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飞翔中睡觉的鸟


□ 邓晓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愿望就像永不能实现的东西,就像鸟在飞行中的睡觉,睡着但必须飞,愿望着但无法实现。可丢掉愿望行吗愿望是那只没脚的鸟,掉下来的生命是死亡,一切的彷徨,痛苦,绝望便这样产生。它知道它只有飞。
有一种鸟生来没有脚,只能不停地在空中飞翔,一生都没有停留的可能,连睡觉都必须在飞行中进行,唯一一次停留于大地,便是它生命结束的时候。
有的人真像这只飞着的鸟,属于一种悲哀的理想主义人群。由于没有坚守的能力,因而时时有随波逐流的无奈,所以人不如鸟。人太自爱,倾诉的欲望太强,不像鸟,飞翔的目的只是为了飞翔,鸟于是能享受纯粹的飞翔乐趣,而人要经常感受旅程的困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愿望就像永不能实现的东西,就像鸟在飞行中的睡觉,睡着但必须飞,愿望着但无法实现。可丢掉愿望行吗愿望是那只没脚的鸟,掉下来的生命是死亡,一切的彷徨,痛苦,绝望便这样产生。它知道它只有飞。
仍然只有一小部分人选择了这样的飞翔,在一个最为纯洁的年代。
于是常常想,究竟是人选择了这样的命运,还是命运选择了这样的人。天空是这样的辽阔,飞过无痕,这样的鸟是没有同伴的,在无法诉求的蓝空,孤独和忧郁消失了。然而,可能就在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天,某一刻,仅凭一声低低的鸣叫,仅凭翅膀划过空气的流动,你知道有人同行。也许是共同穿越一片雷电,共同飞过一处白云,共同欣赏过繁星满天,拥抱这无际的蓝色,你知道你们有共同的眼睛和心灵。
这飞翔的鸟儿知道它终有一天会坠落,在一个无眠的时刻,落在高山,落在草原,落在喧闹的都市,落在寂寞的荒野,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在生命落下的地方,都会生长出一朵淡蓝色的小花,只有那在飞的鸟儿认识它,它的名字叫“勿忘我”。
没有人知道这鸟儿要飞向何方,它的目标始终在它的心中,将那短暂的睡眠化做停留的港湾,将那无尽的飞翔化做永恒的生命。
那就这样飞翔吧,因为除了飞,它不会其它。这样无法改变的命运,如今已能安然地接受它,那是经过漫长的飞翔,才知道信念缘自天生,它如何改变。鸟儿睡了,睡梦中的翅膀仍能划过天际,一份骄傲隐藏在无尽的温柔之中,人生的幸福会不会就在于此。“吾往矣”,有几分无奈,几分勇敢,更多的是知其不能为而为之的坚持。虽“千万人”,“千万人”也让它成为远景。这样执着,这样纯粹,没有经历人生的大痛和大爱,如何寻求飞翔的力量。
真的知道,每一只这样飞翔的鸟儿,都会深藏着不可言说的渴望,只是选择了不同的飞翔方式和路途,并在飞翔中展示着那无法矫饰的心,被嘲笑的幼稚,被时尚抛弃的纯真,无可救药的理想和浪漫,无法用嬉笑面对的严肃,还有许多尘世间不屑容纳的沉重。而鸟儿的好处在于,从不把自己装扮成勇士,亦无须觉得自己是不见容于某一环境的异类,“悲壮”对它向来是一个外来的形容词,与己无关,因为许多东西原本就流淌在血液中,出自天然,我只是要这样飞翔而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