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大林、毛泽东与朝鲜战争再议


□ 沈志华

  接到朝鲜方面的要求后,1月11日,刘少奇以中央军委名义致电林彪等人:“四野所有朝鲜部队和朝鲜干部同意派回朝鲜工作。中共中央已与鲜共中央接洽好,他们即派参谋政治人员三人来中国把部队改编好,于四月间更换夏衣后开回朝鲜,并选一千多人先回朝鲜学习机械化兵种。”同日,又以中共中央名义指示东北人民政府驻平壤办事处副主任文士桢转告金日成,“同意你们即派三个人来中国准备接收朝鲜部队,这三个人请到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总参谋长聂荣臻接洽。同意朝鲜部队在中国改编并于四月间更换夏衣后并回朝鲜。”[2](P319-320)
  
  1月14日,朝鲜人民军作战部长金光侠等到达北京,与聂荣臻洽谈此事。[3](P744)
  1月22日,刘少奇致电毛泽东:“在四野之朝鲜籍战士和干部共14 000余人。金日成已派其作战局长等三人来接收。他们要求将该部战士编为一个师,及其直属部队,要求随带全部武器,数目如下:步枪12 000支,轻机440,重机180,手枪120,迫击炮132门,反坦克炮72门,105榴弹炮36门及若干弹药,除告林准备酌拨外,可否,请主席复示。”毛泽东批示:“同意照办。”28日刘少奇向林彪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注:《建国以来刘少奇文稿》第一册,第320页,俄文档案见АПРФ,ф.45,оп.1,д.334,л.22,Новая и новейшая история,2005,№5,с.90。]
  据韩国学者考察,这支部队是4月18日到达朝鲜元山的。[注:参见朴明林:《韩国战争的爆发和起源》,未发表的博士论文(韩文),1994年8月。]俄国学者的研究指出,在这批回国的朝鲜族干部中,很多人后来成为朝鲜军队的重要领导人和指挥员,如崔庸健出任民族保卫相(即国防部长),武亭(Му Ден)担任朝鲜人民军炮兵副司令员,崔仁(Цой Ин)担任副总参谋长,金翰燮(Ким Хван Хен)担任总参谋部作战部部长,崔光(Цой Кван)担任第一步兵师师长,李光武(Ли Гвон Му)担任第四步兵师师长,金灿德(Ким Чан Дек)担任第五步兵师师长,方虎山(Пан Хо Сан)担任第六步兵师师长,班恩(Ван Ен)担任航空兵师师长。[注:Почтарев А.Н. Из истории советско-корейских отношений в 1920-1950-е годы// Новая и новейшая история,1999,№5,c.144.]
  这批军队和军事干部返回朝鲜,无疑大大增强了平壤的军事实力和战斗能力。不过,对这一历史过程的考察说明,无论是北京还是莫斯科,其目的并非为了发动一次进攻,而只是出于一种革命的道义。因为如前所说,当时毛泽东和斯大林都反对使用军事进攻的手段解决朝鲜统一问题。
  
  苏联代表为何没有及时返回安理会
  
  战争爆发后苏联代表没有及时返回联合国安理会,以至6月25日下午(美国东部时间)安理会顺利通过了美国的决议案。该议案谴责“北朝鲜对大韩民国发动的武装进攻”,要求立即停止战争行动,北方军队撤回边界自己的一方,还要求联合国所有成员国支持联合国组织实施这一决议。根据这一决议,美国决定对战争进行军事干预。6月27日安理会再次通过决议,责成联合国向大韩民国提供可能需要的援助,以击退武装进攻并恢复这一地区的国际和平与安全。7月7日,通过了派遣联合国军的决议案。[注:详见彼得·卡尔沃科雷西编著,王希荣等译:《国际事务概览(1949-1950)》,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年版,第624-625页。]那么,苏联代表为什么没有及时返回联合国,以阻止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显然是不利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决议呢?在有关朝鲜战争历史的研究中,这始终是一个不解之谜。

  研究者对此有各不相同的理解,有人认为这是苏联外交的一次政策失误,也有人认为这是莫斯科有意为之;有人认为这是斯大林对金日成的进攻计划取得成功充满信心的表现,也有人认为这一做法恰恰证明斯大林与朝鲜战争的发动没有关系;有人认为苏联这样做与中苏同盟条约有关,即坚持在联合国没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地位之前与其保持一致;也有人认为莫斯科这样做恰恰是出于对北京的不信任,其目的就是要造成中国与美国的对抗。[注:伊豆见元:“围绕朝鲜战争的中苏对立:关于苏联缺席联合国安理会的背景”,(日本)《军事研究》1975年第3期,第100页;霍罗威茨:《美国冷战时期的外交政策:从雅尔塔到越南》,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100页;Goncharov,Sergei N.,John W. Lewis,and Xue Litai,Uncertain Partner:Stalin,Mao,and the Korean War,Stanford: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3,p.161;Лебедев С.Н.(главный редактор) Очерки истории российской веншней разведки:В 6 тт. Т.5,1945-1965 годы,Москва: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е отношения,2003,с.388.]不过,由于缺乏相关的文献证据,人们大多是简单地发表一下议论,很少有人进行专门的研究。
分享:
 
摘自:史学集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