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桑红落处,流水炊烟看遍


□ 赵嫣萍

  赵嫣萍现居宁波。研究生学历。大学时期开始文学写作,迄今于《美文》《都市美文》《散文家》《散文百家》《文学港》《山西文学》《广西文学》等刊物,发表散文作品百余万言。在《北京文学》举办的首届老舍散文大奖赛中获奖,写过散文专栏。出版散文集《美意缤纷》《我与花舞》,长篇小说《醉花阴》出版在即。
  
  说《诗经》是我们的话语家园,一点儿也不为过。就那样清风溪水似的娓娓道来,你一言我一语,全是家常话。古人似乎都很性情,植物花草,树木家禽,一见之下,就能思绪绵绵;荇菜、浮萍、染着雾色的蒹葭,远远望去,他们也能情意翩翩。那些豆蔻年华的女子,更是性灵剔透,飘摇于水里的蘩、薇、芩,肥硕的形状,缕缕的叶脉,流溢的色彩,都使她们魂魄飞动。透过时光的幕帘,我们似乎看见,那时的男男女女,小河边、山冈上、沙洲旁,吟哦低诵,曲意徘徊——密密麻麻的心声,和着当时的风声水声,隐隐传来时,古人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似乎撩起帘子,穿过围墙,就能一起说笑聊天:你家儿郎,我家桑麻,他家豆瓜;你家喜甜,我家好辣,他家苗圃里进了一群游鸭。雾气绕绕的清晨,炊烟袅袅的黄昏,或耕种,或采织,耒耜上新鲜的泥土,细雨中“呱嗒呱嗒”的梭声,远远近近,一派家园风情。
  小路上走来了挎篮的女子,青丝拂面,遮住了容颜,凝眸沉思的模样,乖巧可爱,回味什么呢?告诉父母说是去后园里采桑的,篮子里怎么却空空如也?其实呀,是借了采桑与情人约会的。他们在低地的桑树林里相见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桑叶在风中发出了低吟,彼此抚弄,又相互依偎,唧唧啾啾的蟋蟀呀,也要趁着这情景悄悄呢喃,而他们却要分手了,谁让暮色不迟不早,偏要在这时降临呢?女子的幽怨和着浓郁的树色一点点加重了,她抬起头来,向着眼前的男子倾诉心声:
  “隰桑有婀,其叶有娜。既见君子,其乐如何?隰桑有婀,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隰桑有婀,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低地的桑树林呀,叶子层层叠叠,傍晚的风中,我们在一起,多么快乐!美妙的桑树林呀,叶子郁郁苍苍,傍晚的风中,我们在一起,怎能不快乐?湿润的桑树林呀,叶子幽幽厚厚,我可是希望与你如胶似漆,白头到老在一起呀——年年岁岁的桑红就是见证,你可不要负心哟。当然,后面的话,应该是女子隐秘的心声了。
  屋檐上的瓦色一点点清晰了,灯火还没有亮起,暮色四起时,枝底的桑红,让人安宁,这万绿丛中的一抹红晕,这牵动心意的一点明媚,让相爱的人多了几分诗性:
  “期我乎桑中,要(邀)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是呀,和我相邀在桑中,约我会面在上宫,还到淇水将我送。
  依旧相约桑树林,却要到那神秘的上宫会面了。上宫在那里并不重要,两人的情意却要升华了。熟悉的桑叶气息,有些真实,有些虚幻,在家园,也是在水边。游走的灵魂,恰巧符合爱情的特征——心尖上摇曳的一袭红润,水灵灵,紫酽酽,爱意盈盈,要流淌出来,身心才能回归,而那汤汤的淇水,却是无法绕过去的。是呀!相思如水,扯不断,理还乱,淇水只是一个象征罢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