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崔俊堂的诗


□ 牛庆国

  大约2000年初秋的一个下午,我读到了崔俊堂的一些诗稿,其中一首叫《谷子湾》的小诗,让我为之一亮:“像祖先的脚板/趾头缝里留下那么多籽实/那放飞的小鸟/也是一粒新生的谷子/我听得见谷子湾的这一声鸣叫时/祖先随大雁远走高飞”。几年过去了,他的诗集《谷风》就要出版了,对一个诗人来说,这是件值得庆贺的事。
  崔俊堂来自陇中通渭县,那是一个贫穷但传统文化较浓厚的县份。俊堂是农民的儿子,但一次他告诉我说,他的爷爷是个当地的清末读书人,从小教过他古典诗词,给了他最初的文学教育;爷爷也领着他走过一段令人心酸的生活之路,说起这些时,他对爷爷充满了怀念与感激,眼里闪着泪花。爷爷是他诗歌的启蒙老师。
  虽说诗歌是一条从这头出发,却永远走不到那头的朝圣者的路,但有些人总是一路坎坷却终生不悔。虽说在一般情况下,诗歌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但无疑能改变人们对生活的看法。而诗对俊堂格外关照,不仅改变他对生活的看法,同时也改变了他的生活。夜深人静时,他总坐在书桌前,抒写他对通渭那片土地的眷恋和热爱,那爱渗入骨髓,溢于言表,同时也对那现实的贫困、严峻、令人困惑的一面给予冷峻的揭示,在他的诗中不管是对现实生活的诗意呈现,还是以游子的身份对故土的关注,都表现出一种深爱,是经验、心灵和想象力的展示。
  俊堂在《我的诗歌传承》一文中说:“诗歌作为心灵的呻吟和诉说,是苦难和碎片在灵魂中的闪光与呈现,是使生命和疼痛无以复加的一种状态;它来自与外在世界的相撞,来自于灵魂本体的厮打和破碎,因此,它无疑是对存在的言说,是对苦难的承担和对伤口的关照,并通过承受和传达,使存在与本体沟通成为可能。诗歌从来不带来什么,但它的确又带来了什么,首先带给我们以心灵的震撼。我曾注意过各种诗歌流派,但大诗人艾青令我敬仰,他一直是站在我身后的一棵大树。”
  他坦诚地说到他从艾青那里得到了传承。曾有一段时间,诗坛盛行反传统,似乎谁讲传统就是很丢人的事,但崔俊堂却能对这样的事说不,我是赞成他这种坚定的。记得有位诗人曾跟我谈到当代诗歌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其实我们现在仅仅是比古人稍走远了一点点。这一点点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但不管怎么说,传统不是你的敌人,恰恰相反,想要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传统是最好的修炼途径。那些生活在古时候的诗人们,或者生活在近代但却是我们前辈的诗人,是他们建设了文学的骨架,为后来者提供了广阔的精神空间。只有拿他们给我们提供的优秀传统做自己的强劲翅膀,才有可能飞得更高更远些,才能发现另一片无人涉足的绝妙地域。而这样的探险才具有深刻的意味,才具有创新的价值。
  岁月的流转,必然使一个思考者归于宁静。俊堂的诗已涉入在宁静中思考,并在宁静中获得更加纯净的质地和更朴素的境界。但隐藏于俊堂诗句中的心灵始终摆脱不了一种与生俱来的疼痛,比如历史的遗迹、时光的流逝、生命和美的消亡……于是,走过阳光,走过风雨,年轻的他却过早地拥有了一种风霜和沧桑感。或许流动本身就是含义,而宁静则是另一种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学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学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