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时读书


□ 刘亚中

  曾经爱不释手的书卷,被久久束之高阁,若不是今天有空整理书柜,我竟然已忽略了它们的存在。书虽是在柜子里,但仍已蒙尘。突然之间,我的心好痛:这些久违了的书,不是曾经如情人一般被我在枕边小心地呵护着吗?它们曾是那样的令我迷恋,伴我无数个寂寞但并不孤独的晨昏……而从何时,我竟然冷落了它们?若书有知,那粒粒尘埃,就必是它在无奈岁月中流下的颗颗眼泪了。当我用手拭去时,内心期待着依然可以一见红颜,但奈何岁月的无情,它曾精致如瓷的颜面已然不再光鲜!心痛间,索性坐下来,把那一册一册的书,拿在手中,不断地开合……原来,岁月不仅光顾了我,也光顾了它。

  很久是多久,我记不清了,但我记得很久以前的事,很久以前关于和书的不解的情愫……

  小时候我就喜欢看书,可是却没有书看,因为除了课本父母会买,其他的就提也不必提了。究其原由,只是因为钱。那时生活艰苦,温饱才刚刚好,是没有多余的钱可供小孩子买书的。而那薄薄的课本,远远满足不了我。我的幸运在于那时我的父亲就是我们小学的老师,我可以利用放学去找父亲在他办公室等他的时间,“顺便”翻看那些被摆在柜子里的会让我眼睛发光的书。直到校长一句“不许乱翻哦”的话传进耳朵,我才依依不舍地将它们放回原处。可渐渐地发现,校长说完那句话以后就继续做他的事了,并没有再注意我,于是我的胆子逐渐大起来。他每次说那句话我也只是对他笑笑,直到父亲下班,我们才一起离开。

  就这样,我读完了学校里那唯一一个书柜里的书。而这时,我也即将小学毕业。但这也意味着,我暂时没有书可以读了。那几天,我有些惶惶不安,没有书读的日子让我变得烦躁。但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又与书再度结缘。

  那天下午,母亲有事,要我帮忙去给前院一家送点菜果。说是“一家”,其实只有一个老头儿,年纪很大,须发都是白的,很慈祥的样子。因为以前都是母亲去送,所以我从未来过老人房间。而当我第一次踏进老人的屋子时才发现,如果以前我就可以替母亲来,那我早就不会因为没有书读而烦恼了。

  老人的屋子不大,因为窗前有一棵老树,光线也不是太好。他就坐在炕的一角,半倚着蓝色麻花被褥,戴着一副老花镜,安详地看着书。见我进来,他摆摆手,示意我把东西放下,然后转身从背后的一个盒子里取出几块当时很少见的糖果向我递过来。尽管糖果在那时很有诱惑力,但此时,更吸引我的,却是老人房间里两个很大的书箱——之所以可以断定那就是书箱,是因为祖父就有一个和那一模一样的,只是祖父非常固执,他总是把书箱锁着不让我们翻看,说我们还没有到可以读那些书的年岁。尽管也曾期盼有一天可以开启它看那里面的世界,可祖父总是不肯,久而久之,竟不再去想它了。可今天,在这个比祖父老很多的老人这里,我竟看到了两个大大的桃木书箱,内心不禁一阵欣喜。所以当老人送给我糖果时我没有接,而是问他我是不是可以看看他的书。老人先是一愣,既而笑了,他把糖塞到我手里,然后点点头。此时,一种极度的快乐顿时在我心里充满,我忙把糖果装进衣兜,然后便向书的方向奔过去……在这静静的房间里,在这静静的午后,一老一小,各居炕的一角,就这样互不干扰地陶醉在各自的书里了,偶尔抬头目光相遇,我们会相视一笑。他的笑很温暖,像祖父,但要比祖父更慈祥。我从心底喜欢上了这个虽然不爱说话但笑容可掬的老人,有事没事我都会往他的屋子里跑,而他也总像有所准备似的,每次都有糖果给我吃。那真是一段开心而难忘的日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