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夏朗的望远镜


□ 张楚

  张 楚

  夏朗跟方雯以前不熟,上班不过三两年,又都在下面的分局,所以说,虽然在一个单位共事,也只是开全体会时恍惚打过照面。说没印象呢,是假话,这姑娘烫一头黄金卷,煞是扎眼,瞅人时左顾右盼,用同事们的原话说就是:“这姑娘呀,眼贼着哪。”说印象深呢也是假话,他极少想起她,或许偶然想起过?可即便想起,恐怕也只是似笑非笑一张脸,眉眼如何倒不是很清楚。说起来,他跟她的事还得感谢单位。如果没记错,那个夏天极少下雨,即便下了雨,也只是鸽子粪那样稀稀拉拉的几泡。也就是在那个瘦骨瞵峋的夏季,他们在市里足足蹲了一个半月。

  事情是这样的,省里新来了位姓李的局长。关于这位局长,传言甚多,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凿,他上任之前,曾是省委书记的贴身秘书。这个秘书和一般秘书不同,很有些脾性。据说在省会,他开的9999牌子的奥迪,遇红灯从来不停。某一天,一个新来的警察截了他的车,他摇下车窗,一口浓痰就朝小警察啐过去。当天下午,那位刚上了两天班的警察就被调离了。对于新局长的到来,市局的领导们都暗暗捏了把汗。上任不久,李局长就要求全省系统上马一个新程序,把往昔十年的纸质文件全部录入电脑。为防差错,市局要求县局遣派的精英一律市里集合,统一录入数据。所谓精英呢,无非是那些刚毕业、懂英语、尚未来得及拉家带口的单身男女。

  一

  夏朗跟方雯分在一组,每天下午两点开始录数据,一直录到晚上九点。这七个小时,除了晚饭那顿自助餐,除了上厕所、喝水,所有人员均不能离办公大厅半步。夏朗屁股瘦,却最坐得住,不像别的同事,譬如那个二百三十斤的刘振海,每隔半个时辰就溜到外面吸烟。那天,他甚至带了烤羊腿和啤酒,时不时啃灌两口,呆头呆脑四周环顾。夏朗就笑,觉得领导把这样的同事派来,犹如让金凯利去演爱情电影,而让尼古拉斯·凯奇去演喜剧片一般。

  那天录完数据,几百号人嗡嚷嗡嚷从厅里涌出,堆挤在电梯口。夏朗鼻子里全是汗臭味儿,忍不住打个喷嚏。不想一口痰就喷上手背,去摸手绢,却没摸到。脸红之际,身旁就伸过来一只水嫩的手,顺势把张湿纸巾搭上他手背。他一侧头,却是方雯。方雯面无表情地朝他点点头,说了句什么。也许她声气本来小,也许是嘈杂声太大,总之夏朗并没听清她嘀咕了什么,便愣愣瞄了她看。她随手指了指楼梯,似乎怕夏朗还未意会,干脆将手捂住他耳朵。瞬息他就闻到了香水味儿,犹如干草暖香,胸口不禁荡了荡,依稀听方雯说:“陪我一起走楼梯吧,夏朗。”

  说这话时她嘴唇似乎触到他耳廓,也许已然触到?他忽就明白了吐气如兰是怎么回事儿。更让他意外的是,下身怎么就硬了,不是一般的硬,简直要将衣樨破开。为掩窘态,他双手捂着下体,随了方雯穿过一具又一具热腾腾的身体。日后忆起那日,觉着他和她,仿佛是逃荒的难民中两个心不在焉的人,在膨胀的饥饿感和对食物的无限热望中,内心反倒塞塞率窄升腾起一种氤氲的、酥软的暖。这塞塞率搴的暖,让他穿越众人随她行进时,一直仿若踏在云霄之上。后来,这个小男人和这个女人顺着楼梯一阶一阶缓缓着走。楼梯没亮灯,每上一层,夏朗先把灯打开,回头看方雯一眼。方雯就朝他笑。笑得不甜,也不冷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