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方的哈佛”


□ 熊月之 周 武

  摘要:圣约翰大学是美国圣公会在上海创办的一所大学,曾经寄托着万千学子的憧憬和梦想,享有“东方的哈佛”之美誉,无论在上海城市史上还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上都占有突出的地位。本文简要论述了圣约翰73年曲折的办学历程,归纳分析了圣约翰大学的特色和传统,最后将圣约翰大学成功的奥秘归结为四个一,即一个睿智的校长,一群出色的教师,一套严密的管理体制和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
  关键词:圣约翰大学;卜舫济;教育管理体制;上海
  中图分类号:G649.29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0257-5833(2007)05-0147-17
  作者简介:熊月之、周武,上海社会科学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上海 200235)
  
  圣约翰大学已消逝半个多世纪。如今,除了散落于世界各地的白发苍苍的校友和少数研究者外,了解和熟悉圣约翰大学往事的人已寥寥无几。当年洒落在茂林浅草中的校园建筑大多犹在,但早已陈漆斑剥、物是人非,失却往日的神韵,那花园般的校园和洋派十足的校风也早已渺不可寻,就连梵王渡这个地名也在时代变迁中淡出人们的记忆。
  可是,在上海城市历史上,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圣约翰大学却一直声名洋溢,寄托着万千学子的憧憬和梦想。它以“光和真理”为校训,在万商之海中筑起一座令人沉醉的精神殿堂。
  圣约翰地处沪西梵王渡,距外滩5英里。这里,三面临河,绿树掩映,碧草如茵,风景之佳,堪与世界任何一所大学校园媲美;这里,拥有当时上海乃至中国最现代的教学设施,最先进的教学理念,最健全的大学管理制度;这里,拥有出色的师资队伍,丰富的校园生活和校园文化。在相当长时间里,它是教会大学的一面旗帜,享有“东方的哈佛”、“外交人才的养成所”、“江南教会第一学府”等美誉。从这里走出的政界精英、商界巨子、学界泰斗、医界圣手,如繁星缀空,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留下了鲜亮的印痕。
  这样一所大学,本身就是一道永恒的风景,不应该仅仅伫立在校友的记忆中,更不应该长久地被历史遗忘。
  
  一
  
  圣约翰大学从1879年创设,到1952年9月被裁撤,持续73年,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1879年到1905年,是其草创期,也可说是从书院到大学的转制期
  圣约翰建立之初,只是一个书院,虽并入圣公会此前在上海设立的培雅书院和度恩书院,“然规模仍属简陋,教室容量极小,礼堂才占屋二三间。至于自然科学之仪器标本,更付阙如。且因是时英文之应用极少,学者仅资洋商;故各科均用中国言语教授,初用普通国语,继以学生大半来自苏省,改用本地方言。学生除少数研究神学者外,仅有中学程度”①。尽管其创办人施约瑟早在1875年就曾向圣公会布道部提出在华建立一所大学,1877年又在圣公会布道部的机关刊物《布道精神》上撰文,呼吁筹集10万美元在华创办一所教会大学,并把它视作圣公会在华宣教事业的一个新的转折,但施约瑟本人长于学术,短于行政,在他担任校长期间,圣约翰并没有发展成为真正的大学。1888年卜舫济受命掌校后,对书院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扩充校舍,强化英语教学,将英语教学列为各科之首,逐渐使英语成为圣约翰的教学语言,“自是学校逐渐发展,中学毕业学生,有愿留校进修高等学程者”。1892年学校乃添设正馆,教授大学课程。这是圣约翰从书院迈向大学的第一步。1896年卜舫济以在美募款所得15000美元及中国所捐4000银两建成大学校舍一所,名格致室,聘顾斐德为理科主任教授,并将大学生与中学生实行分别教授管理。至此,圣约翰初步形成了以文理科为主,兼设医科、神学科、预科的教学格局。此后,学校图书馆(即罗氏图书馆)、科学馆、运动场及宿舍等次第建成,设施初具规模,并日臻完善。为了解决学生的学位问题,1905年圣约翰依照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条例改组为完全大学,并于次年在华盛顿注册之后,圣约翰正式升格为大学,设置文、理、医、神四科,各科毕业生“得授予美国大学毕业同等之学位”②。从书院到大学,圣约翰用了26年时间,走的是一条渐进的改良之路。
  
  第二阶段:从1906年到1925年,是圣约翰大学的黄金时代。圣约翰升格为大学后,在卜舫济校长的领导下,体制日臻完善
  其一,1911年学校将文理科分为文科和理科两个独立的学科,率先实行学分制和学衔制。1913年添设大学院,招收硕士研究生,形成预科、本科、大学院三级教学模式。
  其二,逐渐从分斋制过渡到院系制。与早期的许多新式学校一样,圣约翰最初亦采取分斋制教学模式,即中学与西学分斋而设,各斋内分设若干系科,各斋均有正馆和备馆之别。其中,正馆相当于大学阶段,备馆则相当于大学预科(后发展为圣约翰大学附中)。这样的阶段划分在各斋内更具意义,即中学斋备馆毕业升入中学斋正馆,西学斋备馆毕业升入西学斋正馆。作为中国教育领域在特定历史时期处理中西学关系的特殊教学模式,中西学分斋制的问世与存续有其自身的理由:它使得由传统中学一统天下的时代,开始让位于中西两学共同执掌教鞭、分享教坛的新格局。借助于西学教学的引入,它打破了中学以外无学问的虚骄心理。但是,在中西学系科与课程数量过于悬殊的对比下,这种模式毕竟给人过于强烈的感觉冲击和心灵震撼,似乎中学天地真是那么狭窄,而西学的领域却是那么辽阔,客观上容易助长西洋至上的崇洋倾向和妄自菲薄的心理。而且,将中西学人为分割的教学模式,并不符合学问本身客观存在的内在联系,也不利于学问和知识本身的健康发展与正常传授。因此,随着中西文化数十年的交流与融合,在学科建设和师资条件许可的前提下,不少新式学校纷纷摈弃畛域之见,由分庭抗礼式的分斋教学,走向严格按学科本身分类的院系体制,并在此模式下实行分科教学,开启了中国近代课程与教学发展史上新的一页。1919学年,《圣约翰大学章程汇录》尽管依然保留西学科、中学科的说法,但在其目录相关栏目中,“分科”一词却取代了以往的“分斋分科”。这一看似不经意的微妙变化,传达出圣约翰即将告别行之已久的中西学分斋模式的重要信息。从1920年代初期开始,圣约翰加快了在院系制模式下系科建设的步伐,逐渐从中西学分斋制过渡到院系制下的分科教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