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月花开


□ 张洁宇

四月花开
张洁宇



在博士毕业后的第三个年头,我决定成为母亲。还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物质上的准备,那个小生命就迫不及待地跑来了。
感觉到她的到来,是去年暑期。当时我正在武汉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三天的会议之后,是令人神往的神农架之旅。三天里,我的内心有两个声音一直在吵架。一方是爱玩想玩并且玩惯了的女儿心,她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她说,我想去我要去我可以去。另一个声音仿佛初来乍到,但却异常强硬不容置疑,那是谨慎克制的母性,她警告说为了孩子的安全必须有所放弃。三天的争吵弄得我自己疲惫不堪,最后我不无遗憾地顺从了母性的声音,那份女儿心从此拱手认输偃旗息鼓。我因此知道,这是改变的开始,从此以后,我将在很多选择中把另一个生命的需要摆在最重要的位置。
事实上,后来我的确接连放弃了好几个学术会议的邀请,九月的黄山、十月的聊城、十二月的重庆,以及后来的深圳……好朋友开玩笑说,为了孩子,我放弃了东西南北大半个中国。
我当然知道,放弃一些学术交流和游山玩水的机会并不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与它们相比,孩子无疑重要得多。但我确实由此感到了生活的变化:我不再是一只自由自在无牵无挂的飞鸟,我的翅膀上拴了一根线,我变成了一只心有所属的风筝。线的另一端,有一个新生命在孕育和成长。她需要我,她依赖我,我要为她付出,我要为她负责。取舍的天平上,我当然掂得出孰轻孰重。若说一点失落和遗憾都没有,那是扯谎,但是,她的到来和存在,本身就是我人生中一个无与伦比的巨大收获。我从此自觉自愿地放弃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立场,我得在我和她的需要之间寻找平衡。我想,其实坚持什么放弃什么都凭自己,不必硬要步步为营,也无需强迫自己全线撤退。我相信,每一个走向母亲角色的女人都要经历这些,只是每个人所放弃的东西不一样罢了。
从武汉回到北京的当天,我去医院求证我的猜测。拿到化验单的时候,喜悦涓涓地涌上心来。那不是突如其来的惊喜,而是如愿以偿的快慰。在走出医院大门之前,我很平静地用手机给丈夫发了一则短信。我故意没有打电话,而是选择了这样一个无声的方式。我仿佛可以感觉到,有关这个新生命的第一条讯息,就这样穿过风穿过阳光穿过人群,落到城市的另一个角落,落到他的心里。
这条短信,直到今天,仍然保留在他的手机中。



接下来,我开始等待传说中种种折磨人的妊娠反应。
我曾听说过不少有关妊娠反应的可怕故事。比如有人看见食堂的屋顶就会吐,有人闻到厨房的菜香就难受得恨不得跳楼。最严重的一个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每天剧烈地呕吐,直到因此划伤了食道,喝水咽唾沫时喉咙都会疼痛难忍。每次我打电话问候她,接电话的都是她的丈夫,而且每次我都被告知,她正抱着马桶不撒手,吐得连抬头的功夫都没有,更别提接我的电话了。尤为恐怖的是,据说三个月就可以结束的妊娠反应在她身上持续了七八个月,她大半年无法吃顿好饭,却还得为了孩子的营养拼命强迫自己进食,吃了又吐,吐了再吃。后来终于不吐了,却又到了怀孕后期,肚子大得不能躺下睡觉,每个夜晚都几乎是坐到天明。后来她对我忆起这些折磨的时候,仍然一副不寒而栗的模样,见到我始终不能感同身受地理解体贴,她甚至咬牙切齿地“咒”我赶紧去亲身经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