末的一剂调味品。
  于是,我就这样正式认识了那个蜜桃。
  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成为了我后来一直后悔的一件事情。
  事实证实,那确实是个神经有问题的家伙。虽然她长得实在还是不错的,但脑袋缺根筋,和她在一起,难免会很别扭。
  “喂,我要一小锅麻辣米线。”又是一个星期天,再一次被某个神经病患者约了出来,估计她又想借请我的名义混顿饭,最后一走了之,我掏钱。
  “怎么只要一小锅啊?你不是没吃早点吗?”我问。很怀疑她的饭量何时变得如此之小。
  “节约国家粮食。”蜜桃平静地说,好像自己真在为国家献身似的。
  “那么,到时候可别抢我大锅里的米线喔!”我警惕地说。
  “放心放心!我没那么无聊!”她摆摆手。
  满脸疙瘩的大个子服务员这时候把她的米线端了上来。
  就在此时,历史性的一幕出现了,我看见蜜桃同学拿起装辣子的碗,慢动作——缓缓往自己的锅里倒——一点,一点,又一点。
  我的嘴张成了O型。
  半分钟过后,辣子碗终于被对面的疯子放下了。此时,原本满满的一碗辣子,像被狗掏过一样,只剩下沫沫。
  我这才反应过来,霎时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你干嘛啊?倒这么多,等人家揍你啊?”赶忙看看服务员有没有过来,别被那个个子比姚明都高的家伙提溜出去。
  “怎么了?反正放这里就是给人吃的,况且,免费嘛!”她冲我直放电。
  我再不语,低下头拨拉自己锅里的米线。
  跟她这种怪胎吃饭,实在够……受的。
  很快,一锅被她舔了个一干二净。“怎么办,肚子还没饱唉!”我看见她拍拍自己的肚皮,缓缓地说。
  “切,自找!”我不在意地说。
  然后,我就看见蜜桃端着咸菜盘盘跑去夹咸菜去了。
  都已经快吃完了,夹什么咸菜啊。我想。
  可是当她回来的时候,又一历史性的一幕出现了,她把满满的快垒成山的咸菜,通通倒进了自己的锅里。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