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年老的青春与年少的暮年


□ 塞缪尔·厄尔曼

三毛: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邻居卡洛那天在油漆房子,我过去帮她,现在她主动要教我英文,我已经开始去学,我非常喜欢英文。卡洛有时候也请我吃饭,你知道,一个人吃饭是十分乏味的。卡洛是你走后搬来的英国女孩。

你如果仍想在台北住一阵,我原则上是同意的,我还可以忍耐几个月。

昨天去打网球,天气热起来了。

荷西

三毛:

你实在是误会我了,卡洛肯教我英文是完全善意的,我们不能恩将仇报;你说卡洛是坏女人,我觉得完全是没有根据的冤枉。她十分和善,菜也做得可口,不是坏女人。

再说,你怎么知道我跟卡洛去打网球?我上次没有说啊。

我在此很好,你慢慢回来吧。

荷西

三毛:

你实在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小女人,你写给卡洛的信我没有拆就转给她了。她说你在信上将她骂得狗血淋头,她十二分的委屈。你说你的新家不要她来做窗帘,她诚心诚意地在帮助我,一如她布置自己家一般热心,你怎么可以如此小家子气?

昨日去山顶餐厅吃晚饭,十分享受。

你呢?在做什么?

荷西

三毛:

你一次写十封信来未免也太过分,也太浪费你父亲的邮票了,我不知道你在吵闹什么,我这儿十分平静地在过日子。

新家布置得差不多了,只是花草还要买来种,卡洛说种一排仙人掌在窗口可以防小偷,我看中了一些爬藤的植物,现在还没有决定。如果花店里买不到,我们可能会去山上挖些花草,同时去露营。

荷西

三毛:

你说要打碎卡洛的头,令我大吃一惊。她是一个极聪明的女孩子,你不能打她的头。再说你为什么不感激一个代你照顾丈夫的人?

我们上山不过是去找野花草回来种,不要大惊小怪。

你好吗?

荷西

三毛:

我并没有注意到我在上封信里将卡洛和我讲成“我们”,我想你是太多心了,所以看得比较清楚,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死罪,我不需要做任何解释。

你最近来信很多,令我有点不耐烦。你在做什么我全然不知,但我在做什么都细细向你报告,这是不公平的。

我很好。你好吗?

荷西

三毛:

你如果不想写信,我是可以谅解的,下星期我出发去岛的北端度假一周,你就是来信,我也不会收到。

天气热了,是游泳的好日子。卡洛说台湾有好些海水浴场,我想她是从书上看到的。我们在此过得很好,你也去游泳了吗?

荷西

三毛:

我旅行回来,就看到你的电报,你突然决定飞回来,令我惊喜交织。为什么以前苦苦地哀求你,你都不理不睬,而现在又情愿跑回来了?

那天卡尔来看我,他对我说,你们中国的孔夫子说过,这世界上凡是小人和女人都是难养的,你对他们好,他们会瞧不起你;你疏远他们,他们又会怨个不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意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意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