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直立行走


□ 孙 瑜

  爱与欲的区别是什么?“情欲”像“候鸟迁徙”一样,“只片面地寻求温暖,类似一种快食面式的充饥,身体器官饱了,但缺少保持长足营养的内容”。小说主人翁之一“小米”用沉重的代价换回了个明白。明白尽管明白,但痛苦却是久远的……
  后来小米才知道那天立春。这个传统的农历节日使她回忆起了和李察在BLUE咖啡屋前的约会,还隐约嗅到了其中一丝苏醒的味道。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爱情树叶是否会和黑土中的种子一样从这个春天的约会里伸展。
  数数日历,小米知道自己已经游离在感情外好远了。至于和李察的关系,好像多年以来一直确定在比友谊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的位置上左右不错一公分。左和右分别取决于他们各自生活的顺与否,有点像老臧从粗犷的嗓子里喊出来的朋友,但反射在现实的镜子里倒是:如果我感到幸福请你离开我。所以在小米轰轰烈烈地恋爱和李察平平静静地恋爱时,来往并不多。这不多中彼此都有一丝避嫌的意味。原因就是有过那么点早期曾欲动又被扼杀的爱情萌芽。这先天不足初始很让双方都不好意思再见到代替自己位置的那个他或她,所以一直是在电话中想像对方如今的生活空间,在或固定或移动的声讯中小米知道李察结婚了,李察知道小米失恋了。
  只是在表达的时候李察分明有点底气不足的不好意思,这来源于自己婚姻的先行者姿态,有点背叛的心虚。而小米的失恋只被她一句话带过了,显然她不愿意在已婚的李察面前泄露软弱的语气,即使她的眼泪刚刚擦干。小米没说李察也能感觉到她的精神状态,但他无法说安慰的话,因为很明显实际行动中他一条也无法做到,空洞的语言反会使自己显得很虚伪。当李察放下电话,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喝水,心情还是不由自主地愉悦起来。小米单身的现状没有激发他的豪言壮语却加快了他身体肾上腺荷尔蒙分泌的速度,更使回忆小米音容笑貌的频率快了很多倍。
  接着失恋的小米就以最快的速度去了南方。在深圳奔跑的车流中,小米很孤独。稍微使她温暖一点的是网上的朋友们,还有这城市中一些盛开着的火热的石榴花,就开放在她新租公寓的窗前。她找到了在一个网站做文字编辑的工作,还兼着一个文学版块的版主,文字能给她带来快乐,并且让她歇息。这是一个橘红色的热烈而跳跃的季节,而小米望着它们的眼神足以使红色的花瓣和她的眼泪以同一个速度落下。一段时间内,小米压抑到近乎留恋那种不可名状的痛苦,所以小米的文章几乎是一个个悲剧的眼睛,全部湿漉漉的。
  前任男友走了以后,小米把长发剪了,为了不再想起前任这个词。因为每次梳妆和洗浴时接触到头发都会牵动她最末梢的那根敏感神经,这种提醒是很残酷的。导致小米一段时间以来经常梦见自己最爱的长发被陌生人剪了,惊醒后发现不是真的又要愣上半天。小米那天去发廊的心情其实不难受,还有一种报复性的快感,因为这曾经也是前任的最爱。她一定要破坏它。
  剪短长发后的短碎发如同裸露在空气、阳光和灰尘下的伤口,每一次被吹动都会扯起心底深处的疼痛。小米在回忆的来回激荡中,永远也无法沉寂成深海处的珊瑚。而只像浅水洼中的一条小鱼,很快就在被自己尾巴搅浑的水中迷失了方向,惊吓得自己无处躲藏。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小米自己都记不起过了多长时间。在南方一个阳光温柔到妩媚的下午,逆风中的脸颊和脖颈忽然感到了发梢的抚动,小米才惊觉时间已经长得这么长了,长到足以包裹自己遮掩自己的程度了。感觉着手心里它们的流动,知道那曾经海虾蜕壳样的疼痛已如暮日下的潮水般渐退渐远。
  所以小米接到李察那个突兀的电话时心情很平静,平静得让李察都感觉不到他曾经熟知的这个很情绪化女人的情绪。小米的话几乎没有任何叹词和形容词,家常得和邻居差不多,倒让李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但他还是婉转地表达了对小米的关心和想念,那个尺度就定位在可以往任何方面靠的地步。这悬念留得完全和小米意念的方向一致,全看她怎么想了。李察这样认为。到了他这个年龄和地位,是丢不起被别人拒绝的人了,即使在小米面前。
  但是李察不知道小米根本没有想。不是没有时间,也不是没有心情,而是没有欲望。小米在接到李察电话的时候几乎是在零度,不是实际温度,是对爱情的几近绝望正在把温暖的小米变成一个没有任何欲望的女人。不怀念,更不想念。但是小米还是决定回去了,那个北方的城市好像通过李察的电话在呼唤她。但她告诉自己,这次不为了任何人,包括李察的电话。
  小米回来了。南方的小米和北方的小米只有衣物增减变化的区别,心境是—样的。当感觉到这个世界没有自己的时候,你也就不复存在了。刚从空中落地的小米想。小米没有打车,想在阳光下散散步,晒一晒来之前南方的雨带给她的霉味。望着这么新鲜的阳光,她真觉得自己要发霉了。明亮中,小米看见自己的身体像一只养好伤的动物样地行走,行走在这个陌生的熟悉城市。
  小米行走在这个现在与她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关联的城市里,面对地点相同又被改造得日新月异的大街或小巷,亦没有任何思考的欲望,只知道自己要走。其实小米知道这个城市与她前若干年的记忆一直是分不开的,仿佛皮肤把她的身体包围,到时间自己就会不由自主地进入那段记忆。如同一只上满了发条的闹钟,只是现在还没有到叫醒的时间。小米对这个曾经拥有她无数记忆的城市一直是拒绝的。拒绝到在电视里见到也会背过脸去。小米躲藏在电脑和文字中间,是受惊之后的潜伏。小米在等待时间从她身上碾压过去,轰隆做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