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十个剧目的简介



京剧:吴兴国《击鼓骂曹》
鼓打一通天地响 鼓打二通国安康
鼓打三通扫奸党 鼓打四通振朝纲
鼓发一阵如雷降
二十个剧目的简介图片1
由已故鼓王侯佑宗亲授,吴兴国搬出深藏不露的击鼓功夫。他铿锵有力地唱出三国狂傲名士弥衡的气概,在曹操大宴群臣之际,以击鼓辱骂曹操。

《李尔在此》(取材自莎士比亚《李尔王》)

自编自导自演,一人饰十个角色。此次将演出《李尔王》中的老臣葛罗斯特与两个儿子之间的冲突。私生子爱德蒙骗取家产并残害父亲。被父亲误会而追杀的爱德佳,假扮疯丐,巧遇被挖去双眼的父亲,不敢相认,领老父去往多佛。老葛罗斯特思念爱德佳,痛不欲生,自多佛悬崖跃下,欲了断残生……用一根棍子衔接三个角色,不断变声、变身。在老生、武生、武小生中交替转换,表达父子三人的恩怨愁情。

昆剧:柯军《藏》

这部作品试图以传统的书法与昆曲艺术,表达千百年来人生的一个两难境地:顺世与随性。创作者兼演员与角色两重身份,以“我”的思虑引出林冲的行动,以林冲的决定呼应“我”的醒悟。一个“同”字贯穿了全剧,由锋芒毕露、不与世同,到委曲求同、与世无争,在“藏”和“奔”之间,在忧患、无奈、矛盾中层层反思,直至境随心转,外收锋芒、内蕴生机,和其光、同其尘,顺时随缘,而心志弥坚。

《夜奔》
二十个剧目的简介图片2
世易时移,而古今情何似,心境两难同。林冲骤遭灾变,家国难投,冤屈难申,于落魄伤心处,且奔且藏,一为容身存世,二为英雄同聚义,养精蓄锐,待时而发。

《余韵》
《余韵》是根据《桃花扇》最后一折改编的,表演的是同一时空里的不同人物,表演者在内、外两条主线间跳进跳出,内线里分别扮演老赞礼、柳敬亭、苏昆生三位角色,而外线里则是演员自己。

秦腔:李小锋《劈山救母》
华岳三圣母与书生刘彦昌相爱结合,圣母兄二郎神以其妹触犯天条,将三圣母压于华山之下,不久三圣母生子沉香。婢女灵芝将沉香送交刘彦昌抚养。沉香拜霹雳大仙为师,学习武艺,并获神斧,战败二郎神,劈开华山,救出其母。

《浮士德》
改编自歌德名著,李小锋一人分饰浮士德与魔鬼两角,贯穿始终的秦腔,陕西方言的独白,根据角色的特点和气氛的需要,李小锋分别用秦腔、眉户、碗碗腔进行演唱。剧中并有“吐火”等秦腔特技,在急促的秦腔打击乐中,“魔鬼”手舞足蹈、扑跌翻滚,令人眼花缭乱。《浮士德》是一面人生的宝鉴,反映着善与恶、美与丑、光明与黑暗之间的形形色色的没完没了的斗争。

《秦韵》
以《打柴劝弟》、《周仁悔路》、《梦断钟馗》三出戏道出了“传承与坚守、创新与超越、实验与突破”的舞台概念,体现了“大秦之声的气韵,创新之曲的旋律,古戏之形的魂灵”,融注了表演者对秦腔实验的一种审美态度和一种饱含探索精神的人文思考。表演者将戏曲虚拟表演“闪柴担”、“舞草帽”、“上山下山”、“踩列石”等技巧融入其中,并在唱腔中运用了颇为独特的“拉彩腔”。

川剧:田蔓莎《情叹》

二十个剧目的简介图片3
几百年前,一个戏中角色焦桂英的悲惨困境;几十年前,一个川剧艺术家真实的命运;如今,另一个川剧艺术家用无法忘却的“肢体记忆”向我们展示细细川剧在其身上留下的痕迹。三个女人,虚虚实实,纠缠不清。透过不停的人生脚步,回顾生活中的每一段过程,看到了传统川剧的过去与今天以及它的未来。不停的脚步一直往前走,走到尽头,回望的那一瞬间,看不到的是脚印,留下的却是深深的记忆。

《打神》
《打神》是川剧中著名的传统折子戏,其中《焚香记》一折讲述焦桂英接得王魁休书,悲愤焦急,前往与王魁盟誓的海神庙,向海神倾诉心中的委屈,谴责王魁的负义,希望神灵支持公道,惩戒王魁。海神无语相告。焦桂英乃怒打神像,自缢庙中。表演者将《焚香记》一折中集中表现女主人公悲、怨、愤、怒感情的一段抽离出来,唱做俱重,充分展现了川剧的魅力,极富感染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6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