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享受孤独(外一篇)


□ 李承祖

  形似废弃的古堡群落,神似天外来客留下的蛛丝马迹。在日出或黄昏的斜阳下驻足荒芜的土林,我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震慑得一头雾水。寂寞、空辽伴随着死一般的沉寂,化作一股感悟的电流传遍我的全身,任凭思绪来回穿越时空隧道,我尽情享受悄悄袭来的、难以言状的孤独带来的平静与快乐。
  土林看似遥远,其实并不难到达,从昆明沿高速公路向大理方向前行二百来公里,往北一拐,再沿一条平坦的盘山公路行驶大约两小时,就进入无尽岁月的沧桑剥蚀红土地后形成的土林地界了。
  土林难见绿色,满眼尽是凝固的沙土,一道道突起的土梁横亘群山之间。逶迤出许多奇形怪状的红色屏障。翻越土梁或穿行于土山夹峙的小道之问,但见无数土柱、土笋和土峰拔地而起,给人以远离尘世、迷失于旷野之感。这里空气洁净,天高云淡,高耸的土峰映衬在湛蓝的天幕下,被亚热带的日光照射出橘红色的光芒,尽显怪异和离奇,视野所及之处,宛若张艺谋的暖色调大片直奔眼底,呈现出令人眩晕的视觉冲击力。
  由于地处无风的盆地,周围植被稀少,土林气候干燥而又炎热,早出午歇、傍晚再度出游,是寻幽探险的最佳方式。当然,对于“好摄之徒”来说,早晚的阳光拥抱金色土峰时,最容易诞生出光影独特的封面照片,因此,无须宣传,也用不着夸张,悄悄流传于世的摄影作品,使元谋土林成了公认的摄影家天堂。招游的商家琢磨出一句广告词,宣称只要来到土林,“任何一个拥有照相机的人都是摄影家”。的确,对于没有到过元谋的人来说,这话似乎并不夸张。
  久久凝视着形态诡谲的古堡似的造型地貌,我仿佛置身于黄土高原的荒凉腹地,又似陷入被遗弃的古埃及迷宫群落,抑或又来到了破败的古罗马斗兽场……思绪在想象的空间徘徊,再徘徊。恍惚中,科幻大片中外星人生存的怪异空间突现眼前,刹那间我仿佛又降临到了遥远星体的一片大漠荒野之上,思绪变得一片空白。联想到这一带曾是170万年前元谋猿人生活的地方,出土过大量古猿和猛兽的化石,苍茫、荒芜中隐藏的神秘感更加令人挥之不去!啊,那奇特、神秘的感受真是美妙至极!
  对着壮美的土峰群落,我举起照相机向侧逆光的方向聚焦,准备拍摄一张光影和色彩反差强烈的照片,忽然,清晰的镜头里升腾起一团灰色的云雾,一队马帮踩着褐色的沙地闯入了我的取景框。马帮缓慢地、艰难地前行,扬起阵阵尘土四处飘散,由浓渐淡,在夕阳下形成一道漫天挥舞的淡红色烟幕,使空空荡荡的、死一般沉寂的土林蓦然呈现出了些许生机。这是生命的旅程,寂寞的旅程,也是希冀的旅程。目送着远去的马帮,我不禁想起了少年时代的寂寞和孤独。
  15岁那年,由于家境贫寒,我放弃报考高中的念头,进了一家半工半读性质的中等专业学校就读,一周上学,一周劳动,以换取学校提供的“免费”伙食。学校地处昆明北郊,离我家大约6公里远,我住学校集体宿舍,每周回家一次,因为没有车钱,往返都是步行。那是我平生第一次离家在外居住,虽然我家住的“一丘田6号”小院土墙斑驳、瓦片缺损、阴冷潮湿,楼板在行走时总是吱吱作响,但每当我周末回家,一脚跨进那个烟熏火燎、破旧不堪的小院,总是感到无限的温暖,而返校的时候,心中又悄悄潜出一股淡淡的酸楚。那时返校的6公里路显得特别漫长,独自在空空荡荡的马路上前行,我的心中布满了铅一般的愁云。想到母亲失业后,父亲一人挑起了抚养我们姐弟四人的重担,我的学业又不尽人意,前途一片迷惘,悒悒独行的我,一如行进在土林荒原中的马帮,备感寂寞、忧伤而无助。那时,15岁的我总是心怀一丝朦胧的、遥不可及的期待,期待着有一天奇迹从天而降,从此改变我们一家人的命运。
  我们老家原在滇西北山区的剑川县,世世代代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穷苦生活,为了改变命运,少年的父亲在亲友帮助下,带着干粮、盘缠和几双草鞋,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半个月,来到省城昆明求学。经过刻苦攻读,父亲于20世纪30年代从云南陆军讲武堂内的一所航校毕业,成为中国的第一代航空专业技术人员。抗战爆发后,父亲奔走于南方的各个机场,为抗击日本侵略者提供空中运输服务,日本投降后,父亲成了昆明机场航站的一名高级管理人员。
  我们姐弟四人从小就接受父母的爱国主义教育,母亲给我们讲述最多的,是日本飞机轰炸昆明机场和湖南芷江机场的事,父母和姐姐九死一生,多次从血肉横飞的人群中逃离,又重返机场驻地,一直坚持到抗战胜利,姐姐就是在日本飞机的轰炸声中降生的。对于父亲的功劳,父母从来都缄口不提,我们姐弟仅仅知道,为了帮助满目疮痍的新中国建设,父亲在国民党溃败台湾时,非但没有听从别人的劝说带领全家到台湾或香港定居,而且扣留了昆明机场的所有飞机,把机场移交给了新政权。
  然而没过几年,父亲就被视为信不过的人淘汰出了民航系统。转业到建筑工地当小工。母亲做了几年炊事员,后来就失业了。我们姐弟慢慢长大入学,家庭的开支一天天大起来,日子过得越来越艰辛。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父亲让我放学后到工地找他,我来到工地时,看见父亲正在徒手搬运墙角石,锉刀般粗糙的双手被磨出了血泡,我呆呆地站在一旁,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酸水。父亲一抬头看见我,急忙放下手中的活,从一个破书包里拿出两双帆布手套,慈祥地对我说,工地今天发新手套了,给你吧,拿到旧货店可以换一块钱,快过年了,就当给你的压岁钱吧,拿去买一点好吃的东西。接过父亲没舍得用的手套,看着他被磨出了血痕的双手,我的心一阵阵收紧,强忍了半天,酸楚的泪水还是啪嗒啪嗒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4期  
更多关于“享受孤独(外一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