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裸袒的渴意(游记)


□ 刘志成

  文/刘志成

  现在,我们的四五零零穿过了小城东胜,驶上109国道。

  从呼和浩特市出来,驶上呼喇线不久,草原上的绿就渐渐淡了,淡了……过托县,农田开始一块块荒着,只是偶尔有零星的玉米地出现。玉米尺把来高,卷着的叶子快接近了黄土高原土质的颜色。草都是一色的枯黑。再向南,除了那条裸露着几十米宽的河床、只在中间走一脉细流的黄河两岸稍披了点褐色的绿,基本上是一片赤地……过薛家湾,准东公路两旁的林荫树大都枯死,枝杈像一只只巨手伸向天空。煤车穿梭,煤尘飞扬的路上,隔不远就有拎着尼龙袋的老农弓着腰捡炭,对一声声急促的喇叭声极为漠然。我们的四五零零不得不放缓车速,像甲虫一样爬行……车内的空调已坏了,七月的闷热依然隔着玻璃一浪又一浪地侵来。罩在蒸笼里的我们,因为外面的煤尘和煤车的黑屁,不敢开窗,只有忍着。这也正是我骨子里一直想体验的东西。对我而言,饱受飘泊之苦,即是灵魂的涅槃。只是,疼痛从一路的景象中降临,揪扯着目光。我的心像被什么堵住似的……从此,草原的干旱成了压在心头永远无法推卸的磐石。我尽量抑制着自己,不让心里的一阵一阵的凄楚挂在脸上……

  现在,他们都因一路的劳累颠簸昏昏睡着了。我还在惊骇而颤栗地看着车窗外摇晃的高原。

  那是乌兰木伦河。年轻的司机指着视野里出现的一条干涸的河道喃喃地说。乌兰木伦河?那可是我的故乡的一条充满野性的窟野河(黄河中游的一条支流)的上游呀!停下。停下。我不由得激动起来……

  从车上下来,一直腰,河床就一下子宽展起来。不远处的河道上,弃着几只扒过皮的羊子尸体,铜绿的苍蝇罩着乱飞。红胶泥地上的燥热开始从鞋底导入,我的脚板滚烫起来。赤球似的太阳投下的毒辣的白光,也开始像麦芒尖一样罩住了我。我不得不眯着眼打量这曾长久地在心中神秘得像寓言,抽象得像梦境的乌兰木伦河。嗡嗡的蝇声直扑心窝而来。眼前的景象堵满了心域的容量与空隙。高原已三年没下雨啦。年轻的司机不无感伤地说。我的鼻子一酸,心里除了一股说不出来的伤痛涌荡之外,没有一点空隙可以容纳来自燥热的渴意和渴意的无奈了。

  ……确切地说,我这种心情,是因几年前电视上那惊悸的画面才倍加沉重起来的。那时,当画面上推出一片萧瑟的荒滩,一群瘦骨凸现的羊子疯狂地追着一辆拉水的卡车时,我禁锢在楼群里的灵魂骤然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震颤。荒原上,黄尘在翻滚,弥漫。天和地就那样被隔绝了。虽然卡车可怕的尖叫已无法让我听清羊子粗重的喘声,但仍然感到一种悲凄直逼灵魂。羊子在弥漫的尘土中一只接一只倒下了,口中吐着的白沫直奔双眼。我被那些白沫吞噬了。我无法预知在同一时间的另一个电视机前,还会不会有同样心境的一个人,在被这触目惊心的画面所击打着?但我从此将灵魂交给了那片荒原和荒原的干渴了。

  ……望着那群游鱼一样闲荡的苍蝇,思考着高原的苦难。尽管在燥热的阳光下,我找不到自己的体温。我的背脊一阵发凉。这是我所见到只有干河道、死畜、毒辣的阳光的最为揪心的田野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