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先生,请开门


□ 赵李红

  一
  
  “李红:吴先生昨晚走了,我正从新加坡往回赶。”2010年6月26日中午,收到吴冠中先生最大画展“东西贯中”策展人钱晓鸣先生的短信时,我正参加北京美术家协会举办的“北京意象——如诗如画门头沟”大型艺术创作采风活动。山里断断续续的信号,让我比发信时间迟看了近两个小时。
  今年4月,听说吴先生住院后,一直盼得到他的消息,也一直怕得到他的消息。6月16日端午节那天,得知他的病情稳定,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
  突然的噩耗,让我在返京的车上就开始四处联络织网,酝酿明天的报道。得知中国美术馆范迪安馆长正在飞往重庆,参加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的新作展开幕式。落实了晚上会有他的悼念文章传我,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刚刚过去的三月,吴先生曾几次去中国美术馆参加老同学朱德群和朋友乔十光的画展。这是他逝世前最后的公开亮相。
  直奔方庄不用理由。赶到吴先生的家迈出车门的一刹那,我才猛然意识到,去采风穿的竟是红裤红鞋。
  在吴先生临街的那5米书房窗前停车,在那盏一直没有盼亮的灯前泊心。在吴先生辞世后的第一个傍晚,我在回忆中找他。
  没像往常那样,把车停放在街南十字路口的停车场,然后走到单元门门禁前报到:“吴先生,开门,我是‘以红’。”
  没像往常那样,听到吴先生从门禁里传出的声音——“噢,李红。”此时此刻,缩在车里,忍了一下午的泪滂沱而出。
  曾跟吴先生开玩笑,说他浓重的江苏口音叫我李红,我总听着像“以红”。玩笑过去很久,谁知,去年底,请吴先生在新书《吴冠中百日谈》签名时,他竟签上“以红存念吴冠中200912月17日”。我看了一愣,脱口而出。待我反应过来,吴先生似乎意识到什么,又在前面加了个“赵”字。我连忙说“没事,以红挺好的,以后笔名就是它了”。
  不料,下次再去吴先生家,他重新签了名的《吴冠中百日谈》,扉页上,竟是大大的“李红留念吴冠中200912月18日”。如今,这两本书都被我珍藏着。
  今年4月底的一天,见到《光明日报》著名记者、作家韩小蕙老师时,她告我吴先生住院了,约我一起去探望。我们尚未成行,5月12日,她又在电话里告我,听单位领导说吴先生的病情不好。当晚,我给吴先生的学生发短信说想去探望。第二天一早得到消息说,吴先生昨晚睡着了,今早告他。让转告小蕙,待治疗一段稳定了让我们再去。6月16日是端午节。从吴先生的学生那里得知,先生的病情稳定。我俩期待他再次战胜疾病,早日康复。
  天渐渐地暗下来,我没有等到吴先生书房的灯光亮起来。
  小区里的大爷大妈出出进进,我没有看到小时工陪着夫人朱碧琴阿姨出来遛弯儿的身影。
  窗户里亮起了灯,却是一楼的复印室。那是吴先生曾给我复印他的文章的地方。
  2006年1月22日,“吴冠中2005年书画艺术新作展”在中国美术馆闭幕。展览展出了吴先生2005年创作的水墨画作品35件,书法作品25件。其中书法作品是首次与公众见面。2004年,吴冠中先生身体不好,少有新作。2005年,86岁的吴先生身体好转,似“老牛反刍”,又行创作、创新。他开始对中国书法造型、字体变化以及汉字与人间形象的亲疏因缘给予了新的关注。不以书法家自居,而是以自己的方式进行创意组合,表达画思和文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