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能不说的疼痛


□ 徐小兰

母亲去世已整整一年。
一个有如长满荆棘的硬结,在这一年间钻心入骨地纠集在我心中,撕咬、刺痛、伤害着我的情感,折磨着我的神经。但它同时也逼我思考,让我在这伤害与痛苦中锻打得更加坚强,更加沉静。我也由此开始又一次体味人性的负面,重新认识所谓的血缘亲情。
这一年里,我曾几次提笔,却又几度搁置,陷于说与不说、写与不写的矛盾之中。我知道,写下这些文字,需要有很大勇气,因为它是“家丑”,而我们民族所遵循的家庭原则一贯是“家丑不可外扬”。
内心里经过了几度挣扎,今天,我终于气定心平地打开电脑,决计将这个痛结用我的心之笔做以记载,做以解剖,告知于世。我想,血缘关系中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绝不是出于偶然,而是有它深刻而广泛的基于情理之辨、出于善恶之争的一个共同点和一种代表性。它其实并不是我的一己一家的“家丑”私密,而是需要所有人来共同叩问和解答的一道人性难题,它就埋伏在我们每个人人生的路上,你不晓得哪一天就会与它相遇。

一、初遇来自亲人的寒冷

这是个无雪的冬天。我在这个冬天失去了母亲。这个冬天,让我流尽了眼泪。
这是个奇冷的冬天。我在这个冬天不仅仅失去了母亲。
这是个无情的冬天。这个冬天,令我心碎。
2001年农历腊月初,我母亲故去还未过“五七”(35天),我们还沉浸在悲痛之中,就有几路人上门来给我父亲牵线再婚。有的甚至就急迫地领了女方来见过了父亲,并且那女人要小父亲二十多岁。
这消息是父亲亲口告诉我的。我那天郁郁沉沉,正在弟弟的影楼帮弟弟做事。我听了之后,虽没觉得有人热心帮助父亲再婚有什么不好,但心里却不由丝丝缕缕地疼痛,涌上来一股苦苦的、想哭的滋味。这当然是因为想起了逝世不久的母亲。这么快就可能有人来替代母亲的位置,稍稍一想,就觉得人是如此的无常,就觉得悲苦,觉得揪心。
父亲一向活得真实,是个工作时不会看风头、拍马屁,生活中也从不会虚伪、不懂得掩饰自己喜怒哀乐的人。
父亲将这消息告诉我之后,我,从父亲的脸上看到一丝隐约的喜色。这神情当然与他刚刚失去妻子显得不大协调。这就更增添了我心里的苦,但我苦是苦,却还是尽量地从客观与人性的角度去体察我年迈的父亲。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他刚刚见过的那个女人要比他小二十多岁,而那女人却竟然不嫌父亲老。也许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男人来说,这可以证明他还很有魅力,而实际上父亲也的确不怎么显老,看上去他最多只有六十多岁。所以尽管父亲因那女人小他太多,已经表示了不同意,可在他的内心,这次见面却似乎增添了他的某种自信。可无论如何,您也不该这样喜形于色呀我的父亲!您怎么就不想想,您可以再找个女人,而我们又能再上哪里去找回我们的母亲?我心如刀割,欲哭无泪,可做为女儿,我又不好指责父亲,我知道父亲他有权再婚,也应该再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