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悄悄的离别


□ 朱景敏

  人到中年,参加婚礼的次数少了,相反,参加葬礼多了起来。

  躺在鲜花丛中的,不再是一些老者、病者,逐渐增加了与自己同龄、同辈的人。一面感叹岁月匆忙,行将过午;一面清晰可见日子一页页翻过去。时间成了抓不住的东西,此时即彼时,此在即彼在。或者说时间根本不是一个存在,它永远处在过去,如同记忆一般,是严格意义上的过去时。

  我们开始怀疑上帝从一开始就戏弄了我们,以不知不觉的方式。

  小时候,在外疯跑不管白天黑夜,那日子才叫快乐。肚子从不知道饿,天也永远不黑,好像黑白天原本就没有界限,浸泡在快乐中的童年哪里分得清白天与黑夜。

  工作了,每天按部就班。制定计划以便提高效率,却总是来去匆匆。半天时间似乎只够写一份报告、打几个简短电话、去一趟卫生间面已。想喝杯茶,泡了,想起来喝的时候却已经凉透了。刻意把小闹钟摆在面前,滴滴答答地提醒自己,吃饭时间到了,下班时间到了……

  我们越来越抓不住时间,就像越来越无法忽略死亡那张阴郁的脸。说实话,我惧怕死亡。惧怕死前的无望与孤独,惧怕死时的疼痛与无助,更怕,死后猴子一样地被人围观——称赞或者品头论足都让我无地自容。

  我会选择悄悄离去。只通知亲人、挚友三五人。七八人已嫌热闹。曾不只一次设计过那样的场景:最好死得不痛苦,因而面容看上去不甚可怕或者依然姣好。让家人亲手化过妆,避免哪只公用的廉价口红脱妆。这个人家人或兄弟姐妹莫属。家人或兄弟姐妹平日最亲近,穿衣打扮最接近,他们当然知道我的喜好和想法。不想看到眼泪,希望伴我前行的有舒缓而宁静的音乐和一首浪漫而美好的诗篇——那最好是有专门为我而写的。

  我的愿望应该不算过分。总体来讲,想像动物那样悄悄地死去。

  动物比人类明智,也比人类坦然和从容。在对待死的态度上尤其如此。

  美国生物学家刘易斯·托马斯有一天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现象。他家后院到处都是松鼠,一年四季在树上和草地上窜来窜去,但他从未在后院看到过一只死松鼠。难道它们不会死吗?当然不是,万物都有生有死,松鼠们都是悄悄死去的,死到了人们看不见的地方。

  我还知道,即便是最大、最招眼的动物,到死的时候也会将自己隐蔽起来。在大草原或者大森林里,动物们如果看到自己的同类死到明处,它们会不约而同地将它抬起,直到一个认为合适的地方放下来。

  关于死,有太多的说法和态度,无论是宗教的、哲学的、迷信的都无非是让人们对死有一个较为明确的态度。

  弗洛伊德总结了人类有关生死的最先进的概念,他说,“所有生命的目标都表现为死亡。”这位热情洋溢地推崇和维护人类生的欲望的精神分析之父,做出的最后一个贡献是允许自己以安乐死的方式向这个世界暂时告别。

  柏拉图也在《斐多篇》里明言:真正爱好哲学的人无不追求着死和死亡。这很可能不被他人理解。苏格拉底也曾打定主意“逃生”,并说,哲学无非是在追求着死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