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棵树与另一棵树


□ 陈元武

一棵树与另一棵树

在吉山村里,我碰到许多树,正在长出新叶,我几乎分不清一棵树与另一棵树的区别。我走过那座因为年久失修而吱吱作响的木桥时,我不知道应该更注意哪一棵树。榆树成排占据着河岸边的所有空地,绿叶婆娑,绿得迷乱,叶子刚长出一个来月,已经看不清光裸了一个冬天的树枝了,包括那些空旷的鸟巢。不知道那些鸟们何时归来,或者,它们已经永远放弃了旧巢,另觅新枝去了。柞树、月桂、杨柳以及一些叫不上名的灌木杂竹,让我们眼前绿意飘拂,像一团雾裹住了我们,我们几乎无法平静自己的心情,在这样的季节,人一定会被这样的树、风、绿色弄得心猿意马不知所措。溪流淙淙,从桥下流过的水里,有桃花瓣,有红的、白的、深红的、杏黄的。我想,这桥一定也复活了,它想和我们交谈,于是就咯吱咯吱地响。湿漉漉的苔藓让我们脚底打滑,我们不忍心踩踏那鲜活的绿苔,战战兢兢地走过木桥,还是留下了一溜横七竖八的脚印,苍苔上沾着泥星,被压实的地方一片狼藉,浸出绿色的汁液来,我们的鞋底上染上了苔藓的血迹,我们惶惶不安。
一路小心,想尽量避开地上鲜嫩的草芽,我们蹑着脚步,可还是有苹芽折断的脆响,心疼得很。我们站在一片竹林边缘,不敢往里走,嫩出水的草到处蔓芜着,褐色的竹笋冒出尖来,正四下探着周围的动静,砉砉的拔节声似乎可以听见,笋箨一片片剥落,像花瓣一样四下散开,里是象牙色,外边的褐色绒毛像某些动物的皮毛一样。我想到了一个禅的故事——《五灯元会》里说一个学道的弟子问禅师怀让,何为禅?禅师指竹下笋出,是为禅也。弟子不知何意,再问,禅师说:笋脱衣也。这个意象很有意思,笋欲出,必脱箨而后挺秀。五欲皆去,禅自然就来了。所以说禅是内心,内心是禅,去执而万物皆活矣。一棵树与另一棵树在禅里是没有多大区别的,在内心里也是没有多大区别的,皆为生,为春而生,树遇春而发长,是自然现象,所以,树同此机,万叶齐发,郁然如内心花放,自然而生的风景,是最为动人的。我不敢再踩踏过去了,恐扼杀了一片生机。

茶在杯子外

在这个季节里最想做的事之一就是泡一壶春茶。煮一壶泉水,听山水之响,是人生一大快事。泉自山上来,出岩岫,清冽而秀,含山岳之气、地脉之灵。山泉为石之涎液,融入雾、风;雨雪及草木灵气,和而为泉,溢而出,润于石,故以山泉煎茶为最佳。茶生在山之绝顶,沐风雨霜雪、四时之雾,汲日月精华,茶为木之嘉者,冲和能润人中气、集精神,解百病之灾。喜欢饮茶,非为附庸风雅,实贪茶中真味,喜泉石之味、嘉木之芳香。茶养气,扶精神。《茶经》中说茶为百草之先,为药中至圣,非妄语。
茶自山上采得,入沸泉中,化释而五味出。茶叶在水中舒展如花开放,是为一荚,茶汁出如叶色,清而绿,黄如金或红酽如琥珀,茶性清味,能解五厄之火,是为茶之一功。山上红石烂而为壤,色如紫芝者为最,出佳茗,叶厚如蚕壳,油而润,枝壮而味沉如蜜,青壤者下之,再之为沙砾壤,而铁观音出于高山之末,多为岩石之地,少土壤,惟风与露多,茶滋味清如岩,形如铁而沉。山上多竹,多松,多泽兰,多沆瀣之雾。茶不杂尘烟之味,嗅如兰香如醴。好茶养心,养气,茶能使人静。烹茶时,不可食肥腻腥臊之物,宜静听壶中泉响,噌噌淙淙如岩上泉下,注入深潭,有金铁之音,有松间风啸、霜雪敲竹之妙响。再则探得茶叶出,入壶中,如云卷云舒之态,茶叶开放,旋转,飞舞,似有精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