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脏水(短篇小说)


□ 王梅香

  人家方总那出手才真正叫阔绰。

  这30来亩地上,有一亩左右的菜园,青头萝卜大白菜什么的种着,方总让人叫来菜园的主人,以每棵5毛钱的价格谈定,瞬间就让它们从自己的大本营上,消失得干干净净。

  多少村民眼馋起来:他娘的,早知道咱也在那里种上些瓜瓠辣椒的,捞点小财发发。看看狗日的张聋子,老屁股大一块萝卜地.就得了人家200块,这叫什么理路?两块钱买来的萝卜籽,蒙了人家两张红皮。

  工厂奠基那天,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镇党委张书记与方总亲自手执铁锹,挖了第一方土。

  这响当当的开场锣鼓,谁不竖起大拇指来夸赞!

  厂房一施工,前后三庄的小拖拉机手陡然高兴起来,天天运砖运瓦.往来于轮窑厂与小柳庄之间。小柳庄里本来袖手晒太阳的那些主儿,个个到工地上来挑砖拌混凝土了,干一天拿一天的工资,花花绿绿的票子现刮现。这哪是建厂房,简直是在建财神庙!

  小柳庄建财神庙,招引得外庄人也想来捞些外快。小柳庄的几个汉子拿着扁担,非常夸张地跑过来呵斥,硬是吓退了人家。

  娘的,真是有钱好办事。6个月的时间,方总的两排五六十米长的大厂房已顺利竣工,即将投产使用。

  这边刚封顶,那边厂房大门外就张贴起大红纸,是招工启事。

  四村八组的人像赶集,一拨一拨地来去。为啥?人家启事上明明白白写着呢,小柳庄的村民优先,工资待遇也优先。你想小柳庄人咋能不牛气冲天。

  那阵子,外庄人因为进不了财神庙而沮丧,小柳庄人因为化工厂而自鸣得意。

  咱小柳庄人有的是力气。至于那些技术活,化学配比什么的.比果树嫁接还要难办,小柳庄人才不沾那个边呢,那危险!

  接到去工厂上班的通知,王朝在屋内转来转去,不知所措地搓着一双大手,搓得蚕吃桑叶般麻沙沙地响。老婆直笑他,瞧你那德性,粪渣子抹不上泥墙。王朝嘿嘿傻笑,是呢是呢,我这心里有些不踏实呢。跟土坷垃打惯交道了,猛然一下子叫我坐在门卫室里.清闲无事,手不动脚不动的,人家就每月给500块,怕要歇得骨头疼。

  王朝去理发店理了个发,把那长短不齐、颜色不一的胡子也给刮得净光,还买了一身新褂裤,一双新鞋,把自己武装了一番。老婆直夸,啧啧,人靠衣裳马靠鞍,穿上这一身皮,还真有点像村民组长的样子了。

  第二天,王朝早早起床,正吃着早饭,杨祥宇就来叫他了。王朝看那杨祥宇,上身穿灰色夹克衫,下身穿一黑色牛仔裤,脚蹬一双运动鞋,比走亲戚还光鲜。杨祥宇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都是我家明子教的,头天上班嘛,总得那个点是吧。王朝连说,对呢对呢,明子到底是个大学生,见过世面,比咱有见识。咱可不是为自个儿挣脸,咱挣的是全小柳庄的脸。

  王朝三口两口扒拉完早饭.告知老婆一声:”我上班去了。”老婆丢下手里喂鸡的活计,脆生生地应答:“晓得了。早些家来吃饭。”杨祥宇就笑了,“早点家来7你说早点就早点啦?捧人家的碗,受人家的管。上班可不比种地,论钟点呢。不到下班时间就能往家赶?”王朝大手一挥说,别和她一般计较,女人家家的,头发长见识短!走啦走啦。

  其他一些人有说有笑地聚在村口,看两人来了,就一路往工厂赶去。路上碰到邻村的人问:一个个这么齐齐整整的,为哪家说媳妇去啊?王朝说,是呢是呢。说新媳妇去,明年一定能生个金娃娃给咱抱抱。每个人的心里都乐开了花。

  几个人一到厂.生产科长就对他们作了上岗培训,向他们交代了化工生产的安全操作规范、厂里条条框框的规定,关照了一些个要注意的细枝末节,听得王朝直想打盹:娘的,上班就是干活,唧唧歪歪的说这么多干什么?直接派我们干什么活不就得了。这些个城里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想这么多困死人的鬼主意。

  瞄一眼杨祥宇,乖乖,头都埋在裤裆里了,准是睡着了,王朝用胳膊肘捅了捅杨祥宇,杨祥宇一惊,问.讲完了?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鼓掌。王朝刚想说,鼓啥掌呢,人家才讲到第二大点第三小点,又有几个人鼓起掌来,接着屋子里的人都鼓起掌来。王朝也跟着鼓掌,心里好笑.奶奶的,都睡醒了,你们就可着劲儿鼓吧。

  生产科长似乎激动了,他从座位上站起来伸出两手示意大家安静,清了清嗓子,继续发言:同志们,你们的掌声告诉我们,这些决策是得到你们认定了的。下边,我再讲讲第三大点……等他把第八大点的第六小点讲完,差不多已是中午时分。

  他在台上讲得口沫横飞,王朝他们在台下困得七倒八跄,个个比干农活还受不住。好容易挨到他讲话完毕,方总又来了,掏出一沓纸来,说要和大伙签个合同,在厂里工作期间.无论病痛伤残都由自己负责,听得王朝笑起来了,哪个人能保证吃五谷不生灾,谁个不讲理,生了病会和你们胡搅蛮缠呢?什么伤啊残的,自个儿小心点就是了,我们做农活的时候,大锹铲掉脚趾头的事都有,摁一把草灰了事,就没见有人吵闹过什么。你们城里人就是心眼多。方总笑了,说,我们这是丑话说在前头,有备无患嘛。王朝不会写字,第一个就跑上台,把个右手拇指在印泥里一摁,由方总引着在合同上摁了手印。大伙陆续上台,签名、摁手印,完了.方总把合同叠好放进公文包,又向他小连襟也就是生产科长打个手势,科长的声调一下子高了起来,说方总决定开工的第一天,不能让大家空着手回去。每个人一个红包,希望大家齐心合力,努力工作,不辜负方总的期望。“哗”,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杨祥宇把个手都要拍麻了,想到还要用这双手干活挣钱,他才减缓了两手相击的力度。

分享:
 
更多关于“脏水(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