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儿的爱(外一篇)


□ 何丽珍(锡伯族)

  我读高二的那年元旦,发现我的父亲吃饭老呛。我说要陪他去长春检查,但我的父亲说好像是吃鱼鱼刺卡着嗓子了,吃点消炎药就会好的。期末考试一结束,我马上陪着爸爸去了军大二院。医生又让去肿瘤医院。那时我既小又是个书呆子,根本就不清楚“肿瘤”两字的含义。
  医生看完还是不说啥。让去做钡餐透视。我一边走一边看病志本,那上只写了“自诉”内容。我就又看化验单。我一见是“食道癌?”,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变得是一片空白。父亲猛的抓了我一把,我才一激灵清醒过来。原来,父女两人已经走到楼梯边了。如不是父亲一把拽住,说不定我会一脚踏空摔下去,这一惊又一吓我当时腿都发软了。父亲的病还不知道啥结果,我要是先受伤了父亲可咋办啊。这么慌张定会被精明的父亲发现的。我在心里一再告戒自己:千万要挺住,放松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但必定是最痛不过女儿心啊。眼泪就是不争气啊,老在眼圈里打转。真怕被精明的父亲看见,但最后还是被我强压抑下去没流出来,一步一步的强走到透视室。我将那白色的东西送进父亲的嘴里,我就出来悄声地告诉医师“先不要给我化验单”,他会意地点了点头。医师很负责任连做了两次。我说咱找个暖和地方坐下等结果吧。我将父亲骗到离化验室较远的走廊坐下。我才回去取化验单。医师告诉我:“是癌。”我的心很难受但更痛啊,等我下楼去见医生时,强忍的泪水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问医生:“手术会保住生命吧?”医生讲:“他的年龄太大了并且还瘦,一旦手术会下不来手术台的。还是保守治疗吧。”听了医生的话真是彻底的绝望了,心都彻底的凉透了。我对医生讲:“我的爸爸有文化,好在化验单一直是我拿着。一会他过来咋办?他定会自己看化验单的!”我看到医生满脸是很惊讶的表情,可能没有想到会是我的父亲,更没有想到我会自己先过来和医生商量吧,更不会料到还小的我会考虑得这么周全。是啊,知父莫如女啊。我知道以我父亲的性格,他定会亲自看化验单,更会亲自来问医生的,要想瞒过父亲是很难的。所以,我才会躲开父亲的视线提前来见医生。医生讲:“他认识字母么?”我讲:“那他不认识。”医生讲:“那就没有大事了。药的说明全是字母。病志本我知道该咋写。你以后拿化验单来开药就可以了。”医生这么负责。我真是从心里感激啊。眼泪又一下子流出来了,连着说谢啊。害怕精明的父亲看到我哭过,我又去卫生间洗了几下脸,才笑脸去见父亲。父亲问我:“化验单呢?”我讲:“已经送到医生那儿了。”不用讲了,我的爸爸是高兴着离开医院的。
  一路上我边走边想事情。事情还没有完,长春还有我的同父异母的两个姐姐,比我大还会比我有主见,我也要最先告诉她们。如她们认为有必要就再确诊一次,如她们认为该手术那就手术,毕竟也是她们的爸爸。
  这样,我就借口来一次不容易,劝父亲去看看姐姐和孩子们。到了姐姐单位。我让父亲在门卫休息室等我,我自己进去找姐姐。我将父亲的情况对姐姐全讲一遍。姐姐连夸我做得对。我还对姐姐说:“我要自己先回去,我还要回去做好母亲的工作。真怕母亲一时接受不了再让父亲发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