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棉絮堆里的心事


□ 肖 勤

  得发想养一条狗。
  这个念头来得一天比一天强烈,以至于他那颗本来一挨床板就打瞌睡的脑袋居然到了失眠的程度。
  头痛的原因是得发不敢付诸行动——全村全镇出了名的贫困户,连人都是吃民政饭,拿什么来养狗?开玩笑!
  于是人们就在小阳春的天气里看到了一个异模异样的得发:虽然头发仍然脏得像团烂棉絮,衣服也照旧脏得油光可鉴,但是一对精亮的眼睛却瞪得老大,耗子偷食一样精灵灵地转着;嘴巴欲言又止地张成“O”形,像是有话快要喷涌而出,却不得不强压在舌头下面的模样,难受死了。开春忙着翻土犁地的人们纷纷交头接耳地说:看看,懒苕得发有点不太对头呢!
  乡下人把懒得只会种红苕的人叫懒苕。而在人们眼里,得发就是懒苕中的极品。
  得发在懒洋洋的太阳底下东晃晃西逛逛,一门心思往人多的地方扎堆,企图引人注意,然后问问他得发在烦恼什么——这样他才便于顺理成章地说出那个念头来。若要是遭人笑。大不了打个哈哈了事,总比这样子憋在心上的好。可是田地里的人们忙着种洋芋忙着做营养块育玉米哩,腾不出时间给得发。得发垂头丧气地穿行过一条条田埂,实在是无聊失望之极。只得转身回家,走进屋里对着黑麻麻的屋角深处瓮声瓮气地问:妈,你真做那样的梦了?
  四年前就久病不起的妈前几天从睡梦中笑醒过来,笑声清亮得像十四岁的小姑娘,听得得发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妈笑了半天说儿啊,我梦见你喂了一条狗,然后就娶了个媳妇进屋来!
  妈的话一完,得发身上的鸡皮疙瘩没了,心头却咯噔咯噔蹦开了。
  得发今年二十九,村里像他这年龄的男人娃子都上学了,可得发连丈母娘家的门朝哪边开都还不知道!得发有自知之明,从不敢想娶媳妇的美事——家里穷成这样子,自己又懒成这样子,哪里敢想呢?妈这一说,把得发埋在心头碰都不敢碰的心事撞得像水库翻了坝,澎湃得拦都拦不住。
  得发难受,生气地想:你都瘫了三四年的人了,临死还做啥子娶儿媳妇的美梦?你倒是一死就百了了,留我受罪哦!
  黑咕隆咚的屋角里没有妈答话的声音。得发叹口气,转身在灶边捡起两个红苕,胡乱在木盆里淘了淘,皮也不削,粗粗糙糙几大刀铡成碎渣块倒进锅里,又用葫芦瓢舀了一瓢水在锅里面,然后一屁股坐到灶膛前的小板凳上。抓起一把松针叶点燃后塞进灶膛。
  等得发把一碗煮得稀烂的红苕糊糊端到妈床前时,他才发现一直没答他话的妈原来已经断气了。长期烟熏火烤的屋子四壁结满了烟燎子和尘灰网,又脏又乱又暗,可再暗再黑,居然没盖得住妈嘴角边洋溢了好几天的恍惚笑容。那笑容如暗夜的星光,微弱却耀眼。让看的人心生凄凉。
  得发木木地站了半天,才缓缓蹲坐在地上,靠着床沿流泪,哽咽着说,你笑个啥子呀?你死都还在梦里头哦!你也不想想,咱家除了两床破棉絮啥都没有,连煤都烧不起,拿什么娶媳妇?你存心让我难受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