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洋瓷碗里的清官梦


□ 张世普

铁面无私、清正廉洁、大义灭亲、不畏权贵,央视又为观众塑造了一个梦幻般的清官形象。当我忙碌了一天后,端着饭碗第一次看到那位不穿标志尊贵的服装,没有鸣锣开道前呼后拥,摘掉了贪官污吏“顶戴”的大宋提刑官出现在央视黄金时段时,我就知道,央视的编导们已经点中了老百姓浑身通泰的“穴位”,老百姓们又要执著地盼望电视剧里的宋大人就这样一直“断案”下去。不出所料,之后央视索尼公司公布的数据表明:有一亿零三百多万观众收看《大宋提刑官》,收视率超过《新闻联播》和《任长霞》,位居央视上半年所有频道第一。目前编导们又在紧锣密鼓地筹措开拍第二部,继续让宋大人断案下去。
然而,只要翻翻宋史就会知道,宋慈生平未见传记,并非大宋名臣。剧中其妻之父,身为朝廷要员的吏部尚书薛庭松,竟然也不见只言片语。可见联姻权贵而不与之同流合污,完全是剧作者为渲染宋慈的刚毅耿直而虚拟的情节。特别是宋慈集前人断案经验所著的《洗冤集录》,基本上删去了具体案例的情节,只是提炼些带有规律性的检验方法与技术,这就更为编导们神化宋慈形象留下了充分的空间。其实,不仅宋慈,包括包拯、海瑞等在内的历史上公认的“清官”,其形象也都已经过了千百年的造神运动而被神化。被神化后的“清官”已不是知识能力有限的凡人,而成为无所不能的先知、先觉。
这在官场黑暗的封建社会倒还可以理解。草民含冤,求告无门,青天骤现,历经劫难,沉冤得雪。对平民百姓来说,清官的诱惑力超过了劫富济贫的侠客。毕竟一剑在手除暴安良的侠客,所能济助不过几个最多几十个弱者,而一个清官却能解救一县、一省的百姓于水火。于是,百姓们开始了千百年的造神运动,开始了漫长的、望眼欲穿的苦苦等待。
但是历史早已证明圣者、清官之靠不住,这世界上从来就没什么救世主,包拯所处的宋仁宗、海瑞所处的明神宗反而是历史上贪贿成风的时代。在任何一个社会环境下,社会结果的造成根源是体制而非生活在体制之内的人。神化“清官”,希望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清官大人就能够改写历史环境,对于有着几千年人治和专制传统的中国来说,是民主和法制建设也是社会进步的阻碍。刘鄂在《老残游记》中借老残之口,说清官常常比贪官更可怕,其意大概也不外乎此。
今天,历史的滚滚车轮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居然还有人热衷于神化清官,“宁可错抓一千,决不放走一个”,宋皇的“批复”大于法律,谢主龙恩、吾皇万岁之类的破案思路仍然顺理成章。观看一个被神化了的“人治”社会里清官的观众,居然比观看“法治”社会里以纪实、关注民生为主的新闻联播的观众还多。一个被完全神化、粉饰了的清官就这样走进了千家万户,再一次打动了捧着饭碗吃饭的中国老百姓。这说明了什么呢?
这说明民众对于产生清官的体制还抱有一丝残存的幻想,从我们制造出了陶瓷捧着瓷碗吃饭的祖先开始,一直到现在却捧着别名洋瓷碗吃饭的百姓,仍然有惰性思想,依恋清官圣主,奢望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清官大人能够铲除人间所有的不平和苦难,能够举手投足间彻底改写历史环境。而逐渐淡忘了就在这睡不醒的清官梦中,我们的国家曾沦为半殖民地,就在这睡不醒的清官梦里,起源于中国的陶瓷,被洋瓷这个名称取代。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知得失。以被神化了的清官为鉴可知什么呢?可以知道,青天大老爷好啊,什么事儿青天大老爷都想到了,都替咱平头百姓作主了。可以不必再劳神费力地去寻求什么民主自由了。我不知道,至今这种惰性在民众中还如此根深蒂固算不算是一种悲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