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瑶山里的黄泥鼓舞


□ 张莉

  

  文 张莉

  南宋范成大《桂海虞衡志》:“瑶本盘匏之后……有乐器名‘长篌’,长三尺余,刳梓木为之,皮冒两端,涂泥而后击。腰鼓大者如柱长,或逾尺,亦如‘长篌’。”

  “长篌”即现在的黄泥鼓。黄泥鼓是大山里瑶族人的乐器,“南岭无山不有瑶”,“鼓不离瑶,瑶不离鼓。”听,“嘭、嘭、嘭,嘭、嘭、嘭……”这是母鼓低沉而又浑厚的声音;“空央,空央,空央……”这是公鼓高亢而又激越的声音。这声音穿透了山林,穿越了树梢,传到了几里外的村村寨寨。

  人们知道,那是有瑶寨在跳黄泥鼓舞了。念初中的时候,我有幸随同学阿哲到金秀六巷一个叫“古陈”的寨子里观摩当地人过“盘王节”的活动,得以观看了令人心潮澎湃的黄泥鼓舞。阿哲是古陈人,坳瑶族,我曾经和她同桌学习了一年,她长得白白净净,穿的衣服也如汉族人一般,她说家里有他们民族的服装,只是过节日的时候才穿。我便问她什么时候过节日,她说过年、庆丰收、寨子里有人家办喜事,农历十月十六日都是节日,另外寨子里人家办丧事也会跳黄泥鼓舞。我不明白为何农历十月十六日也是节日,她说那是祭祀盘王(瑶族人祖先)的日子,那天叫“盘王节”。

  翻翻日历,过几天便是农历十月十六日了,恰逢周六。我便央她带我去观看活动。于是在那一个深秋的周五,下完课后,我便随阿哲以及他们村的另外2名女孩一同小步跑往古陈方向去了。那时年少,身轻如燕,一溜烟我们就下了一个5、6里路的山坡,路旁茂密的的树林及竹林里不时传来各种鸟的呜叫声以及秋风吹动叶子的簌簌声,太阳已经没入了山在那一边,天边的云彩犹如红色的玛瑙,我们加快脚步沿着淙淙的小溪边往上游而去……

  走过了一弯又一弯的山道,当月光开始均匀地铺到地面上的时候,我们就到了一个小山村里。阿哲说,到了。饥肠辘辘的我顾不上看看这村子的环境就进了阿哲的家,晚饭过后,阿哲带我到寨子里走走,我们到了寨子里的一块大晒坪上,晒坪上热闹极了,篝火已经燃烧得很旺,人们围在火堆旁边,大声地谈论着什么,那些语言,我一句也没听懂。于是我便打量起身边这些穿盛装的女子与男子来,我坐近几个阿姨,她们穿的一律是黑色衣裤,衣无领,衣裤边上用各色丝线绣着各种几何图案或花、虫、鸟、兽等花纹的图案,她们的头上还戴着个竹壳帽,竹壳帽是用崭新雪白的嫩竹壳折制而成,帽上插几枚小圆如星的银质头针,颈上还戴有几个大小不一的银项圈,走起路来,清脆的银铃悦耳,仿佛一支动听的乐曲。男子头缠白布头巾,头巾两端绣有几何图案花纹,他们的衣服多为黑色或深蓝色,大大的领子,对开的前襟,腰上缠着白色腰带。几个男子的旁边还竖立着几个黄泥鼓。阿哲说,他们是在商量明天盘王节的活动问题,说的是瑶语,所以我听不懂。在晒坪上坐的人,有一些她也没有见过,估计是从其他远一些的寨子赶来的,怕赶不上明天的“观礼”。

  晨光熹微之时,我还没起床,朦胧中便听到了“哐咚、哐咚、哐咚……”的震天声响,我赶紧起了床,跑到阿哲家的竹晒楼上,在晒楼上眺望,只见众人高抬着神像,在镲、锣、鼓声的伴随中闪现在村口的山道上。阿哲说,这是游神,一会儿游神队伍会从村后折回来,回来后便会在昨天晚上燃篝火的晒坪上做祭祀和酬谢盘王的活动。

  匆匆吃点早餐后,便随着阿哲跑到晒坪上,找好一个观礼的最佳位置。阿哲已经穿上了她们的民族服装,那娇羞俊俏的模样犹如一朵待放的莲花。今天来观礼的人也都身着盛装,有盘瑶族装扮的,有山子瑶族装扮的,有花篮瑶族装扮的,还有茶山瑶族装扮的,每一个瑶族支系的服饰都有着自己的特色,帽子、腰带、绑腿绳大都是红色丝线织绣而成的,衣裤大都是黑色的,大红与大黑两相映衬,相得益彰。红色的丝线和银饰品是不同支系瑶族服饰里相同的物件,比如盘瑶妇女戴着硕大的银耳环,花篮瑶族妇女戴着重重的银项圈,茶山瑶族头顶帽子上有着六条弯如牛角的薄银片,还有的在帽子或腰带垂下的流苏般的丝线上挂上一些小银铃,银铃碰击,发出清越的呤呤声……人们身着盛装,充分显示了他们对这个节日的重视,以及对盘王的敬仰之情。

  盘王的塑像被人们小心而稳当地放在祭奠场地的供桌上,这樽彩色木质神像高约1米,栩栩如生,他头戴玄色乌纱,身穿红色明代官人朝服,腰系玉带,神态威严庄重、目光炯炯。在安放盘王塑像的供桌前,人们顺次摆放了土地、雷神、雨神、白娘娘、灵娘和猪、牛、虎、熊等各路神灵的木壳面具,面具前供放着刚煮熟的猪头,并点燃了香火。

  太阳渐渐升了上半空,深秋的阳光柔软而温暖,寨子后面雄伟的五指山被涂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这金色又与天边的彤云相接,分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天了。寨子前面的苦楝树生长了上千年,笔直的树干高耸入云,浓密的枝叶在秋风中沙沙作响,见证了坳瑶族人民从明朝时期迁居于此,在此地繁衍生息,以瑶族特有的勤劳和坚韧创造了幸福美好的生活。瑶寨里,泥巴夯成的屋墙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透出温暖,屋顶上的小青瓦默默无言,多少年风雨的洗礼,让其成就了今天的坚强。是的,瑶族人民是坚强的,想当初,他们跋山涉水,深入荒无人烟的深林,开山种地,辟谷造田,以泥巴树木茅草造屋以居,以粗粮野菜为食,自耕织,染布,缝制衣物,唱着“过山音”,历经了千辛万苦,终于赢来了幸福与光明。今天,他们要打起黄泥鼓,跳起黄泥鼓舞,来酬谢盘王了。

分享: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大瑶山里的黄泥鼓舞”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