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代弋阳腔“错用乡语”及其官语化


□ 戴和冰

  内容提要 长期以来,差不多所有的戏剧研究者都将弋阳腔视为地方声腔,甚至是“土腔”,对明代“错用乡语”一语的片面理解,是形成这一观念的关键。本文认为“错用”即“杂用”,有主次之分,“错用乡语”是以官语为主、“官语+乡语”的杂用方式,而不是“乡语+乡语”的方式。“乡语+乡语”杂用的戏曲,不同方言区的观众是听不懂的,不可能“四方士客喜阅之”。“错用乡语”是弋阳腔官语化的表现,但官语化不是弋阳腔特有的现象。任何声腔剧种在其雏形阶段都是地方戏,无论哪一种地方戏要发展成全国性的声腔剧种,都需要经历官语化的过程。史料记载弋阳腔“错用乡语”时就已经开始了官语化,只是相比之下海盐腔“多用官语”,而弋阳腔少用官语而已。
  关键词 明代 弋阳腔 “错用乡语”“官语+乡语” 官语化。
  
  1
  
  弋阳腔作为一种古老的戏曲声腔,对中国戏曲的发展产生过极其重要的影响。尽管弋阳腔在发展过程中逐步走向全国,成为一个极具影响力的全国性声腔剧种,但是,长期以来由于研究者对史料的片面理解,以至于将弋阳腔视为一种地方声腔,甚至是“土腔”。其中,对“错用乡语”一语的误解,是形成这一观念的关键所在。
  涉及弋阳腔声腔属性的史料主要有以下几条,我们不妨来看看。明代嘉靖时期汤显祖在《宜黄县戏神清源师庙记》中写道:
  
  此道有南北。南则昆山之次为海盐。吴浙音也。其体局静好,以拍为之节。江以西弋阳,其节以鼓,其调喧。①
  
  万历时期顾起元在《客座赘语》中称:
  
  大会则用南戏,其始止二腔,一为弋阳,一为海盐。弋阳则错用乡语,四方士客喜阅之;海盐多用官语,两京人用之。②
  
  明末,凌蒙初《谭曲杂札》也称:
  
  江西弋阳土曲,句调长短,声音高下,可以随心入腔,故总不必合调,而终不悟矣。③
  
  清代,乾隆四十年成书的李调元《剧话》称:
  
  “弋腔”始弋阳……向无曲谱,只沿土俗,以一人唱而众和之,亦有紧板、慢板。④
  
  乾隆四十五年江西巡抚郝硕的奏折称:
  
  ……其名“高腔”又名“弋阳腔”。臣检查弋阳县旧志,有“弋阳腔”之名……随据禀称:“……现今所唱,即系‘高腔’,并无别有弋阳词曲。”……查江右所有“高腔”等班,其词曲悉皆方言俗语,俚鄙无文,大半乡愚随口演唱,任意更改。非比“昆腔”传奇,出自文人之手,剞劂成本,遐迩流传,是以曲本无几。⑤
  
  “弋阳土曲”、“节以鼓,其调喧”、“错用乡语”、“向无曲谱,只沿土俗”、“一人唱而众和之”、“方言俗语,鄙俚无文”和“随口演唱,任意更改”,这些都被视为弋阳腔的特点。如果我们将这些特点综合一下,就会发现它们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土”。“土”亦即“俗”,即非官方性。如果我们对这些特点进行分类,可以发现,所谓“土曲”属概括性的主观判断,“向无曲谱、只沿土俗”属传承方式,“随口演唱”、“一唱众和”属表演形式,“节以鼓,其调喧”属音乐形态,“错用乡语”、“方言俗语,鄙俚无文”说的是语言文辞的使用情况,其中真正属于戏曲本体的,只有音乐形态和语言文辞两个方面。如果我们作进一步缩简,就具体到“其调喧”和“错用乡语”这两点之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