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众与精英——被消解的张力


□ 张小水

  莎士比亚似乎对群众很没有好感。在他的历史剧中,群众总是轻易地被忽悠来,忽悠去。《大将军寇流兰》(以下简称《大将军》),不是莎剧中很有名的一部,但在写群众这种随波逐流的本性上,却是比较突出的一部。在这样一部作品中,马休斯作为一名屡获战功的罗马英雄,在刚刚击退伏尔斯人对罗马的进攻而将被捧上执政的宝座之际,却在“群众问题”上栽了跟头——他败于善于煽动群众的护民官之手,也败在自己过于骄傲的脾性上。他被罗马城放逐,转而走向了自己的敌人,报复自己的国家。虽然在母亲的规劝下放弃了战争,最终还是死于敌方将领的利剑。
  在这样的一部莎剧中,群众就是那样一股积淀在历史深处的无情力量。它看似登不上历史剧的正面,但它隐隐地潜伏在历史的纵深处,在许多时刻,就会迸发出匪夷所思的能量。这样一部莎剧出现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上之时,导演有意无意间顺着莎士比亚之势,借护民官煽动群众诋毁英雄的行径,借英雄被以“群众之名”践踏的悲剧,将蕴藏于群众中的那种阴郁的难以命名的力量,推上了前台。莎士比亚为群众中所蕴藏的不可捉摸的力量,做足了铺垫;但如何处理精英与群众之间的关系,却自然是我们的历史经验与现实经验的产物。《大将军》一经上演,惊扰着观众的,也是“群众与精英”这类最根本的话题引发出的有关民主、有关代议制民主、有关暴民、有关精英集团等等的想象——这也恰恰是历史与现实交汇在这部作品中的最为敏感之处。于是,尽管在《大将军》舞台上,热闹的摇滚乐队、拿着麦克风喧嚣的人群抢占了观众的视野,也引发了诸多讨论,但构成了这部作品最为根本的结构性张力的,还是在导演以大开大合的场面调度力图构成的精英与群众的对立与冲突。所谓摇滚乐队、拿着麦克风的嘶喊,不过是构造这种结构性张力布局中的棋子而已。
  那么,“精英”与“民众”的结构张力在舞台上是如何表现的?
  《大将军》的结构张力,最直接地呈现为一种舞台空间的张力。作为目前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导演和舞台设计,林兆华与易立明联合执导的这部作品,以精湛的舞台调度,营造了充满想象力的舞台场面。《大将军》的舞台充分发挥了“空间”的能量。在这其中,以元老院为代表的精英群体的场面,以“简洁”为核心要素,却处理得最为丰富。元老院的议事厅,时而从舞台前沿的乐池自下而上地升起,时而从舞台中央的天顶上自上而下地降落;这些舞台技巧,经过了充分的设计和考量,营造出的舞台质感肃穆庄严;同样,以马休斯及其母亲为代表的精英人物的场面,寥寥几个人物,以行走的不同速度和不同方向,就营造出了凝重的空间构图。与简洁、有力的英雄和贵族构成的精英场面相比,群众的场面就是以“杂乱”为特征了。尽管有许多人赞叹群众场面具有“雕塑感”,可是从场面调度上来说,群众场面的调度怎么也都谈不上恢宏大气。剧中的群众场面为数不少,但大多数都是群众演员从四面八方拿着棍棒拥向舞台。所谓的“雕塑感”只是一种最低程度上的、由人多势众带来的直感而已。而且,除去调度的缺陷之外,群众演员们服饰的质感、站立的位置与姿态等等,都缺少一个群体立足于舞台之上所必需的魂魄:杂乱是杂乱了,但缺少将这杂乱勾连在一起的核心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