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泉石上流


□ 汪丽娅

我的自白

读小说曾是我儿时的乐事一桩。一本厚厚的书借回家,小说迷的爸爸妈妈抢着读,决不谦让,今天你看,明天我看,公平合理,轮流坐庄,读了还爱说,越说越爱读。我喜欢凑热闹,识字不多,好奇好动,装模作样学父母,囫囵吞枣、一知半解地读,渐渐读上瘾。
小说里的世界很大很奇妙,人很多很怪,我不很明白但又很让我痴迷。印象最深的是一本写抓特务故事的小说,一个特务藏在一个非常隐秘的天然水晶石洞里,几个顽皮机智的小孩发现了,历经惊险,终立大功。我向往神奇的水晶洞,恨不得幻化为那几个孩子,立功之日也得到一块美丽的水晶石奖赏。我初读小说时很听爸妈的话,端端正正坐着读,越读越沉迷,精神集中,身体放松,索性舒舒服服躺在床上读,最终读成近视眼、斜眼,我的两只眼睛后来竟相差一百五十度。
那年考大学,我无意中通过了英语笔试,又稀里糊涂地参加了口试,最后犹豫再三,还是在志愿格里填了中文系,我心中自有如意小算盘,能天天读小说该多美,爱好专业两不误。谁知名著并非本本都对我的审美口味,有的很深奥很晦涩,有时读得很痛苦。我硬读苦读,渐渐读出一片新天地。我的视野不断开阔,能慢慢体味不同类型、不同民族的小说。让我无限怀恋的,是一宿舍的同学会为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争吵得脸红脖子粗,得理不让人,甚至生气。不过那气来时火大,去也匆匆,一会儿又烟消云散。我们沉浸于虚拟的文学世界之中,很傻很呆也很可爱。
我爱读小说也崇拜写小说的人,作家是那个时代青年追逐的明星。那会儿武汉大学办了一个作家班,学生都是国内知名的作家。有一天,河南作家王英琦突然陪报告文学作家乔迈到我们宿舍访谈,弄得我们措手不及,聊了半天,走时竟忘让他们留下名和字。这件事我们议论了好长一段时间,很新鲜很有趣。尽管同学中也有人小试锋芒写小说,但我一向认为读小说快乐写小说痛苦,作家太崇高太伟大,我有小说读足矣。
如今我读小说,不为求知不为学习,纯属喜欢,生命的需要,一种必不可少的生活方式。我读得随意轻松自在,像一条鱼遨游于广袤无垠的想像大海,驰骋万里,尽情尽兴,小别众多限制的现实人生。
每一本好小说都给予我心灵极大的愉悦,但我读多了,眼光变得挑剔尖刻,很难找到我特别喜爱的小说。我不是不明白眼高手低的道理,要让自己快乐,不能只读,何妨也动笔写一写,治治心理病。我浮萍似的荡来荡去的人生,仔细琢磨,未必就没戏。我为自己的想法兴奋刺激,有重获少年青春的感觉。我一口气写了一堆,心中没底,挑出一段,求师指点,我愿从头学习。
那天丽日当空,下乡插队的我和同学们挤上一辆刷了大红标语的破旧卡车。卡车轰隆隆发动了,车下乱成一锅粥。同届一大拨继续上高中的同学,笑呵呵地向要走的我们这少少的十几个人,大声说着热情洋溢的鼓励话。我想着同学中“垃圾下放”的传言,非常沮丧,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僵硬,皮笑肉不笑,没办法,谁让我们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那会儿太嘈杂,什么也听不清,只看见他们的嘴巴上下急剧开合,假模假式,让人恶心。我故意扭转脸,又瞧见那些讨厌的家长用脏兮兮的手绢直抹眼泪,有的竟哭出声来,还带出了车上的哽咽一片。我妈和郑老师正说着什么,妈边说边用眼瞟我一下,她的眼圈红红的,后来竟直愣愣地盯着我,好像我会瞬间消失,她望得我心里空空的。我把茫然的双眼投向遥远无垠的天空,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车就在这时开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