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宝升访谈录


□ 滕晓铂


【编者按】时值院庆五十周年的准备阶段,本刊记者走访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系的金宝升教授。先生回忆起很多自己的老师,希望他们的精神能够被我们继承并发扬下去。

滕晓铂(以下简称滕) :您认为哪位老师对您的艺术创作影响最深?
金宝升(以下简称金) :是张仃先生。他非常提倡民间艺术,在工艺美院里,提倡民间艺术的就是张仃和张光宇。张仃先生很爱才,如果你有一点才能,他一眼就能发现。张仃对于艺术的态度渗透在给学生的讲课和讲座之中,对我们的艺术观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知道你的品位高低,知道怎么辅导你。张仃先生在文革之后,有两次见到我,都跟我说,你的捏塑还得继续搞,他就看出了我这方面的创作比其它的品位要高。而且他不仅是在当院长的时候这么鼓励人,退休了也是这样。他对人的指导完全是一种友谊,是对年轻人抱着一种希望。正是因为他,现在有一批人还在踏实地搞民间美术。张仃先生这两次与我的谈话对我影响很大,所以我非常感激他。我很喜欢民间艺术,张仃先生的鼓励跟我的爱好是一致的,与我的审美的根接上了,所以我才能悟到一点东西。如果不是张仃先生这样反复的鼓励,我可能就不搞了,也可能搞得变了味儿了。
张仃先生说,搞艺术要“似非而是”,不要“似是而非”。“似非而是”就是一看很新颖,做得与众不同,但是仔细再看,它是符合艺术规律、艺术真谛的。比方说传神,就是艺术上的这种追求。“似是而非”正好相反,就是一看上去挺行,但越看越不是那么回事,越没有基础。我们现在追求所谓时尚感,好像经常出现这样的问题。
滕 :张仃先生的追求特别真挚,他即使在遭遇不公的时候,仍然在默默坚持教学,鼓励身边的老师,这一点是多么难得啊。
金 :我们的老师都是这样。像梅健鹰先生,他是我的导师。梅先生是从美国回来的,他在陶瓷专业上的基础没有其他几位老师好。但是他很有理想,在20世纪50年代的时候就敢讲艺术规律。梅先生干起工作来是很有闯劲儿的,他在20世纪60年代初做我们导师的时候,带我们去广东实习,1962年就到那里搞现代陶艺。
滕 :梅先生的思想很新!他是受到了哪些影响呢?
金 :这一点他是很厉害的。中国解放以后的现代陶艺史应当从梅健鹰写起,他对于中国现代陶艺的发展功不可没。这其中也有雷圭元先生的影响。雷先生到欧洲去,曾带回了一些陶瓷作品,大家看了都觉得很好。他还买回了一些北欧的书回来,这些书上面全是现代陶艺。但是北欧的艺术家却说他们是受了中国的影响才做成这样的。有本书第一页的图片就是几个中国的古代瓷片,我们受到了这本书的刺激,发觉老祖宗的东西在我们这里,我们自己都不搞,因此一定要搞一次。在广东石湾,梅先生就是完全抛弃了传统观念,以审美为标准创作,其功能就是审美功能,这样,中国现代陶艺就开始了一个最基本的想法。我和张守智跟着梅先生在当地的陶瓷研究所,春季开学去的,一直搞到暑假结束,烧制了一批作品。这批作品在现在看来应当是对中国现代陶艺有一些贡献的,它能够脱离开使用功能的观念,一下完全变成审美的观念,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去创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