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关“哭与空”和“灵性诗歌”


□ 天乐等

“哭与空”和“灵性诗歌”写作是承载和被承载的关系。
“哭与空”是一个玩的地方,就像精彩的小说有着完整的虚构,情感的付出都是真实。“玩”是个思想鉴别的指向,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局部。“哭与空”喜欢自然的低调,与人为善。“灵性诗歌”是2002年末我提出的一个非物质性的概念,我之所以特别指出“非物质性”,这和我最初的写作动机一样:纯洁(纯洁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已经是一个很“搞笑”的词了)。纯洁意味着干净、少量灰尘、不作秀、率真。现在看起来,纯洁是一种极端,一个通往本真的极端。
诗歌来自于大地不是知识,“灵性诗歌”来自大地的心脏不是知识的赘肉。我想说的是,灵性诗歌是诗歌之上的写作,它高于诗歌,把诗歌的纯粹性提升一个高度,消灭诗歌之范畴内的无端争论,不考虑批判、先锋或伪先锋、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不考虑什么代什么年代什么代替什么、不考虑拙劣的诗学分析,灵性诗歌涵盖了一种诗人自由写作的态度,关注生存,返回写作。
发明方便面的老头在日本已经老态龙钟。他过寿时公开告诫大家,方便面不能当主食。良知是一个人具有魅力的具体表现。“哭与空”希望它来往的人是良知的,讲真话的。人人都有自己的乌托邦。“哭与空”也罢。“灵性诗歌”也罢。共同的趣好、共识的平面也是交流的基础走到一起的前提,相反,建议你去寻找你自己的乌托邦,希望我们的队伍越来越精良越来越人少,虽然这个团队是空的。虚无的。
我们都是人在职场,为生存与家庭在奔波,把形式看淡些。我不提倡无畏的呐喊,通过阅读和写作,完成自己。
——天 乐

梧桐树下
———两则留言条
天 乐

(一)
妈妈
今天下午我放学回家
看见梧桐树下七只小蚂蚁
把一只小虫子驮回了家
它们还邀请了我去吃饭
……妈妈
我不回家了
女儿:晓晓

(二)
妈妈
今天下午我练习本领
遇到了梧桐树下几只蚂蚁
它们邀请我去做客
还把我舒舒服服地抬去了
……妈妈
我不能回家了
女儿:小小

电话亭下的男人哭了
蓝 野

一个高大的男人
躲在电话亭那黄黄的帽子下
圣诞夜,这个男人
哭了

他刚刚结束了通话
他刚刚接过了悲伤
他突然蹲下
旁若无人地哭了

远远地
我祈望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那响起的电话
会再次安慰他
安慰这冰冷的夜

大街竟然是寂静的
一点声响也没有
那个男人,却又站了起来
他摘下话筒,没有插卡拨号
就轻柔地说话

他哭着,轻柔地说话
我的眼睛真不适应这迷蒙夜色啊
我把脚步放轻,快步溜走
我怕惊扰了这街头的每一个梦

等候是垂直的
刀 子

终日孤独于这间小房
没有相约
走远的是一个季节
连同最美丽的错

风挤进门缝
没有拽来那双含泪的眼睛
相思从年头爬到年梢
再从年梢哭到年头
举起仅有的一只手臂
是的我孤掌难鸣

终日孤独于这间小房
小房它阴暗 潮湿如
缀满风铃的记忆 同样在
风雨中摇摇晃晃
只有等候是垂直的

等候如一枚钉
砸进水泥样的相思
看不见钉头
只剩钉铆

秋 千
疼 痛

秋千边,空无一人
几只麻雀在那里起起落落
试图荡起远去的秋天
北风点燃它们细细的羽毛
呼呼作响,冬天的旋涡越来越深

锣鼓喧天。我一眼认出谁是
今天的新娘。唢呐朝天
大路朝天。长长的唢呐
吹开所有的北风,和道路

我只是记住了新娘的背影
和那条飘动的围巾
是不是所有的婚礼都满怀着喜悦
是不是所有的新娘都记得那架
秋千

此时,那些麻雀
停止了飞翔,像一粒粒浅褐色的
美人痣,散布在秋千的额头
隔着村子里的炊烟,那道漂亮
的弧线
晃来晃来,我听见了秋天的叫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