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边城故事


□ 费振钟

  从兴化地图上已经找不到边城镇的注标。
  2000年,新世纪开端之年,没有给边城镇带来好消息。这一年边城结束了它在里下河地区延续千年的历史。宣布边城镇撤销的行政令,3月1日在边城镇政府发布,此时边城群众已将镇政府包围,众人情绪激烈,局面失控,前来宣布政令的市政府官员,以及本区区委书记、镇委书记、镇长,均不同程度遭到群殴,其中尤以镇党委书记夏建中最严重,据目击者说,夏被一个冲到前面的老妇用鞋底猛烈抽打,该老妇近六十岁,在边城镇从事小商多年,因撤乡后将影响她未来生计,所以把愤恨都集中到本镇书记身上,后来她的名字上了妨碍公务、抗拒执法分子名单。乡村社会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冲突,虽然时有发生,但这一次激化为地方群体暴力抗拒政令施行,却为近年本市乡镇治理中所少见。以政府惯常的政治强势,亦未料到撤乡并镇会产生这样大的情绪反应,以致在事发过程中,市政府官员不得不换衣乔装,破墙逃避,成为这一事件中乡镇民主政治失衡无力的留影与注脚。
  事情当然也就到此为止,不可能再有进一步发展,这种冲突往往表明它其实是无望的情绪发泄,不会产生任何有效结果。而且,就这种暴力事件而言,它亦属有限暴力,可以放在政府治理的宽容范围内理解。总之,下午五点后包围人群陆续散去,而镇政府的牌子终于就此摘下了。
  2010年7月,我到边城,离边城镇撤销十年零四个月。边城是我准备调研的兴化市十个重点乡镇之一。与其他乡镇比较,边城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已不在兴化市行政区划之内,昔日的边城镇失去了行政地位,而仅仅成为一处有待治理的非规则地带。显然,我到边城有着明确具体的目的,我想尽可能多地了解当年边城撤并事件发生的影响,这不仅因为这对我关心的乡村政治有很大关系,而且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我需要与我关心的这一个案发生关联。我将是一个叙述者,一个再次讲述这个故事的人。这与一般的所谓田野调查不同之处。就在于这种特殊关注的个人志趣与本事之间的相关性,而不仅仅是做现场记录。
  边城镇被撤并的起因可能并不比该事件的影响与后果更重要。但我仍然需要从起因说起。毛家旺是我去边城的陪同人,同时也是乡镇撤并的积极观察者。毛家旺有90年代在边城中学任教多年的经历,我们从边城街巷上走过,至少有七八个人叫他毛老师。毛家旺早于边城撤销前离开,供职于本地报社。撤乡并镇之初,毛家旺即以评论员身份写过三篇署名邰保平的政评,作为乡镇政治经济的观察者,他的文章主要论说“调整部分乡镇行政区划”与经济发展的关系。这些文字显然代表了地方政府观点,同时也是对地方政府所实施的乡镇重组政策的解说。但当作者介入具体情境之中,面对他工作生活的边城在行政上被撤销的现实时,他却不可能心安理得地解释撤乡并镇带来的缺失感。情感不会服从理性,无论现实状况如何,这种缺失感,会带来内心不安。正是这一种心理原因,使毛家旺作为观察者叙述边城撤并的故事时,会游离政府立场而站在诉求者一方。关于边城2000年3月1日事件,最初就是由毛家旺对我讲述的。他陪同我两次去边城,并且全力帮我联系边城事件中的多位当事人,在情感上毛家旺同情和支持所有那些为恢复边城一直努力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边城故事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