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母亲


□ 张燕燕



朋友E说他父杀去世得很突然,什么话也没有。
E说他妈妈是在他20岁的时候,才知道他父亲在海峡的这边还有过一个妻子和一个孩子。

他说他父亲是在一个母亲已经先睡的夜晚,低声告诉他,希望通过他在美国的同学,与老家联系。其实他知道,父亲在此之前就已经托人打探过,知道老家还有人在后,才与他说的。那年,父亲经人介绍来到台湾工作,谁知就再也不能回去宁,而那个时候他在老家是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儿子的。
中间有很多故事发生,因为那时在部队服役,内地老家的信辗转从美国来到后,差点因此受到处罚。信是哥哥的儿子写的,说到他的祖母,老人已经去世了;说到他的父亲,也就是那个遥远的哥哥是如何思念他的父亲。
父亲去世后好几年,他才有机会去那里,见到的和想像的很是不一样,可是,在那里他听到了父亲的声音,那里的人说话和父亲一样。他对我说,他真的很挂念那个和他一个父亲的哥哥,可是在那里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是觉得亲切。
E说他姐姐给那边写了信,告诉他们父亲去世的消息。见面后,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些年他的父亲也是我的父亲,从离开在襁褓中的他,以后的所有的日子,不知道该怎么一点一点地说给他们听,不知道怎么能把我们的父亲也分一些给他。
他说,在父亲生前,姐姐曾经去过那个地方,印象最深的是要做这么长时间的汽车。姐姐回来后,如何讲述给父亲,他没有问过,他说他很后悔没有多问,因为再也没有机会和父亲谈这件事了。
后来没有再通信,这些情节,这些年也不曾告诉母亲。
c说那日母亲节与母亲一起吃饭,看到母亲的脸如此干瘪,竟有酸酸楚楚的感觉。
父亲来到台湾的那年,母亲刚刚从日治小学毕业。因为舅舅和父亲是同事,他们得以相识。共同生活了30多年后,母亲才知道自己的夫是有过一个妻的。
我一直以为,母亲是幸福的。记得小时候,母亲家里终于联系上了多年没有音信的大舅,是父亲的缘故,母亲成为了惟一可以去日本探望的家人,在当时那是一笔很大的花费。父亲晚年身体不好,母亲一直尽力照顾,这时候,知道了那件事。
C说父亲和母亲的相处应该是有些吃力的,母亲的言语夹杂日语、客家语,还有闽南语,但是父亲只会国语和英语,尤其母亲在生了三妹后,听力有了问题。自己在年轻时,心中也怨怪母亲的听力不好,甚至怨怪母亲的年纪与父亲相差那么大。
C说,母亲知道她有去看过父亲的那一个儿子,也知道父亲的那一个妻早巳故去。可是母亲从来不问起,也不知如何向母亲说。也可能这个原因,母亲对子女的婚姻,不由得有了太多的期望,期望而后变成了压力。
父亲走了十多年了,前日母亲突然说,想到父亲的老家去看看,父亲自那年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她想去看看那里的家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