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上武当


武当还只是修行悟道、寻师访友者的圣地时,并非谁都上得去的。武当的神圣被人迹罕至的崎岖山道烘托到一个吓人的高度,不免让人望而生畏。从山脚下一步一步拾级而上,可谓一个落发修行的过程,其间的犹豫与傍徨,留恋与断决无时不在干扰着历练。尤其是上到半山,来到一处歇脚处的茶摊,大汗淋漓之际,有清风徐来,便更是考验意志力的时候。此时仰望隐约于云端的金顶,那只是一种夙愿,一种梦寐以求的道行。有了汽车、索道之类的现代交通工具之后,一切似乎都变得简单起来。连同它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奇妙的武当功夫,精湛的道教要旨,都可以于车上一览而过。只要你想上去,“道”是具有无限包容性的。
  第一次上武当,正值草长莺飞、翠绿欲滴的季节。其时,单身一人,正值精力如同发青杨柳的时节,与其说是游山,倒不如说展示青春活力。没有了历史的羁绊,少了对武当敬畏,就更显得轻松自如。印象最深的除了爬山还是爬山。当时要想上金顶,只有一种方式,那就是凭借两只脚拾级而上。青青的石板,滑溜的苔藓,徐徐山风混合了一路的欢声笑语,在硕大的树木之间萦绕。不时有一队队进香的人群擦肩之过,让一路的爬山也频频多出几分神秘。山中的花草自然奇异,年轻的姑娘们没走多远便香汗涔涔了。一个个脱除外衣,突现出好看的曲线。这就让我有了表现的机会和动力。我接过她们的衣服,拢在一起,背在背上,俨然有大英雄的气概。上得金顶,也就是舒一口气,大叫一声,抒一回情罢了,什么也没去关注。许多人在抽签,问前途,问婚姻,问财运。我什么也不问。我是一个无知的无神论者,自然什么也无关我事了。
  第二次上武当,是为老母亲的一个夙愿。我和爱人结婚时曾私下约定,先忙工作,后要孩子。这与母亲想早抱孙子的意愿大相径庭。老人生命中的所有希望是能有个孙子好承接香火。把抱孙子与承接香火这样一个严肃的主题关联起来之后,自然也就成了我们家的头等大事。听说武当山的菩萨灵验,即便是千里迢迢,老人也执意要去朝拜。成全她的这种夙愿,就是我们十足的孝心。
  沐浴斋戒,洗手焚香。上山前的准备工作,母亲独自一人悄无声息地进行着。记得好像是一个星期前,她就不再吃荤菜,每天吃点素食,甚至连说话也不高声。我们问她是不是在吃斋,要不把做了荤菜的锅碗洗洗。她笑着摇摇头,回答四个字:心诚则灵。
  从荆门坐火车到襄樊,再转车至武当山脚下的老营镇,已接近傍晚,当天上山已是不可能了,只能在老营住上一宿,第二天上山。我们找了间显得比较干净的农家住了下来。一天一宿,我话都怕多讲。我知道母亲是很忌讳在不该乱说的时间瞎说话的。比如说“死”、“完了”、“见鬼”等等。我生怕自己口无遮拦,一不小心就溜出个不该溜出的字眼,所以干脆少说为佳。
  第二天清晨,乘车到中观之后,要爬两三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金顶。七十多岁的母亲,下车之后显得神采奕奕,仿佛神灵之光一下照亮了她生命的全部。一双被时光缠得小而又小的裹脚,钉在上山的石板路上,如一柄小铁锤,落地有声。她平生就没出过远门,更没走进过大山,苍天古树,奇异花草,如露珠般滴落的鸟鸣,对她来说都是新鲜。但她根本不屑一顾。她所熟悉的场景是广袤的平原,是齐整整的低矮的稻子与棉花。崎岖陡峭的山路,只是菩萨检验她是否心诚作出的试探。因而她走得认真,走得专注。她含辛茹苦走过几十年的全部目的,就是要走过这条山路,走近菩萨,乞求一份传宗接代的香火,以抚平她一生中深深的隐痛,了却她一生的心愿。
  经过几个小时的跋涉,终于到了金顶。天陡然低了下来,一片片潮湿的云,就像一个个美好愿望,伸手可及。金顶上攒动的人头和缭绕的香烟与云层融合在一起,在一阵阵经文的念诵中,仿佛受到佛光的爱抚,都已得道成仙。奇诡瑰丽的风景,神秘深奥的神像,对母亲来说都一样神圣,她用不着去理会,她要做的她只能做的是赶紧把从怀中请出的一尊菩萨像供奉在神案上,点燃一束香,跪在神像面前,一遍又一遍地叨唠,生怕神因为所求之人太多,没能顾及到她。然后将菩萨像小心翼翼地取回来重新放到了怀里。于是这就成了一尊开过光的神像。后来的日子,我再也没见过这尊神像,母亲肯定是把它藏在了心底最隐秘处。
分享:
 
更多关于“三上武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