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逻辑与历史相一致方法的质疑


□ 袁吉富

  [关键词] 逻辑与历史相一致;恩格斯;马克思
  [摘 要] 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方法的见解源自对恩格斯思想的误读,也与马克思的思想存在着较大的距离。从学理上讲,该方法只有部分的真理性,而难以升格为一种普遍适用的科学方法。逻辑与历史相结合的方法才是一种普遍适用的科学方法。
  [中图分类号] B01
  [文献标识码] B[文章编号] 0257-2826(2007)04-0084-05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界,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方法是被多数学者挂在嘴边的方法,并认为这一方法是建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以及任何一门科学的学科体系都应当使用的科学方法。对于这种看法的依据和科学性,笔者一直持一种极其谨慎的保留和否定态度。现把笔者的质疑提出来,供学界同仁参考。
  
  一、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方法的提法出自于对恩格斯一段话的曲解
  
  关于逻辑与历史相一致方法的提法的依据,可能来源于人们对恩格斯《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一文中的一段话的曲解。为了说明我们的论题,这里不妨把恩格斯的原话照录如下:
  “对经济学的批判,即使按照已经得到的方法,也可以采用两种方式:按照历史或者按照逻辑。既然在历史上也像在它的文献的反映上一样,大体说来,发展也是从最简单的关系进到比较复杂的关系,那么,政治经济学文献的历史发展就提供了批判所能遵循的自然线索,而且,大体说来,经济范畴出现的顺序同它们在逻辑发展中的顺序也是一样的。这种形式看来有好处,就是比较明确,因为这正是跟随着现实的发展,但是实际上这种形式至多只是比较通俗而已。历史常常是跳跃式地和曲折地前进的,如果必须处处跟随着它,那就势必不仅会注意许多无关紧要的材料,而且也会常常打断思想进程;并且,写经济学史又不能撇开资产阶级社会的历史,这就会使工作漫无止境,因为一切准备工作都还没有做。因此,逻辑的方式是惟一适用的方式。但是,实际上这种方式无非是历史的方式,不过摆脱了历史的形式以及起扰乱作用的偶然性而已。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而思想进程的进一步发展不过是历史过程在抽象的、理论上前后一贯的形式上的反映;这种反映是经过修正的,然而是按照现实的历史过程本身的规律修正的,这时,每一个要素可以在它完全成熟而具有典型性的发展点上加以考察”。[1](P43)
  在这段话中,恩格斯讲了五层意思:第一层意思,对经济学的批判可以采用历史的和逻辑的两种方式。第二层意思,历史的方法包括两层意思,一是根据文献史进行认识的方法,二是根据客观的历史进行认识的方法。第三层意思,历史的方法在经济学批判上是不适用的。第四层意思,逻辑的方式是惟一适用的方式。第五层意思,逻辑的方式的实质是对客观历史过程本质的反映,从这个意义上说,逻辑的方式无非是历史的方式。
  那么,由此能否得出逻辑与客观的历史相一致的方法呢?我们认为不能。首先,恩格斯这里明确讲,历史的方式与逻辑的方式是有区别的,逻辑的方式在这里是惟一适用的方式。其次,恩格斯在讲逻辑的方式无非是历史的方式时,其中的历史的方式本身已经转换了含义,它由追随历史的方式转换为摆脱了“历史的形式以及起扰乱作用的偶然性”的历史的方式。显然,后面这种意义上的历史方式已经不是真正的历史方式。为什么这样说呢?马克思曾经指出:“如果‘偶然性’不起任何作用的话,那么世界历史就会带有非常神秘的性质。这些偶然性本身自然纳入总的发展过程中,并且为其他偶然性所补偿。但是,发展的加速和延缓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这些‘偶然性’的,其中也包括一开始就站在运动最前面的那些人物的性格这样一种‘偶然情况’”。[2](P393)可以说,历史就是充满偶然性的,作为研究方式的历史的方式当然不能忽略这些偶然性。如果我们省略掉了这些偶然性,还说我们的研究方式是历史的方式,这是很可笑的,因为我们这样做,不是真正的历史主义方式,而是假的历史主义的方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