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圈地里的“阴魂”


□ 马敬福

  清朝顺治初年,武清县东标垡、西标垡和小南旺三个村之间有一块极好的地,那块地紧靠龙河,水源充足,土地肥沃,打的粮食比哪块地都多,三个村的人管那块地叫风水宝地。因为明朝的时候有谁开荒谁受益的政策,那块地又是三个村的人联合开垦的,所以那块地一直都是三个村的公益地,收入主要用于三个村修路建桥、修缮庙宇、救济贫病、节日庆典等。租种那块地的有十几户人家,有一个叫董志民的十几户的头,每年负责安排生产,收租粮上交到三个村的合村公会。别看这个头不是什么官儿,可三个村的公益事业能不能办好,全凭他调配那块地了。
  这一年冬天,董志民把十几户的劳力叫到一起,正在研究明年春上准备种点什么。有人风风火火跑了进来,说有一大队清兵从西边来了,骑着马,拿着刀枪,看那块地好,就骑着马在地里跑上一圈儿,插上橛子,写上名字,那块地就是他们的了。老百姓上去跟他们理论,他们说是奉旨圈地,谁敢反抗就是抗旨不尊,格杀勿论。
  董志民一听就急了,站起来说:“这叫什么道理?我们种了半辈子的地,他们说圈就圈了,这跟强盗还有什么区别?我告诉你们,咱们种的这块地,可是三个村老百姓的命根子,要是在咱们手上给弄没了,咱们可对不起列祖列宗,更对不起三个村的老乡亲,大伙都抄家伙,跟我护地去!”大伙一听,全都抄起了家伙,跟着董志民出了家门。
  董志民带着人刚到官道上,二十几个清兵就赶到了。一个快役骑着马冲在前面,一指董志民种的那块地,说:“把这块地圈上,记到宋府名下。”快役说完,两个清兵骑着马就要往地里冲。董志民一见,带着人迎了上来:“站住,这块地是我们的,你们要想圈,得问问我们手里的铁镐干不干!”快役一见,眼珠子一瞪:“大胆刁民,我们是奉旨圈地,你在这里阻拦,难道想造反不成?”董志民的眼珠子瞪得比快役还大:“反又怎么样?反也是官逼民反,谁敢进这块地,我就让他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快役冲两个清兵一摆手:“不要理他,圈地!”两个清兵骑着马跑进地里,在地界上撒白灰。董志民真急了,冲众人一摆手:“乡亲们,还等什么?跟他们拼了!”说完,提着铁镐就追向两个清兵。
  乡亲们也跟董志民一起向清兵扑去,先是打折了马腿,然后铁镐铁锨一起往两个清兵脑袋上招呼。两个清兵可惨了,还没来得及痛痛快快哎哟两声,脑袋就变成烂柿子了。
  快役一看,吓得连连后退:“反了,真的反了,把这些人都给我拿下!”二十几个清兵一听,各持刀枪冲向乡亲们。董志民带来的几十个人已经杀红眼了,他们虽然手中没有刀枪,可锄、镐、镰刀使得利索,威力一点都不比刀枪小。乡亲们与清兵混战一处,结果把清兵都打跑了。那个领头的快役跑得慢点,让董志民一镰刀削掉了一只耳朵。快役捂着耳头冲董志民嚷:“好啊,你们等着,你们等着!”董志民把镰刀一挥:“我等着你呢,你敢再来,我把你那只耳朵也削掉!”
  清兵跑了,董志民领着乡亲们回了家。他们刚到家,快役就带着一标清兵赶到了。清兵包围了村子,把村里人都抓了起来,董志民也没逃得了。清兵领头的是一个副将,他问快役:“说吧,是谁领头造反的。”快役一指董志民:“就是他,我的耳朵就是他削掉的。”副将点点头,让清兵把乡亲们都押到董志民等十几户种的地里,把董志民吊到一棵树上,又叫来几十名弓箭手,当着乡亲的面,把董志民射死在树上。然后说:“这块地以后就是我的了,谁再想要回这块地,他就是榜样!”说完,让人在那块地上就地刨坑,把董志民埋在了地里。
  大队清兵走了,副将留下几十名清兵看地,还留下一个叫宋有才的管家管理这块地。宋有才把原来种地的十几户人叫到一起,说:“这块地虽然已经归了东家名下,但你们还可以种,地租九成,谁要是不交粮就得交脑袋!”乡亲们一听,这家伙不是要喝我们的血吗?地租交九成,我们一年都得喝西北风啊!可宋有才手下有几十个清兵,乡亲们又都惹不起,只好忍了。
  第二年春天,嫩草发了芽,春播的时候也到了。在春播之前,乡亲们要把地先浇一遍,然后在潮湿的土地上撒种子。浇地的时候,乡亲们要从龙河里往地里挑水,还要昼夜不停,不然地浇不好。
  这天晚上,几个乡亲浇了一会儿地,就蹲在地头抽烟休息。正说着话,突然有一个人说:“哎,你们听,地里是什么声音?”大伙止住说话,侧耳细听,这一听,大伙的头发根全都立起来了。他们听到地里有人拉着长声说话,声音低沉,异常恐怖:“还我命来——还我地来——这是我们的地——你们不要给清狗当奴才——”月光下,地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那声音好像是从地底下发出来的。大伙听了一会儿,全都站了起来,说:“有鬼,是董志民的鬼魂,这地不能种了,快跑吧!”
  几个人跑去找宋有才,说地里有董志民的鬼魂,他们不敢种了。宋有才不信,带着几个清兵到地里去看,侧耳一听,果然有说话的声音。宋有才吓得腿肚子直转筋,但还强撑着,对清兵说:“什么鬼?厉鬼怕恶人,你们去看看声音从哪里来的?给我刨出来!”几个清兵循着声音走过去,在地里刨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刨着。宋有才叫来几个乡亲,说:“看到没有?这里什么都没有,你们老实种地,不要找借口误工,不然我可不客气!”乡亲们不敢再说什么,只好接着浇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