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捕鱼者说——南海观赏鱼的美丽与尴尬


□ 撰文/吴欧

  撰文 吴欧

  冬天的午后,北京富国海底世界游人络绎。在这条全亚洲最长的亚力克胶水下隧道里,人们抬头仰望,观赏海鱼游弋:沙虎鲨倏忽往来,体貌狰狞;豹纹鲨如潜水美女,妖娆而过;鳐鱼摇曳着长长的尾巴;成群的苏眉闪着铁蓝色的光;绿海龟和玳瑁稳重地散步,如绅士老者。除了这些吸引眼球的大家伙,还有那些色彩斑斓的小型海水鱼,它们在主水池之外的展缸中被分类挂牌介绍:神仙、倒吊、蝴蝶鱼、小丑鱼、狮子鱼……

  作为一个不专业的观赏鱼爱好者,在养死了数缸鱼之后,我终于死心塌地地放弃了海水鱼,转而养了一缸好养又喜庆的淡水“血鹦鹉”。对于海水鱼的痴迷,我逐渐转移到北京若干家海洋馆中。

  和我一样,中国哪里都有爱鱼的人,不分年龄、性别和职业。各大城市的海洋馆,尽管门票昂贵,却大多不必为客源问题而发愁。美丽的鱼,还被很多人视为品位、财富的象征,于是大型水族箱和海水观赏鱼也逐渐成为高级酒店、大型商场以及名人豪宅里的不可或缺之物。

  “中国的海水观赏鱼,最漂亮的当属生活在热带珊瑚礁地区的鱼类。它们只分布在西沙、东沙、南沙这样的热带海域。”海南省水产研究所的总工程师陈积明这样告诉我。海洋中的珊瑚礁,主要分布在南北纬30度之间的印度洋和太平洋,而我国沿岸的珊瑚礁向北只到北纬20度,这意味着,要追寻中国珊瑚礁中的美丽鱼类,唯有千里南下,追到南海——至少也要到海南省。

  海南陵水——围养鲨鱼的近海,难觅美丽珊瑚礁

  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新村镇的海滩,水清沙白。几排蓝色的管道排列整齐,这些管道蜿蜒通向50米开外一座水泥平房里。那是一座外表极为普通的渔场,甚至连块牌子都没有。然而带领我们参观的李长伟,却绝不仅仅只是一位普通的渔场场主。

  这位年届半百的渔商,父辈是海南的捕鱼人,他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从事鱼类交易,从捕鱼人手中收购渔获,半养半驯化之后卖给各地的海洋馆,除了大型鱼类,还有高档的食用鱼和小型的热带珊瑚礁鱼。

  走进渔场,工人正在用机器切割用作饵料的小鱼。在渔场的深水池中,粗壮的水管在不断地注入海水,水池中有强劲的水泵在注入氧气。李长伟带我来到其中一个水池旁,对我说:“看,你旁边有条鲨鱼”,那口气好像只是在对我说“今天天气不错”。我吓了一跳,他又兀自解释道:“是一条护士鲨,很温顺的。”

  护士鲨又叫铰口鲨,因其头部形似护士帽以及温顺的习性而得名。我探头望向水池,里面是一条长达3米的雌性护士鲨,半年前渔船从南沙群岛捕捞到了它,李长伟从捕鱼人手中购得,养在渔场。据李长伟估计,这只鲨鱼大约8岁,按照护士鲨30年的正常寿命来说,这正好达到它的性成熟期,是一只非常难得的、可以通过人工受精繁育后代的护士鲨,由此它也身价不菲——这只护士鲨已经被一家人造景观区以8万元钱订购。它在渔场度过了适应期之后,就会被送入它的新家。

  同一个水池旁,李长伟让我等着,他让工人拿起大抄子,在水面上轻轻划过。我屏住呼吸,一个拖着细长细长尾巴的斜方形,从水池那边闲闲飞来,身形轻盈地划过水池,优雅得如同一只滑翔着的鸟。“这就是燕子鳐啦。”李长伟告诉我。好吧,这次不用解释,我也知道它为什么叫燕子鳐了。这两只燕子鳐来自西沙群岛,也是李长伟从捕鱼人手中买来的。

  燕子鳐是鳐鱼的一种,和鲨鱼一样是软骨鱼。从进化角度来说,软骨鱼类是很古老的动物,它们与我们常吃的鲫鱼、鲤鱼不同,软骨鱼没有完全骨骼化的刺,甚至没有鱼鳔,在水中,它们只能靠不停地游动来保持上下平衡。燕子鳐鱼天性害羞,长尾上带有毒刺,有资料说它们智商不高,和半岁的孩童差不多。

  “你可以伸手去摸摸它。”李长伟这样怂恿我,他自己把手伸入水中,摸了摸“飞”到水池边的那只燕子鳐的胸鳍。那只鳐轻盈地回转头,用颈部蹭了蹭他的手。这情形,像极了年长的长者与自己家的孩童之间亲昵的游戏。

  燕子鳐是南海典型而较为多见的鳐鱼,也是极受水族馆欢迎的动物。李长伟的渔场,除了为这些未来的海洋馆明星提供暂时的栖身之所,还得为它们适应以后的新环境做准备,为此他必须得精确控制渔场的各种条件,并逐渐驯化它们尝试新的饵料。那些不断注入的海水,是从海滩下6米之处过滤、抽取上来,通过海滩上架设的管道送到渔场,再次过滤掉其中的杂质才能使用。池底的护士鲨在这居住的半年中,以半斤重的小鱼做饵料,每两天喂一次,一次15斤。而自然环境下以贝类和螺为食的燕子鳐,也逐渐喂食一些鱼类,以便它们能适应将来水族馆的生活。

  李长伟和国内50%的海洋馆都保持有业务往来,已经从事了20多年生意的他,在收购捕鱼人的渔获之余,在近海的网箱中开始琢磨人工繁育鲨鱼的尝试。

  渔场外,午后的海滩凉风舒爽,李长伟带我走上沙滩。他手指向远方海面一些模糊的痕迹让我看:“那里就是我的网箱。”繁殖鲨鱼的尝试尚未成功,那些远离海岸,直径30米,深6米的网箱,如今更多的作用是协助南海救护中心救助受伤的鲨鱼,比如珍稀的鲸鲨。

分享:
 
更多关于“捕鱼者说——南海观赏鱼的美丽与尴尬”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