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居蓝旗营的三个家庭


□ 曾昭奋

安居蓝旗营的三个家庭
曾昭奋

二十世纪五十到七十年代,即使在清华园中,三代人的四口之家,只能长期蜗居于一间十一二平方米的宿舍中(集体公用厕所,炉灶拥挤在走廊上)。这里虽然没有出现两对新婚夫妇同住一间房的情形,但同在清华工作的新婚夫妇只能分居而分不到一间宿舍的现象,却曾长期存在。
一九六一年夏天,建筑系一对研究生新婚燕尔,学校照例不给分房。他们神通广大,跟教工食堂临时借得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库房作为新房,婚礼就在这间堆满锅碗瓢盆、破麻袋、破家具,只剩下很小空间、刚好摆下一张床的“新房”中举行。我为新婚夫妇写了一副贺联,这使我留下了长久的记忆。不几天,学校有关部门通知建筑系,说新郎官在清华园北墙外的农地里偷掰了农民的两个老玉米,农民告到学校,学校通知了建筑系,但未有声张。食不饱,住不好,“食”与“住”,同样严重地困扰着这对新婚夫妇。这一年,根据中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大城市每个居民的居住面积是二点五九至三点五平方米,跟十年前的数字二点四三至四点二平方米不相上下(上海,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五年,这个数字一直停留在三点八平方米左右)。“文化大革命”中强调革命化,城市住宅标准设计每户建筑面积从一九五九年、一九六○年的五十多平方米降为三十多平方米(一九七三年,国家建委规定这个数字是三十四至三十七平方米),每平方米的造价从一百元降为三十多元。这时候,大庆出现了“干打垒”住宅,建住宅不用砖瓦木材。在北京街头,可以见到新建的住宅:两层楼,长外廊,二十四厘米厚的空斗砖墙,在楼梯休息平台处,为十几家住户安排了带有两个蹲坑的共用厕所,几户合用一个厨房。

一九七八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标志着极“左”路线结束。根据建设部当年对全国一百八十二个城市的调查统计,人均居住面积从一九五二年的四点五平方米降为三点六平方米。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发展,从这一年起,人均居住面积逐步提高:一九八三年为四点六平方米,一九九○年为七点一平方米,二○○五年为二十六点一平方米,这一数字已超过“小康”的水准了(七十年代,美国人均居住面积为十八平方米,日本为十四平方米)。〔注〕
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虽然城市住宅建设、供应体制尚不完备、受益者仍限于一部分人群,但在政府官员、专家、建筑师和基层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城市住宅建设出现了可喜的发展态势,并延续到九十年代前期。一九八六年,国家经委开始了“城市住宅试点小区”建设计划,分布全国各地的五十六个小区于一九八九年建成,做到“造价不高水平高,标准不高质量高,面积不大功能全,占地不多环境美”,在城市规划、设计、建设过程中起到先导、推动、示范作用,被誉为“中国城市住宅建设的里程碑”。建筑学术界和高等学校中的专家们在自己的岗位上也做出积极的贡献。清华大学推出了“台阶式花园住宅”(已如前述〔编者注:见本刊二○○七年五期〕)。东南大学建筑系推出了“支撑体住宅体系”。它与张守仪教授在一九八○年撰文推荐的SAR住宅体系相类似,但更切合我国的经济、技术水平。天津大学建筑系进行了低层高密度住宅规划设计,并于建成三万平方米之后加以改进,以适应家庭小型化、住宅形式多样化的大趋势。
八十年代我国住宅建设出现的可喜局面正好与国际潮流相呼应相烘托。在同一期间内,许多国家对城市平民住宅的关注和行动空前活跃。一九八七年,西柏林国际建筑展中,根据许多国际知名建筑师设计的方案建成的住宅分布在城中各处,成为展品。随后,日本福冈也于九十年代初举行了有多国建筑师参与的国际住宅展。与这些展览活动和建筑师们的良好愿望相呼应,联合国将一九八七年定为“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房年”(我国也积极参与,但称之为“国际住房年”),这也令人想起梁思成先生一九四七年所作的《居者有其屋》的学术报告,都把关怀的重点放在普通市民尤其是穷人的住房需要上面。几十年来,一代代国际知名的建筑师,如已故的法国的柯布西耶、西班牙的高迪(A.Gaudi)和埃及的法西(H.Fathy)以及仍然健在的大师和新一代的建筑师如印度的多西(B.Doshi)和柯里亚(C.Correa)、加拿大的赛弗迪(M.Safdie)、英国的莱昂斯(E.Lyons)、奥地利的霍来因(H.Hollein)、西班牙的波菲尔(R.Bofill)、法国的包赞巴克(C.Portzapaic)、日本的文彦、石山修武和吉阪隆正等,他们在不同时期,在自己的创作实践中,为普通城市住宅(不是什么豪宅)提供了新的设想和方案。
从国际范围观察,住宅设计的多样化和施工工业化、预制化在近几十年来已有了长足的进展。我国有关政府部门和学术部门早在五十年代就关注住宅建筑工业化的切实推进,既向苏联学习,也吸取西方国家的经验。五十年代后期,各城市即开始工业化住宅试点工程。一九六○年,又把工业化、装配式大墙板住宅作为重点科研项目。一九六五年,出现了预制化、工业化施工的城市住宅。我国住宅工业化曾呈现出光辉的前景。由清华大学建筑系师生规划设计并负责现场施工指导的北京左家庄新源里小区,于一九六六年建成。由于采用预制板——现场吊装的工业化手段,大大加快了施工速度,减轻了劳动强度,造价也不高。每户建筑面积五十多平方米,每平方米造价一百元。一幢可住六十户人家、面积三千多平方米的五层住宅楼,现场施工只用了一百天。一九七八至一九八三年,若干城市进行了框架轻板住宅的设计与建造。上面所说的住宅工业化,有利于节约材料、节省能源、降低劳动强度,提高建设速度,在同一时间内可为居民提供更多的住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