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的错位


□ 陈 进

  西学东渐已经一百多年,但是我对于现在国内人文社会科学的原创能力一直持悲观态度。这种悲观转换成一种对知识的焦虑。焦虑的背后实际上是民族自尊心在作祟,我们有十几亿人口啊,难道就对世界没有一点思想的贡献?一时间“要有自己理论的原创性”的口号一度甚嚣尘上,“学术规范化与本土化”应运而生。令人刁诡的是,学术规范化也来自西方,所以本土化才是重中之重。但是如何本土化?我们既要警惕学术本土化的义和团主义,又要防止做西方学术的传声筒和代理商。不过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所以当吴励生、叶勤的《解构孙绍振》摆在我面前时,我看到了当代学人在促进学术本土化上的努力。同时也是对“学术规范化与本土化运动做出的一次具体呼应和努力。”(见本书自序第3页)吴、叶用心何其良苦也!
  如是,才有了吴励生、叶勤的《解构孙绍振》一书。所谓解构,按照吴、叶的话来说,“而这一‘解构’的目的,则是厘清孙绍振先生对于当代汉语文论的贡献究竟体现在哪些方面,以及究竟有多重要和多深远。”(见自序第1页)也就是说,吴、叶是要搞清楚孙先生的理论结构,与西方的解构主义完全不沾边。吴、叶虽然自谦不是在“辨章学术,考镜源流”,实际上做的就是这个工作,只不过“考镜源流”的工作占了主要部分。例如书中对孙绍振先生的“错位理论”、“新的美学原则”、“审智”、“形式规范”、“情感逻辑”等都做了考辨源流的工作,整本书都没有对孙先生提出的理论进行半点的批判。每个理论都有自己的范围和限度,吴、叶当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但是我又不得不为吴、叶考虑,中国实在太需要自己的理论建设了,刚有一个站得住脚的理论的出现,我们更多的是爱护,而不是批判。一个新理论的出现,我们首先要把它固定住,作为下一次知识积累的基础。这便是吴、叶写作此书的立场。这种立场来自吴、叶这样一个认识:知识引进运动——包括学术消费、学术搬运、学术狂欢在内实在应该结束了!
  读到这句话我大吃一惊,“知识引进运动该终结了”这句话实在太似是而非了,只会引起混乱。我仔细再读才知道吴、叶其实不是反对知识引进运动,而是反对学术引进的批发消费这一环节。知识引进运动在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即使中国已经有了自己的主体性。所以当吴、叶引用邓正来先生的“主体性中国”的思想来佐证自己的观点时,我大不以为然。邓先生提出要建立“促使知识增长和学术提升”的学术制度,是值得赞赏的,但是他提出的“主体性中国”的思想却实在大而无当。且不说《中国法学向何处去》一书借用的都是西方的概念,连“主体性”一词也难逃窠臼。
  所以,当吴、叶说到“以杨玉圣为代表的‘实践务实派’和以邓正来先生为代表的‘超前学理派’”时,我要做一个小小的修正,实在不能对“实践务实派”和”“超前学理派”在中国学术的本土化贡献方面作过高的估计,且不说井建斌对两派的定义、归纳是否恰当。尤其吴、叶在用这种范式来研究孙绍振先生的理论时,吴、叶连对孙先生理论的归类都是借用哈贝马斯提出的三个知识类型,对本土原创性的理论都需要借助西方的知识来鉴别,这对吴、叶所提倡的学术本土化来说,真是一个美丽的错位。
  这种错位的背后隐藏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跟西方对话?当然是在学习西方之后,用西方人听得懂的学术术语来跟西方人对话,这才叫与国际接轨。但是。吴、叶也疑惑地表达了我的问题,“学习了西方之后会怎样?”(见序言第3页)仅仅只是为了跟西方接轨或者对话吗?显然不是!西方怎么就没有想过跟你对话,你却要经常想着跟别人对话?实际上是出于中国知识分子的自卑感,在这场智力竞赛中,我们比不过人家。比不过人家,当然就要虚心学习,学习之后当然不能人云亦云,而是要创造性地转化为自己的东西才能对得起话来,否则只有听话的份。
  吴、叶选取孙绍振作为个案来分析,无疑是具有典范意义的。孙先生就是属于不听话的类型,始终对引进的西方各种文论保持审慎的检测态度,在这个基础上提出了自己的一套理论。当初孙先生一定没有想到这套理论要跟西方对上话,而是解决自己研究过程中实际的学术问题。能跟西方对上话,想必只是孙先生理论的副产品,当然能跟西方对上话更好,对不上话,也不失为一种有价值的理论,因为它能解决实际的学术问题。所以我们要分清楚,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学术和跟西方要对话的学术,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学术,不需要想着跟西方对话为目的,毛泽东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一定没有想过这个理论能不能跟西方对上话,结果反而这个理论是西方人要研究的(要警惕的是,我在此处并不是以此为借口拒绝在中国推行普世价值如自由、平等、人权等,现在有人就以此为借口认为中国不宜实行自由、民主等);而要想跟西方对上话,就要遵守西方的那一套规则,把西方的那一套彻底搞懂,然后提出自己的见解和问题,这些问题和见解不分东西,因为你完全遵守了西方人的规则来做学术研究,你提出的问题和见解是西方人要面对的。就如陈康所说,要让西方人以不懂中文为恨,这种与西方接轨为目的的学术研究,也会具有原创性,跟学术本土化有一定关系,但是关系不大,如王浩的数理逻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学术本土化就是个伪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