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有沧桑


□ 刘馨忆


“是什么降临了生活,让两颗心心相印的心偏离了轨迹?”作者于看似平静的生活中看到了沧桑。
生活水一样流淌着,说不上它的流淌是为了什么。是追求?习惯?还是出于无奈?
当我走入红地毯的那端,有了自己的家,一个令我感到幸福和温暖的家,我便成了对温暖感觉格外敏锐也最易感动的人。所以在我听到那个不幸的消息时才那样忧伤。
更多的时候,我们仍然劳燕分飞,不知置家于何处。我在西藏,在郑州,在成都;阿伟却在北京。北京的冬天很冷,即使竖起大衣的领子,紧束腰身,仍能感到穿透心的寒意和刺骨的风。“北京有一个温暖的去处”,阿伟常这样对我说,那就是QF大哥的家。他常在失意与高兴的时候去QF大哥的家。每次去都聊得很久,聊得很深、很投机。QF大哥曾是一家权威杂志的副编审,后来闲置在家,他们有大段的时间可以聊文学及别的什么,他俩为相互的学识和才华折服,视为至交。QF大哥常在聊得起劲的时候,斟两杯酒,是老牌“拿破仑”,阿伟就在那儿第一次喝了这种名酒。那种暖融融的灯下,在品酒和谈天中缭缭绕绕的友谊韵味令他感动不已。阿伟常在他们深谈后的夜晚,连篇累牍地给我写信,写他的温暖感觉。阿伟的温暖感觉便马不停蹄地穿过冰冷黑暗的夜,在一个黎明的仍然清冷的早晨到达我的手里。
阿伟漂泊在外,很难吃得上一顿可口的饭菜,甚至难得吃上可口的面条。一日他对QF大哥说,他好久没吃面条了,他想去QF大哥家吃顿面条。我甚至想象得出阿伟说这话时显出的“楚楚可怜”的模样。之后,他去了。娴淑热情的大姐,不仅准备了拿手的面条,还有水饺和一桌子菜。
他们仍然聊得很久,走的时候,QF大哥一直把阿伟送到楼下,QF大哥甚至没有穿外套,外面是那样冷。有一股暖流一直在阿伟的胸中涌动,他走出去很远了,忍不住想回头看一看那幢楼,他却发现QF大哥还站在门洞里目送着他……阿伟说朋友真不在多,有一知己足矣。俗是俗了些,但确是真理。阿伟后来对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幽深飘忽得不可触摸。
就这样,我站在冬天,迎着早晨的清冷,感知着心的温热。在飘泊的岁月里,这种友谊能温暖人一辈子。后来我去北京,有机会拜见了这位大哥朋友。那是一个周末,他们一家三口都在家,再加上阿伟和我,把小小的客厅挤得满满的,QF大哥显得温和幽默又颇健谈。QF大哥每谈及一个观点,总是要先看一眼大姐,再看一眼阿伟和我,大姐微笑着作倾听状。他们俩的一颦一笑显得既温馨又动人,是那样和谐与美满。家的温馨气息弥漫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薰红了我的脸,我的心底涌动着一种美好。夜色苍茫的大街上,人声寂寂。我和阿伟相挽的手格外紧,我们谁也不说一句话。偶尔有一辆车“哗”地驰过我们身旁,像一尾鱼。浓而深密的夜色,在一个意外的刺破之下颤栗了,旋即又无声地合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