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收麦


□ 白庆国

  我和父亲一起收麦。父亲的脾气显得特别粗暴,总是不停地打驴。父亲的粗暴曾经让哥哥上吊自杀了。看着父亲还如此粗暴,
  
  麦熟一晌,麦子们说熟都熟了。真快,太阳还在天空上火一样烤着,所有的麦子张开着刺一样的麦芒,刺向迎面而来的阳光。太阳辣得熏人眼,谁也不去凝视那令人晕眩的光。麦子们没有一滴汗水,麦子们整齐地站在那里,等着那些种植他们的农人来收。
  我喜欢看麦子们熟透时这一派壮观的场面。村子被无际的金黄色围拢着,村庄里那些刚刚拆除的旧房屋被麦子掩盖了。麦子们坚卓而自足地挺立着,显得傲然、豁然。这时所有的风都吹不动麦子的想法。他们已经不喜欢风了,无论风从哪一方吹来,他们都拒之门外。不是以前了,他们挡不住风的诱惑,那种随风摇摆的轻狂是因为幼稚。
  麻雀们箭一样从麦地上空飞过,抵达不远处的一株白杨,白杨的枝叶茂盛,随即就不见了身影,只听到叫声显得急躁。
  人们开始忙碌起来,蚂蚁一样,一群一群的蚂蚁,站在原地犹豫着不知去向。
  农人们恨不得一下子把麦子收回家,以备食用。储存是人们的天性。地头上挤满了人,他们拿着空口袋等待,脸上写满了焦急,汗珠子从额上不停地下滑,而一只知了的鸣叫更加加剧了人们不安的情绪。孩子们戏耍着,他们从来不为大人们分忧。眨巴着小眼,看着田野里叫收割机的东西出神。
  收割机隆隆响着,混浊的声音传到人们耳朵里,这个笨重的家伙腾起的尘埃天昏地暗,像一个天大的旋风在田野的上空旋转着,夏天的美丽一下子被这个家伙毫无羞耻地破坏了。不过,这个很卖劲的家伙确实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在这个炎热的时光里,收割机不肯歇息,现在是它们的黄金时间,一个小时能挣农民四五百元钱。钱现在是好东西,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简单的道理机器也明白。所以它们即使吼破了嗓子也不肯休息,另一个村庄的麦子也在等着它们,时间是无法言说的珍贵。太阳依然猛烈,晒得人们头上满是汗水,有人开始诅咒太阳,有人开始咒骂收割机走得太慢。
  父亲在套他的驴,他要用驴车将我们两天两夜割完的麦子拉到麦场上。
  父亲套驴时总是大声吆喝他的驴,好像他的驴不听话似的,其实他的驴特别听话,父亲的破嗓子一声吆喝就进了车辕。听着他的猛烈吆喝,仿佛对这个家的一些事,或对我们不满似的,有时还骂他的驴,狗操的东西,打死你。骂得特别凶。
  其实这个家没什么难管理的,我们都是非常听话的孩子,凡事都依着父亲,我们知道父亲的脾气,当他发牢骚时,我们的情绪总是低落得很。
  这时,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我的房间,走到父亲跟前,极不情愿地帮助父亲套驴。我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我特别想痛痛快快地睡一觉。可是早上吃饭时,父亲对母亲说割下的麦子要尽早拉回来,拉到场院上去,夏天的天空狗一样的脸,说翻就翻。母亲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吃着饭。这个家早就是父亲说了算,母亲从来没有拿过什么主意,我们都是他的兵,任他随便指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