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站着的皇帝:刘瑾


□ 王念华

  “天无二日,民无二王”,这是封建社会孔圣人的话,表明皇帝的独尊。可是到十六世纪初,在明王朝朱氏的一统天下里,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皇帝,原来是太监刘瑾窃取了明武宗朱厚照的权力,他口衔天宪,发号施令,臣民谁敢不遵!当时四川巡抚林俊在刘瑾煊赫时,大胆地写下一个奏章,他说:
  
  陛下倚任刘瑾如伊尹、如周公,刘瑾,古今恶魁也。今近而京师,远而天下皆曰两皇帝:朱皇帝、刘皇帝;又曰坐皇帝、立皇帝。谓陛下居皇帝之位,而刘瑾实系皇帝之权。陛下朱姓,朱皇帝,刘瑾刘姓,刘皇帝也。(《见素集》卷四页1—8)
  
  由此可知,当时京师内外的臣民,已公认刘瑾为站着的皇帝。
  出现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并不足怪,也是可以理解的。远因是在洪武十三年(一三八○年)明太祖朱元璋继废除了设在地方的行中书省后,接着又废除了中央的中书省,罢设丞相,将之纪录在《皇明祖训》里,告诫他的子孙要永远遵守。他的目的是将全国的军政大权,总揽在皇帝自己手里,以便消除权臣窃国的危险,永葆朱氏家族的天下,万世罔替。
  朱元璋万没料到他的子孙,生长宫苑,并不理会他创业艰难和他的苦心焦虑的心机,大都是一些好逸恶劳、享乐唯恐不尽的角色,有几个心愿去躬揽庶政,关心民间的疾苦呢?
  就是在明初盛世,明成祖朱棣就没有牢记他父亲的教导:对“内官(太监们)只可供洒扫,不可使之有功”。对竖立在宫外的铁牌,上镌着“内官不得干预政事,预者斩”的禁令也置于脑后。他认为政务丛脞,日理万机,实在难以胜任,于是在宫中的文渊阁里,设立了一个秘书处,任命几个翰林院官员,当成笔杆子,草拟诰,批阅奏章,参预机务,后来终于逐渐形成为内阁。对宫中供驱使的太监,他大胆使用,命令他们提督他创立的特务机构——东厂,令他们主持北镇抚司,大兴诏狱,对臣民进行缉访、拘捕和审讯。他派遣内官监太监郑和统帅二万七千多武装军士,由海上驾驶取宝船,七次出使西洋三十余国,在陆上派遣太监李达出使西域,侯显去西藏,亦失哈去奴儿干建立奴儿干都司。这些太监为明王朝建立了特殊的功勋,在朱棣强有力的控制下,并没有为非作歹。
  宣宗朱瞻基在宣德(一四二六——一四三五)初,在宫中设立了一个“内书堂”,命翰林官员专教小内使书,许多太监因此“多通文墨,晓古今,逞其智巧,逢君作奸。”使太监如虎添翼,有批红、参政的能力了。当时太监金英就曾被亲信用事。以后各朝,太监擅权,时有发生。如英宗时的王振,景帝时的曹吉祥,到了孝宗朱樘掌权的十八年中,用内臣典兵之事,已积重难返,太监可以监督军务,提调和操练京军,至边方重镇以及各行省中出任镇守、分守等要职,他们的权势已不限于京师,而远达边塞和地方了。
  弘治十八年(一五○五年)五月,朱樘死,年仅三十六岁。嗣位是那位被称为坐着的皇帝朱厚照,他生于弘治四年九月,他唯一的弟弟朱厚炜于弘治九年去世,于是他成了朱樘的独生子,生母是皇后张氏,因此更得到帝后的特别溺爱。弘治五年即被册封为皇太子。八岁时始出阁就读,但到了十二岁还未到过太子读书的地方文华殿念过书,从小骄惯成性,养成一种贪婪无耻的卑劣心理。朱樘在弥留之际,召见内阁三大臣说:“东宫年幼,好逸乐。先生辈善辅之,令成令主”。可是这位十五岁的小皇帝,在青宫时,就与太监们打得火热。刘瑾虽然识字不多,但工于心计,诡点子甚多,善于揣摩皇帝的意图,于是更诱导小皇帝从事声色狗马、鹰犬歌舞、角之戏。待小皇帝嗣位之后,更无忌惮地作长夜之游,恣无厌之欲。京戏中有一出“游龙戏凤”,就是描写他溜到山西某县梅龙镇上,与酒店女主人李凤姐调情的故事,可能看过这出京戏的人,对他并不陌生。可惜的是这出戏并没把这皇帝居豹房、到处冶游的流氓性格有所刻划。
  朱厚照嗣位的次年,改元正德(一五○六至五二一年),正德元年正月,刘瑾被任命为内官监太监,管理京军“三千营”,渐用事,干预朝政,与其党七人: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智、谷大用、张永结成一伙,时人称之为“八虎”。
分享:
 
摘自:读书 1991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