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哈姆雷特的独白


□ 王树兴

哈姆雷特的独白
王树兴

溺亡

徐殷子的婚期因为父亲的病故而提前。本来他并没有准备在那年结婚,父亲患的慢性胰腺炎,医生说保养得好根本没事,可突然就病情恶化了。徐殷了当时面临一个选择,在七七四十九天的忌日内结婚,或者等到服孝满三年以后,当地的风俗就是这样的。徐殷子要做孝子,他是父亲捧在手心含在嘴里长大的。徐家的叔伯们都生的女孩,五房就一个男孩,也都怂恿他“孝内操”快点将婚事办了。徐殷子的女朋友叫杨玉婷,皮肤白白的,身材高挑,比我们这些同学的女朋友都要漂亮。他们恋爱好多年了,她已为他堕过两次胎,若再等三年不知身体又要吃多少苦,她也同意赶时间把婚事办了。婚期定在这年的国庆节,有一些准备的时间,但是不多。
结婚要置办一套家具。徐殷子的房是家里建的,卧室有三十多平米,买来的家具放在里面显小,不合适。徐殷子找人设计,让木工照着房间的尺寸打造。徐殷子向我们介绍过,在他的大卧室里什么地方摆一溜的衣柜,什么地方搁书橱,什么地方放电视、组合音响。奇怪的是他设计了一张直径二米五的圆床,我们背底下都觉得新鲜,揣测这种样式的床是否舒适。徐殷子说,在床上,快活的就是能翻身打滚。
家里有木工打家具,徐殷子就要做后勤保障,不时地去采购砂纸、钉子、活页和乳胶什么的。每天忙得灰头土脸和一身臭汗。
木工师傅下班后徐殷子便去洗澡。到大运河里去洗,他家就在河边上。
夏天我们都有在傍晚去河里泡泡的喜好。汗腥烂臭的身子下到河里马上就清爽了。游一圈,踅到岸边,往身上打满香皂。再下到河里时悄悄褪下三角裤缠手腕上,赤条条地裸泳一气。那时候,觉得自己是运河里一条欢畅自在的鱼。洗完澡上岸,天已擦黑,可能会打个寒颤。待擦干了身子,贴河面上吹来的习习凉风便让人想赖在河堤上,尽管肚子开始咕咕叫了,家里有冷的海带冬瓜汤和咸鸭蛋、大头菜就绿豆粥,还是想在还有些烫屁股的石头上再坐一阵子。
这天徐殷子怎么说也不该下到河里去洗澡。事后许多人都这么说。头天,他洗澡时被河边的碎瓷片或者是玻璃屑戳破了脚趾,流了不少血,伤口还没好透。这天傍晚时下起了雨,雨不大,是那种丝丝的小雨,但气温降下了许多。他到邻居李雷家唤他一道去洗澡,李雷说天凉了不去。徐殷子一定要逗他去,为了说服他还磨嘴费牙了一番。李雷就是没去,还反过来劝他也别去了。可他偏去了。
天黑透了后到大运河里去洗澡的徐殷子还没有回家。他妈妈急了,跑到运河堤上去喊,扯着嗓子喊。听不到回应她就到河堤下面对着乌漆麻黑的河面喊,喊着喊着就带着哭音了。
我和一帮同学是相继赶来的。见到杨玉婷蹲在地上嘤嘤地哭,大概问了一下情况,我们就去买手电筒,把运河边上小百货店里的电筒都买光了。大家分了工,以上下游五公里为范围,分头分段去找。一时间,河面上无数个电筒光扫来扫去,呼唤声此起彼伏。到夜里十二点多,我们的嗓子喊哑了,腿跑得迈不动了,电筒也打瞎了。有人说,怕是完了。天这么凉,水里极容易抽筋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Tags:哈姆雷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