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金字塔下


□ 杨牧之


古老的埃及,吸引了全世界多少崇拜者啊!恢弘的金字塔,空旷神秘的庙宇,沉思的斯芬克斯像,点燃着人们的想像;随葬的各种精巧的工具,陶器的碎片,色彩艳丽的壁画,诉说着古代埃及人的生活。
真是三生有幸,又去了一次埃及。
地上动辄是5000年前的建筑,那么宏大又那么神秘,那么朴拙又那么绚丽,会让我们情不自禁地慨叹什么是“永恒”。但最让我难忘的,还是在古城卢克索的卡尔奈克神庙观看的两次声光表演。那声音,那灯光,那晚上的气氛,过去多少年了,仍然清晰在耳,仍然历历在目。晚上,一片漆黑,我们跟着游客走在已有4000多年历史的神庙中,谁也不说话,好像神灵就在左右。周围一片安静,只听见鞋与沙石地嚓嚓嚓的磨擦声。当时就好像进入了历史。神庙的大门有43米高,仅神庙的多柱厅就可以容纳下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一个石柱要六七个人手拉手才能围住,而这样的石柱,一排排总计有40多根。置身于这样宏大的建筑中,又是一片漆黑,感到自己非常渺小。突然,“法老”讲话了,他那浑厚低沉的声音招呼我们来到他的王国;灯光打在神像上,打在残垣断壁上,把墙上刻画的故事和复杂的象形文字照得清清楚楚;“法老”与“太阳神阿蒙”的对话,演绎着宫廷中种种场面,带领游客一步一步从埃及的远古走过来。
声光表演的解说用英语、法语、意大利语和阿拉伯语等多种语言。每晚两场,轮流使用。不巧得很,我两次去都轮到用阿拉伯语讲解,我们谁也听不懂,只得靠翻译介绍。断断续续的翻译,听明白的一言半语,却让我至今不忘。+也只不过留下了这样一堆石头。’”
“阿蒙神的灯也渐渐熄灭了……”
听了这些述说,我很沉重。不知为什么还有些难过。那么光辉的历史就这样过去了?那么灿烂的文化真的只剩下一堆石头?
阿蒙神的灯能够熄灭吗?
白天,开罗,热气腾腾。
水泥堆成的高楼大厦,已经不知道是什么颜色,因为雨水太少,显得脏兮兮的。大街上,大卡车、小轿车、摩托车、自行车、行人,齐头并进,互不相让,交错往来。冰棍纸、尘土,路边坐着穿长袍的人,好不热闹。这一切扑面而来,好像进了一个大集市。噪音、气味、色彩和埃及人的热情,让你感到无法插足。从市中心的五星级饭店出来,汽车走了不到20分钟就出了城。眼前突然就变成一片黄色的沙石地,什么建筑也没有。我情不自禁地问,这和4000年前有什么不同?
啊,刚瞻仰过宏伟壮观的卡尔奈克神庙,面对眼前的一切,真是太残酷了。一个个问号跑了出来。埃及历史上的辉煌是怎么到来的,又是怎么离去的?埃及历史上的文化是如何构建的,又是如何衰落的?
解说词中的话也是疑云密布。
“埋在国王谷中只有18岁的年轻法老,他脸上那神秘的微笑会告诉我们什么?”
“要想了解法老的历史,只有到比法老墓更深的地下。”
法老们为什么要修金字塔?以埃及历史上最大的胡夫金字塔为例:10万民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连干了20年才建成完工。塔高146米,用230万块巨石堆成,巨石每块2.5吨。多么浩大的工程!要知道这个工程是发生在5000年前哪。那时候没有坚硬的工具,因为埃及人还没有发明铁器;那时候没有搬运器械,埃及人只能靠棍棒的滑撬把巨石托到高处。就是这样原始的工具,埃及人却要把230万块巨石一块块垒起来,一直垒到146米高。其宏伟奥妙令人惊叹,以至于今天的人到现在还不敢肯定金字塔到底是什么人、如何建成的!
费了这么大的劲,法老们就是为了给自己建个坟墓。
还有上埃及的阿布辛拜尔神庙。这处神庙在阿斯旺水坝南280公里处,是古埃及第19王朝法老拉姆西斯二世为崇拜太阳神于公元前1257年建造的。拉姆西斯二世在位67年,是埃及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君王。他命人把自己的神庙建筑在尼罗河西岸166米的峭壁上。就在这山中,他选择了一条最长的隧道,有61米深,然后将自己的塑像竖在隧道的尽头。令人惊叹的是,几千年来,每年只有2月21日(拉姆西斯的生日)和10月21日(拉姆西斯二世的登基日)每天的清晨,太阳光会准时射入神庙大门,水平穿过61米深的隧道,直照到隧道最尽头的拉姆西斯二世的塑像上。这时的拉姆西斯二世便会光明通亮,生气勃勃。而坐在拉姆西斯二世右手的地狱与黑暗之神普塔却得不到一丝阳光。这是何等的精确!这个“日出奇观”至今还在。只是由于20世纪60年代修建阿斯旺水坝,搬迁神庙,因为计算的误差,日出奇观往后拖了一天。
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古埃及的数学家、天文学家、建筑家呕心沥血,绞尽脑汁,只为了拉姆西斯要表示自己与太阳同辉,永不熄灭。
埃及的法老为什么这样执著?这一切恐怕都源于他们的生死观,源于他们那一整套关于来世之旅的观念体系。
在研究埃及历史的书中,我看到这样的记载。古埃及孟菲斯地区有一个叫戴嫡的女人,她的侍女伊米尔长期生病,她十分担心。因为没有伊米尔的帮助,她很难独自料理家务。更使她心急如焚的是,她的丈夫对此漠不关心,一点也不帮忙。戴嫡终于支持不下去了,就给她的丈夫写了封信,责备他对自己的痛苦麻木不仁。信中说:“如果你再不尽义务,咱们家就完了;难道你没看到正是伊米尔在帮忙维护咱们的家吗?”戴嫡把信写在一只粗糙的红色陶碗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