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有沧桑


□ 刘馨忆


“是什么降临了生活,让两颗心心相印的心偏离了轨迹?”作者于看似平静的生活中看到了沧桑。
生活水一样流淌着,说不上它的流淌是为了什么。是追求?习惯?还是出于无奈?
当我走入红地毯的那端,有了自己的家,一个令我感到幸福和温暖的家,我便成了对温暖感觉格外敏锐也最易感动的人。所以在我听到那个不幸的消息时才那样忧伤。
更多的时候,我们仍然劳燕分飞,不知置家于何处。我在西藏,在郑州,在成都;阿伟却在北京。北京的冬天很冷,即使竖起大衣的领子,紧束腰身,仍能感到穿透心的寒意和刺骨的风。“北京有一个温暖的去处”,阿伟常这样对我说,那就是QF大哥的家。他常在失意与高兴的时候去QF大哥的家。每次去都聊得很久,聊得很深、很投机。QF大哥曾是一家权威杂志的副编审,后来闲置在家,他们有大段的时间可以聊文学及别的什么,他俩为相互的学识和才华折服,视为至交。QF大哥常在聊得起劲的时候,斟两杯酒,是老牌“拿破仑”,阿伟就在那儿第一次喝了这种名酒。那种暖融融的灯下,在品酒和谈天中缭缭绕绕的友谊韵味令他感动不已。阿伟常在他们深谈后的夜晚,连篇累牍地给我写信,写他的温暖感觉。阿伟的温暖感觉便马不停蹄地穿过冰冷黑暗的夜,在一个黎明的仍然清冷的早晨到达我的手里。
阿伟漂泊在外,很难吃得上一顿可口的饭菜,甚至难得吃上可口的面条。一日他对QF大哥说,他好久没吃面条了,他想去QF大哥家吃顿面条。我甚至想象得出阿伟说这话时显出的“楚楚可怜”的模样。之后,他去了。娴淑热情的大姐,不仅准备了拿手的面条,还有水饺和一桌子菜。
他们仍然聊得很久,走的时候,QF大哥一直把阿伟送到楼下,QF大哥甚至没有穿外套,外面是那样冷。有一股暖流一直在阿伟的胸中涌动,他走出去很远了,忍不住想回头看一看那幢楼,他却发现QF大哥还站在门洞里目送着他……阿伟说朋友真不在多,有一知己足矣。俗是俗了些,但确是真理。阿伟后来对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幽深飘忽得不可触摸。
就这样,我站在冬天,迎着早晨的清冷,感知着心的温热。在飘泊的岁月里,这种友谊能温暖人一辈子。后来我去北京,有机会拜见了这位大哥朋友。那是一个周末,他们一家三口都在家,再加上阿伟和我,把小小的客厅挤得满满的,QF大哥显得温和幽默又颇健谈。QF大哥每谈及一个观点,总是要先看一眼大姐,再看一眼阿伟和我,大姐微笑着作倾听状。他们俩的一颦一笑显得既温馨又动人,是那样和谐与美满。家的温馨气息弥漫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薰红了我的脸,我的心底涌动着一种美好。夜色苍茫的大街上,人声寂寂。我和阿伟相挽的手格外紧,我们谁也不说一句话。偶尔有一辆车“哗”地驰过我们身旁,像一尾鱼。浓而深密的夜色,在一个意外的刺破之下颤栗了,旋即又无声地合上……
在许多孤寂无望的日子里,每每回想起QF大哥和大姐,心中就会感到一种温暖,就会感受到一种美和温柔,那像一份人生的暗示,一种前景。仿佛是看了一场美好的电影,那种美好的光晕照着你,让你走在大街上仍觉得是走在电影里;又像是人生的某个理想,站在某个拐角,既醒目又十分朦胧,为我的脆弱注入活力。
然而有一天,阿伟告诉我,QF大哥离婚了。因为这个消息,我有很长时间打不起精神来,我感受到莫名的忧伤,恍惚中听见某种塌陷的声音,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听见城市的哭泣,我的和别人的。那不过才隔了一年的时间。难道说绿叶婆娑的树就已变成朽木了么,难道爱情在一夜之间便苍老了么?难道没有速度可言毁灭?
是什么降临了生活,让两颗心心相印的心偏离了自己的轨迹,被生命和时间的潮所拍打,所裹挟。面对生活,不再有共同的目标和选择,美好的爱情被弃在生命的河中,无人乘载,任其风雨飘零,变成一艘破旧的小木船……也许,降临的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在静静地流血;也许那种流血的方式谁也不会相信是真的。伤口越来越大,眼看着无奈的结局潮水一样漫过最后的边界,眼看着那个美好颓然坍塌于前,而谁也无法制止。
再去QF大哥的家是一年后,去之前阿伟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有一个小朋友同行,那是我们的女儿。女儿的小手握在我和阿伟的手中,像一枚纽扣,把我们俩的漂泊连接成一个精神的家,一个心念所归的憩园。女儿的小手揿响了那个淡红色的门铃按纽。
门开了,伸出来的不是QF大哥的脸,而是一只套在手上的唐老鸭玩具。唐老鸭的嘴一张一合:“嘎嘎”叫着致着欢迎词。女儿一下就笑了。门完全打开了,露出了操纵唐老鸭的手以及QF大哥那张温和的笑脸。我瞧见他的眉宇间弥留着一团淡灰色的雾气,让他的脸在灯光下,也看不甚清楚。QF大哥有些秃顶,脑门宽大,无可奈何的样子,与那只套在手指上的诙谐的唐老鸭是那样不相称,那样别扭而触目。QF大哥把我们领进了他的书房。那曾经是他儿子的房间。曾是满满堂堂显得狭小拥挤的感觉没有了。这个屋子现在说来的确还算宽敞,甚至有些空荡荡,那个小饭厅现只当作了一个过厅。女儿有了很大的活动空间,在房间里穿来穿去。房里的一切仍算井井有条,显得干净,但不知怎么,总觉得一切都冷冰洋的。缺少了人的温暖气息。一个家忽然只剩下三分之一,那种冰冷孤独,凄凉的意味,不管主人怎样掩盖,还是展露无遗。QF大哥手套唐老鸭的样子升上心头,是不是他常在无可奈何的时候,面对镜中的自己,也是这样滑稽地玩这个唐老鸭玩具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